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八章 猝死者

第三十八章 猝死者

    “‘大东亚战争’的目的是什么?”

    学员松田敬一郎疲惫不堪的躺在公用浴室冰冷的瓷砖上,任凭同样冰冷的水流冲击着古铜色的灼热身躯。

    “对于这个问题,你的回答应当是‘大日本帝国为了自我生存而自我防卫,进而为了亚洲各族,将英美势力赶出亚洲,同时谋求在是世界和东亚建立永远的和平’。”旁边同样赤身露体的学员齐藤浩二略带嘲讽的回答,只不过他的嘲讽之色已经被疲惫到极点的脸庞所掩盖。

    “顾松明,周友庭,又有两位同学死掉了,应该差不多了吧!”松田敬一郎喘了几口粗气说道。

    “谁知道呢,变态的日本鬼子!”齐藤浩二突然恨恨的骂了一句。

    “你不要命了!”松田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不远处,还有数个同学正躺在地上,有几人甚至已经发出轻微的鼾声。

    “放心,都要累死了,谁会来偷听我们说话。”齐藤浩二眼睛都不转一下,“我说,接下来的日子,该轻松点了吧!”

    “嗯,应该会轻松点了,”松田谨慎的回过头来,低声道:“齐腾远,你以后少发几句牢骚,咱们这个班里面,可是有两个日本人的,再说了,别的人也不一定可靠。”

    “都是一帮混蛋,祖宗的牌位都要冒青烟了!”被称作齐腾远的年轻人回答。

    “算了,不跟你说了,你这样迟早要引火烧身。”松田闭上了嘴巴。

    “嘿嘿,松田君,日本人当上瘾了吧?”齐腾远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松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我说孙大,我们以后不会被派回台湾杀自己人吧?”齐腾远的脸色突然有点忧伤。

    “应该不会吧,再说那些反抗分子已经很长时间不出现了,要杀也轮不到我们。”真名叫做孙大郎的松田敬一郎回答。

    “唉,可惜父亲鬼迷心窍了,我的话他根本一句都听不进去。”齐腾远叹了口气。

    “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跟日本人作对,没有好下场的。”松田小声回答。

    齐腾远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

    “那两个小子,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教官专用的浴室里,云蔚和耿朝忠两个人同样赤身露体的在交谈——和学员一样,长达一昼夜的长途急行军,就算是久经训练的两人也有点吃不消。

    “那个叫宫本的家伙已经几次向我们报告这俩人的可疑了,如果我们再不阻止他们,恐怕会酿出大乱子!”云蔚同样忧心忡忡。

    两个月以来,松田和高腾两个人的异常举动,早已被安插在班里的另一位“纯洁”的日本人宫本所察觉,宫本已经数次向耿朝忠报告来两人有异常言辞,但耿朝忠却以无关痛痒的理由搪塞了过去,但再这么下去,恐怕耿朝忠也遮掩不了太久。

    “看来,有必要找他们谈谈了。”耿朝忠叹了口气。

    “怎么谈?告诉他们我们也是中国人?”云蔚恼怒的薅了一把**的头发,“开始的时候我们盼着他们中有我们需要的人,但现在,我发现我还是太天真了。”

    “你出面,吓唬一下他们,还有那个宫本,找个机会把他给.....”耿朝忠的下巴突然向上一扬。

    “不太好吧,人死了,佐藤难道不会怀疑?”云蔚有点犹豫。

    “学校是有死亡指标的,我们班死亡的人数到现在只有4个,还不算多,起码再死三个才达标。”耿朝忠的脸上露出冷酷的笑意。

    “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云蔚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死的也算是我们的同胞。”

    “有些人,是救不过来的,他们从头到脚,每一根毛发都不再当自己是中国人了,你还是收起你的怜悯之心吧!”耿朝忠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和惋惜交杂的笑容。

    “嗯,那明天进行最后一次拉练。”云蔚的脸上露出一丝狠意。

    “氯化钾还够吗?”耿朝忠懒洋洋的问道。

    “够,每天拿一点,这两个月也有一小瓶了,明天就都给宫本倒上。”云蔚阴笑道。

    “好,明天手脚干净点。”耿朝忠笑道。

    “哎六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云蔚的脸上露出几分崇拜之意,“你怎么知道长途跋涉后灌入大剂量的氯化钾会导致猝死?我以前上药物课的时候怎么没听说过?”

    耿朝忠却没有回答,反而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睡了过去。

    .........

    翌日,基础军事训练的最后一次长途拉练开始了。

    这次的拉练比之前的轻松了不少,天黑前出发,绕月岛环行负重跑一圈,天亮就回来,比之前24小时的长途急行军要轻松了一倍,当耿朝忠把任务交待下去的时候,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现在,出发!”

    耿朝忠猛的一挥手,所有人都迈开了脚步,飞快的向着三井制铁厂的大门跑去,队尾的云蔚连忙大喊:“注意节奏,保存体力!”

    伴随着逐渐下沉的夕阳,特训班里仅剩的33人齐刷刷的跑出了大门,向着海岸线冲去,耿朝忠则和云蔚一个在队前,一个在队尾,紧紧的跟了上去。

    时间在粗重的喘息声中缓缓流逝,十个小时后,已经环行接近一圈的队伍在最后一次补充水分后,向着仅仅只剩六公里的三井制铁厂冲去,而天边逐渐浮现的鱼肚白,似乎也在宣告着这次拉练即将胜利结束。

    “这回还好,大家应该都能顺利抵达了。”

    队伍中,齐腾远和孙大两人低声的聊着,齐腾远还捎带用厌恶的目光瞟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宫本——这个鬼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黏到两人的背后来了!

    不过今天的宫本似乎有点奇怪,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手也一直在捂着胸口,似乎有点体力不支的样子。

    “宫本今天是怎么了?”周围的人都发现了宫本的异常,因为他明显已经体力不支,正慢慢的落在了队伍最后面。

    “宫本,就差最后一公里了,坚持住!”身后传来云蔚的“鼓励声”。

    宫本咬了咬牙,再次跟了上去,渐渐的,队伍距离三井制铁厂的大门越来越近,每个人的步伐也越来越沉重,但看到希望的他们,仍然奋起最后的余力向前冲刺而去。

    近了,三米,两米,距离校门口的灯柱越来越近了,就在这时,队伍的末尾突然传来一声沉重的“噗通”声,紧接着,云蔚关切的声音传来:

    “宫本,宫本,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