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三章 樱树下

第三十三章 樱树下

    从佐藤的办公室出来,耿朝忠的心情喜忧参半。

    喜的是,代老板的计划成功了一大半,里面确实有不少中国人;但忧的是,现在的台湾人算中国人吗?

    此时,距离日本统治台湾已经过去了接近40年,老一辈抵抗意志强烈的同胞已经死去了不少,而新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绝大部分都是受日本国民教育长大的,这些人里,又能有几个心怀故国的忠贞之士?

    耿朝忠不能确定,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北川仓介。

    没关系,只要会说中国话就算,至少还有改造空间。

    耿朝忠心里盘算着,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宿舍——自己得回东京一趟,京都师范大学的一些琐事还需要处理,另外,顺路去看看“谷狄华雄”这个老头子也不错。

    换了一身衣服,去教务处办了一张通行证,耿朝忠很快离开了学校,此时东京的交通已经相当便捷,耿朝忠离开月岛,乘坐电车,一个小时后已经出现在了京都师范大学的门外。

    守门人看到耿朝忠,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是谁,挥了挥手很快放行,耿朝忠笑眯眯的来到学校办公大楼,敲响了铃木次长的办公室。

    铃木次长还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模样,看到耿朝忠进来,脸上更是热情,笑眯眯的问道:“周君,听说你去北海道游学,怎么样,北海道的风景还不错吧?”

    “非常漂亮,”耿朝忠大力夸赞,“不愧是日本的粮仓,人民也很好客质朴,能在贵国游历,实在是鄙人的荣幸啊!”

    “哈哈,没事那就多逛逛,我们日本的文化和贵国虽然同源,可还是有很多不同的,喏,这是你的游学申请书,你签个字就好了。”说话间,铃木次长递过一页纸。

    游学申请书,漂亮的中文小楷钢笔字,看样子铃木早已在警视町的交待下安排好了一切,耿朝忠接过纸片,随手签了个“周宣合”的名字,交还了回去:“多谢铃木次长关照,鄙人实在感激不尽。”

    “都是应该的,周君是我们日本的贵客,用中国话讲,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铃木笑哈哈的说道。

    与铃木寒暄了一会儿,耿朝忠起身告辞,铃木也不蔚留,与耿朝忠握手告别。

    出了校门,耿朝忠问清楚了地址,大约在中午时分的时候,来到了谷狄华雄的住处,一座坐落在六本木道的二层日式小楼。

    表明来意,在一个和服老仆的带领下,耿朝忠走进了一楼的一间静室,屋里香火缭绕,陈设极为古朴,最中间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副文殊菩萨像,谷狄华雄正跪坐在屋子中央,似乎是在礼佛。

    耿朝忠微微一哂——你这种人,也会礼佛么?

    但他却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仪式结束。眼前缭绕的香火却逐渐幻化成伊豆的那个夜晚,香子在伊豆那雾霭氤氲的温泉里诉说:

    “伊达君,我是一个舞女和客人的孩子,是我姑妈从街上捡回来的,在伊豆,这样的情况太多了,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我也没想着去寻找他们,我只想和我的姑妈一样,在伊豆的大街小巷渡过自己的岁月,等老了的时候,静悄悄的走进大海深处——这是很多舞女最终的归宿。“

    “伊达君啊,我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是昏昏噩噩却又简单快乐的活着,直到13岁的时候,我被人贩子带到了中国,见到了我的义父。”

    “在义父那里,我知道了什么叫做仇恨,我第一个仇恨的人,就是那个将我带到中国的人,可我却不能做什么,因为他是我义父的朋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但我还是好怀念伊豆的山,伊豆的海,还有大泷的温泉河谷和瀑布,我好想回到故乡,就像现在这样.......”

    “义父说过,一个间谍是不该有感情的,我一直以为,仇恨就是我唯一的感情,直到遇见了你..........”

    “不过,我们的感情只会在伊豆,也只能停留在伊豆,停留在这个地方.......伊达君啊,你不会笑我吧?”

    .........

    “伊达君,你在想什么?”谷狄华雄苍老的声音打断了耿朝忠的思绪。

    “哦,”耿朝忠向背对着自己的谷狄华雄微微鞠躬,“您这间静室似乎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些往事。”

    “一个间谍最需要的是心灵的平静,”谷狄华雄步履蹒跚的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的走到了门口,“不过这却不是谈话的好地方,我们出去再说。”

    耿朝忠点头,跟随者谷狄华雄来到了屋外,屋外的小院落里,栽种着几棵樱树,谷狄华雄站在树下,仰头望着这几株不逢季的樱树,开口吟诵道:

    “白乐天诗云: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伊达君,从我去中国后,这几株樱树我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过了,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明年樱花再次盛开的时候。”

    “谷狄桑,您似乎有点多愁善感了。”耿朝忠面色刚毅。

    “每个日本人都是诗人,”谷狄华雄没有回头,“樱花和菊花,是我们日本人的两种性格,樱花生而烂漫,菊花却刚冷清高,伊达君,你还年轻,恐怕现在只能体会到菊花的刚冷。”

    “是的,谷狄桑,我更相信手中的刀。”耿朝忠低头道。

    “谈到刀,我想问问你,你觉得,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下一场战争,会在什么时候开始?”谷狄华雄话锋一转。

    “恐怕不是今年就是明年了。”耿朝忠冷静回答。

    “为什么?”谷狄华雄问。

    “昭和四年,关东大饥荒,帝国出兵满洲,我前几天游历北海道,听说今年的收成并不好,北海道是帝国粮仓尚且如此,其余地方更不必说。”耿朝忠回答。

    “伊达君,你的观察力还真是敏锐啊,”谷狄华雄忍不住感叹道,“没错,军部已经有很多人在策划另一场战争了。”

    “对苏俄?”耿朝忠试探道。

    “没错,是对苏俄,”谷狄华雄点了点头,“帝国欲要进一步经略支那,消除苏俄在远东的影响力是必不可少的一步,否则,苏俄在远东的存在,就像是一根芒刺插在帝国的后背,帝国绝不可能心无旁骛的并吞中国。”

    “大蛰龙方泽,中原鹿正肥。”耿朝忠引用了袁世凯的一句名言,“支那这块肥肉,帝国是不会放弃的,所以,对苏一战迫在眉睫,至少,也要让苏俄在帝国经略支那的时候,不至于在背后捅刀子。”

    “而且,现在是个好时机。”耿朝忠微笑补充道。

    “伊达君,你很有战略思想,”谷狄华雄用惊异的目光再次看了耿朝忠一眼,“我觉得,你应该去军部发展。”

    “我也在期盼着那一天。”耿朝忠笑道。

    “等你结束了在支那的任务,我还活着的话,我会向军部推荐你。”谷狄华雄笑了,“不过,现在我想说的是,你愿不愿意加入一个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