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四章 血盟会

第三十四章 血盟会

    “什么组织?”耿朝忠心中一动,看来,终于到正题了。

    “血盟团,你应该听说过吧?”谷狄华雄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

    “哦?”耿朝忠不置可否的回应。

    血盟团,是日本右翼团体,主张天皇亲政、废除议会制度等激进的“国家改造”构想,惯用手段是恐怖暗杀,他们的口号是“一人一刀”,“一人杀一人”,目的就是通过暗杀高层政治人物来促使其改变政制,曾经制造过东京火车站枪击滨口雄幸首相事件,枪杀井上准之助事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恐怖组织。

    这个组织,和黑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在前不久,血盟团盟主井上日召在组织暗杀活动时暴露,已经投案自首,耿朝忠从日文报纸上了解过。

    “井上君现在被关押在警视町,虽然我们多方努力,但他被判无期徒刑已经是十有**的事情了,”谷狄华雄平静的开口,“整个团体,现在也已经受到了警视町的密切监察,所以,我们急需一个人,一个与这个组织毫无关系的外人,来继续我们的行动。”

    “谷狄桑,您恐怕找错对象了吧?”耿朝忠忍不住开口。

    这种恐怖组织,加入其中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伊达君,你是我们黑龙会的人,一直都是,”谷狄华雄凝目直视耿朝忠双眼,“你的义父小野次郎,虽然名为海军在岛城的代言人,但他真实的身份是‘老状会犹存社系’的魁首之一,和我们玄洋社有着非常友好的合作关系,从这点上来看,我们一直都是同路人,我想,你不会否认吧?”

    “嗨依,伊达对黑龙会和玄洋社一直心存好感,否则也不会和谷狄桑您合作。”耿朝忠冷静的回答。

    他需要搞清楚谷狄华雄的用意——日本的右翼团体有四大派系,分别是“玄洋社黑龙会系”、“老壮会犹存社系”、“经纶学盟系”和“农本主义系”,各个派系的主张虽然有细微差别,但无一不是以“天皇亲政”为主要诉求。

    他们与日本上层的原“四强藩”势力,是有着根本的利益冲突的,本质上看,其实就是下层农民和军队阶层与原贵族统治阶层的矛盾。

    耿朝忠在北平刺杀川崎,也正是利用了他们之间的这种矛盾,这才得以不受进一步追查。

    “我就要死了,”谷狄华雄再次强调这一点,“而我们黑龙会却后继无人,你是我看好的人之一。”

    “我只是一个纯粹的军人,我不想参与任何政治事件。”耿朝忠回答。

    “你已经在参与了,”谷狄华雄语言冰冷,毫不留情的指出这一点,“从你一出生,就已经在参与帝国的政治,只是参与的程度不同罢了,等你赶赴中国,加入岛城青山公馆,就已经是我们黑龙会大陆计划的一份子了,你以为,你在特高课得到的重用,就没有我们黑龙会在后面的背书吗?”

    “您是说?”耿朝忠眼神微动。

    “你是上海‘红叶小组’的负责人吧?”谷狄华雄微微一笑。

    “您怎么知道?”耿朝忠面色一变。

    “红叶小组”是特高课在上海布置的秘密情报小组,按道理除了特高课的高层,不该有任何外人知道,但谷狄华雄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在红叶小组里面的下属,就有我们黑龙会的人,”谷狄华雄微笑看着耿朝忠,“更何况,你密切接触的人之中,难道就没有我们黑龙会的人吗?比如说,香子?”

    “香子?!”耿朝忠眼神一冷。

    “别误会,香子只是提供了一些我们需要的信息而已,并没有人要故意出卖你,”谷狄华雄笑得像个老狐狸,“你知道的,我们黑龙会的成员多达350万人,军中,无论是海军,陆军还是特高课,很多人都是我们的门生故旧,就连你的上线佐藤君,他的老师松岩君,不也是我在黑龙会的好朋友吗?”

    耿朝忠沉默了。

    黑龙会这个庞然大物,显然已经把触角伸到了日本的方方面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军部就是黑龙会,黑龙会就是军部,两者根本已经无法分开。

    而谷狄华雄刚才的那番话,既是显露实力,也是一种现实的威胁——想想,只要谷狄华雄暗地里把自己的身份透露给南京,那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不过,他可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底色!

    “谷狄桑,谢谢您的指教。”沉默良久后,耿朝忠终于开口了。

    “好了,”谷狄华雄精明的小眼睛在闪烁,“伊达君,你在中国的任务虽然出色,但对我们黑龙会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你需要在商业才华之外,展露别的能力,比如说,你刚才所说的,刀。”

    “我要怎么做?”耿朝忠迅速冷静下来。

    其实加入这个所谓的“血盟会”,对自己来说并无任何损失,自己只是想从谷狄华雄口中知道更多的东西,现在,已经没有拒绝的必要了。

    “我听说,佐藤让你带一个小队,大约有三五十人?”谷狄华雄抿了抿干瘪的嘴唇,问道。

    “不错,绝大部分是台湾人。”耿朝忠回答,对谷狄华雄信息的灵通已经见怪不顾了。

    “嗯,这是一股全新的人马,他们,就是我们‘血盟会’的新班底。有了他们,我们就可以在东京继续做一些事情了!”谷狄华雄微笑道。

    耿朝忠心底冷笑一声。

    这谷狄华雄的算盘可打得太高了,不费一兵一卒,就将警视町全力打造的班底掌控了六分之一,不,恐怕还不止六分之一,焉知道,谷狄华雄没有在特务养成别的教官里面下功夫?

    “警视町恐怕不会坐视我们打着学员的名义干别的事情。”耿朝忠想了想,既是担忧又是试探的问道。

    “听说桥本总长的母亲死了?”谷狄华雄却答非所问的说道。

    “哦?”耿朝忠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桥本总长会默认这点的,你在东京干的所有事情,桥本总长都会视而不见,否则的话,他恐怕在丧母之痛之外,还要经历点别的忧伤了。”谷狄华雄哈哈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