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九章 接头人

第三十九章 接头人

    比别的队伍的死亡率要高一点。”

    佐藤拿着手中的人员汇报名单,目光缓缓的下移,当他的目光落在“宫本久健”的名字上时,突然凝固住了,抬起头问道:

    “宫本也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今天上午的最后一次拉练,很不幸,就差十几米了,倒在了铁厂门口。”耿朝忠的脸上露出遗憾之情。

    “他是我重点跟你关照过的,你怎么能让他也死了?”佐藤的脸上浮现出恚怒之色。

    “例行拉练,没办法照顾,”耿朝忠很无奈的摊了摊手,“再说了,昨晚开始的训练已经把强度减半了,哪知道这样都能出意外!”

    “算了,”佐藤无奈的挥了挥手,“这些人里,没发现有什么有反日倾向的坏分子吧?”

    “没有,队伍很精干,对天皇陛下也很忠心,我个人认为,这些都是帝国的可造之材。”耿朝忠满脸严肃的回答。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佐藤的脸色柔和了一点,似乎意识到刚才的态度略有不妥。

    毕竟,帝国陆军是非常重视长途越野能力的,急行军死亡这种事,在帝国陆军里也时有发生,有时候,根本和身体健壮与否没有关系,拿这个指责伊达,确实也过分了点。

    “大家都一样,都是为了帝国的未来,”耿朝忠的脸色却很淡然,“再说,只是疲乏一点,已经很安逸了。”

    “嗯,伊达君不愧是帝国的精英,”佐藤满意的点了点头,话题一转道:”那个渡边呢,有没有什么异常,私下有没有跟学生有一些过分的接触?”

    “这个倒没有,”耿朝忠皱了皱眉头,“我看不出此人有什么异常,可能还需要长期观察。但,佐藤桑,您的情报来源是否有误?此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帝国军人。”

    “我也只是怀疑而已,没有什么确凿证据,不是就好,我相信伊达君你的判断。”佐藤咧嘴笑了,“既然你说没问题,那就是没问题了,以后你可以放松一点。”

    “佐藤桑最近也很辛苦,接下来应该是一段比较长的文化课时间,我想佐藤桑您也可以休息休息了,看样子,您最近的皱纹似乎多了一点。”耿朝忠满脸关切的说道。

    “无妨,”佐藤挥了挥手,“正如你所说,接下来你的任务也会减轻一点,那么,跟特务处联络的事情,你也应该放上日程了,那个接头人,你最好联络一下,一周后,将详细情况汇报给我。”

    “嗨依,”耿朝忠连忙点头答应,“我这几天就外出,和特务处取得联络。”

    “那就好,记住,尽快!”佐藤挥了挥手。

    ..........

    耿朝忠回到宿舍的时候,云蔚也刚刚走进门,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趴到了一楼走廊的窗户上开始闲聊。

    “我跟那两个小家伙谈了,我把松本提供的消息一说,两人脸都吓白了,以后他们应该不会再乱说话了。”云蔚开口道。

    “那就好,这两个小家伙,要重点关注,利用好特务养成所的条件,正好为我们培养人才,以后打入特务处也会对我们很有帮助。”耿朝忠的脸上露出笑容,接着说道:“对了,佐藤今天又问起你,我搪塞了过去,不过佐藤这个人的疑心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以后还是要小心。”

    “嗯,”云蔚点了点头,眼睛里有着一往无前的坚定,“这件事担心也没有用,真到了那一天,我不会连累任何人。”

    耿朝忠抬起头,两人双目对视了一下,旋即分开。

    “不会出事的,”耿朝忠轻轻的拍了拍云蔚的手臂,“对了,我这几天要出去一趟,那些小家伙就交给你了。”

    “放心,我会把他们照顾妥当的。”云蔚点头。

    “两位,最近有点如胶似漆啊!”耳边传来一个娇俏的女声,香子从走廊的尽头走了过来,眼睛里闪烁着调侃的光芒。

    “原来是香子小姐。”两人同时起身。

    “怎么样,有三天假期,两位打算去哪儿?”香子笑吟吟的看着两人。

    “香子小姐似乎变黑了。”耿朝忠打量着香子,岔开了话题。

    “伊达君说话还是那么无味,”香子横了耿朝忠一眼,目光看向了云蔚,“渡边君,我今天下午去东京,你有没有空呢?”

    “当然,当然有空!”云蔚的脸上闪耀着喜悦的光芒,“香子小姐有什么吩咐?”

    “如果渡边君有空的话,那就陪我去逛一逛百货公司,我想为我的学生们买一点女儿家的东西,如何?”香子笑道。

    “乐意奉陪!”云蔚整个人都似乎要飘起来了。

    “那我就不打扰两位了,”耿朝忠适时的往后退了几步,“祝两位逛街愉快!”

    .........

    收拾了一下,耿朝忠换上便装,很快离开了月岛。

    佐藤交待的任务,那是必须要办的,并且这件事也并不为难——来之前,代老板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早已提前安排好了接头人。

    但耿朝忠的心情却有点沉重。

    原因无它,这个明面上的接头人,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云蔚这个真正的接头人,实际上,这个明面上的接头人根本就是一个死士,耿朝忠不愿意和他联络的最大原因就是,一旦联络,此人就几乎注定要死亡!

    出了月岛,乘上有轨电车,耿朝忠辗转来到了东京新宿区的一间日式茶楼,预订好房间,在掌柜处拨打了一个电话后,才换上了一身宽松的和服,走进了一间早已准备好的雅室。

    日式茶楼其实和中式茶楼并无太大区别,但茶道文化上,日本人却更加繁琐细致,点炭火、煮开水、冲茶、抹茶,在茶师殷勤如舞蹈般飘逸的服侍下,耿朝忠双手接茶,先致谢,尔后三转茶碗,轻品、慢饮、奉还。

    如是者三,已经过去了大半个钟头的时间,耿朝忠手一挥,茶师恭敬的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一名身穿和服的年轻男子低头走了进来,恭敬的向耿朝忠鞠了一躬,低声道:

    “尊贵的客人,余下的时间,由我来侍奉您,我只是学徒,还请您多多指教。”

    “怎么会是你,”耿朝忠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位容颜稚嫩的年轻人,“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来人,正是耿朝忠东渡扶桑时候,在客轮上有过数面之缘的年轻中国留学生,柳学俊!

    时隔数月,耿朝忠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一间小小的茶楼里遇到此人!

    “周先生,是代老板吩咐我跟着您的,”柳学俊抬起头,单纯的脸上露出好看的笑容,“我就是您在东京的接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