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十章 任务
    有意思,”耿朝忠抬起头,又仔细打量了柳学俊几眼,皱眉道:“你到底多大?”

    “十九岁,周先生您没看错。”柳学俊微笑回答。

    “你回去报告上面,就说我对你不满意,让上面换个老成持重的人过来。”耿朝忠将茶碗一扣,示意柳学俊离开。

    “卑职虽然年轻,但已经跟着沈醉沈科长两年多了,并且我是洪公祠二期的,日语和情报分析都是第一名。”柳学俊也不生气,依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有意思,”耿朝忠笑了,指了指面前的榻榻米,“坐。”

    柳学俊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耿朝忠,等待他的指示。

    “沈醉知不知道你来日本?”耿朝忠开口问道。

    “沈科长不知道,处座亲自下的命令,让我跟您坐同一艘船,除了处座和您,没人知道我的身份。”柳学俊沉静回答。

    “你太年轻了.......”耿朝忠再次感叹了一句,顺手给柳学俊倒了一杯茶。

    “周先生您客气了,”柳学俊恭敬的接过茶碗,“我觉得,周先生您入行的时候,年龄也不大,沈科长就更不用说了。”

    “我不是觉得你年轻没有经验,”耿朝忠唏嘘着,“这行,看天份,有的人在处里混一辈子,也只能是个记笔录的干事,而你不同。能瞒过我眼睛的人,不多。”

    柳学俊微微一愣,很快明白了耿朝忠的用意,他眼睛里闪出一丝感动之色,低声道:“周先生,我知道这件事危险,但我不怕。”

    “恐怕比你想象的还要危险,”耿朝忠抿了抿嘴唇,“你知道吗?我是要把接头人的身份报告给日本人的,一旦我报告给日本人,你的生死就操纵在日本人的一念之间了。”

    柳学俊的眼珠动了动,显然,这件事情他事先并不知情。

    “换句话说,你的身份就是一个死士。”耿朝忠用指头敲了敲桌面,似乎在重点提醒柳学俊。

    柳学俊沉默了,但仅仅过了半分钟,他就坚定的再次开口道:“周先生,我不怕。”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耿朝忠双目灼灼,看着柳学俊的眼睛,“换个结了婚有孩子的过来,你太小了,女人的滋味还没尝过吧?”

    “卑职只愿为国尽忠,其余不做他想。”柳学俊的眼睛越来越亮。

    “好!”耿朝忠轻轻的拍了一下桌子,“你很对我的胃口,如果这次你不死,我会亲自向处座保举你。”

    “多谢周先生看重!”柳学俊沉声答道。

    “我交待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耿朝忠的眼神有那么一刻恍惚,“你跟我见面后,不要有任何异动,该外出就外出,该发电报就发电报,但是暂时不要联络任何人,等时机成熟后,我会通知你怎么做。注意,如果有日本人跟踪你,你不要有任何犹豫,立即想办法跑回国内,懂了吗?”

    “懂了。”柳学俊点点头,“但是我跑了,您怎么办?”

    “我的安全你不用担心,”耿朝忠的眼神有点冷厉,“一切按我的吩咐去做。”

    “属下明白!”柳学俊再次点头。

    .........

    三井制铁厂甲一楼,佐藤正坐在办公桌旁沉思,旁边是一个容貌彪悍的健壮年轻人。

    “伊达出去多久了?”佐藤恍如从睡梦中惊醒,突然开口问道。

    “伊达?”那个年轻人一愣。

    “哦,是癸五教官。”佐藤这才念到,三井制铁厂里所有人的名字都是代号。

    “中午就出去了,现在是下午4点钟,”年轻人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不知道今晚还能不能回来。”

    “嗯,你回去吧,如果他回来,你告诉我一声。”佐藤懒洋洋的抬了抬手。

    “嗨依!”年轻人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关门的声音响起,佐藤的神色突然变得复杂,他看着窗外,喃喃自语道:“时间啊,你走的太慢了,我都有点等不急了......”

    ...........

    耿朝忠正在回三井制铁厂的路上。

    他再三确认,并没有人跟踪自己,看来,佐藤还是对自己很放心,这倒让耿朝忠觉得,之前些微的一点疑惑有点疑神疑鬼了。

    大约四点半的时候,耿朝忠终于回到了三井制铁厂,刚走到甲一楼,一个身材精干的年轻人就迎面走了过来,招呼道:“癸五教官,癸五教官!”

    “原来是丁五教官。”耿朝忠停下了脚步。

    “我刚从校务长那里出来,”丁五开口了,“校务长刚才问起你,让你回来后上去见他。”

    “我正要上去,多谢丁五教官。”耿朝忠点头致谢。

    “不必客气。”丁五挥挥手走开了。

    耿朝忠点点头,开始往楼上走——特务养成所的正副教官大约有十几个,这个丁五带着一个大约四十余人的小队,平日里也算点头之交。

    更重要的,是这个丁五似乎和佐藤的关系比较接近,耿朝忠揣摩,这特务养成所里面,除了自己,这个丁五恐怕也是佐藤的嫡系之一了。

    上楼推门进去,佐藤正趴在案头写东西,看到耿朝忠进来,抬头道:

    “今天我看你出去了?”

    “是的,已经和特务处接上了头,地址在新宿区藤野茶楼,联络人名字叫柳学俊,在茶楼做学徒,化名藤野次郎。”耿朝忠如实回答。

    “办的不错,”佐藤赞许的点点头,顺手将耿朝忠说的名字记了下来,然后又开口道:“特务处有没有什么指示?”

    “还是那个调查苏联人的事情,还有就是刺探一些帝国的人文经济情报,这些我都已经做了一份详细记录,明天就拿上来让您看一下。”耿朝忠回答。

    “嗯,如实写,帝国的实力无需隐瞒。”佐藤自矜的一笑,顿了顿才又说道:

    “今天找你来有两件事,第一件,警视町从警察队伍中选拔了一批人,也要加入特务养成所,本来我是不同意的,但上面有人发话了,不收也不行。总共十几个人,都是从各地挑选的年轻警官,分在你这边大概有三个,其中一个叫吉田俊介的,说认识你,你自己斟酌,要不要。”

    “要,他的父亲老吉田拜托过我,我当时也答应了的。”耿朝忠回答。

    “嗯,这是小事,你自己做主,第二件很重要。”佐藤从文件夹里抽出一个档案袋,递了过来,“最近警视町有个案子,外交部的一份待销毁档案失踪了,怀疑是俄国人干的,警视町查了一个多月没什么头绪,交到了我这里,你看一下。”

    耿朝忠接过档案袋,抽出里面厚厚的一摞卷宗,快速扫了几眼后抬头道:“帝国派到俄国的外交官和记者名单?里面有我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