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一章 香子的拜托

第三十一章 香子的拜托

    谷狄华雄......

    耿朝忠一边用力的拍掌,一边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

    岛城时候的老熟人了,当时盐田公馆的会首,与自己关系匪浅,自己在上海安插云蔚到黑龙会,乃至北平的一系列行动,谷狄华雄介绍的黑龙会关系都起了重要作用。

    此人退休后返国,看样子,是又被警视町启用,来“特务养成所”发挥余热了。

    此时,谷狄华雄正谦逊的向大家鞠躬,同时环顾四周,眼睛落到耿朝忠身上的时候,有那么不到一秒的停留——显然这家伙已经认出了耿朝忠。

    “谢谢老前辈的慰勉,”掌声方歇,佐藤适时的接过了话头,“我们特务养成所的教学人员基本就是这些,人员不多,但都是精英。同样,我们的学员也没有很多,第一期更只有200多人,但我可以保证,这些学生,全都是我们从帝国各个高校搜罗的优等生,大家完全可以放心生源质量!”

    “请问,学生什么时候到?”在座的一人问道。

    “一周后,也就是下周一,学生正式开学,从这周五开始,就会有学生陆陆续续到校了。”佐藤微笑着回答。

    “那么,女生有多少?”

    这时,坐在香子旁边那位中年妇女开口了。

    “不多,大概只有不到两成是女生,也就是40多位女同学。”佐藤再次回答。

    旁边又有几个人陆陆续续问了几个问题,佐藤也都一一微笑应对,等到众人再无问题可问,佐藤这才按了一下桌旁的电铃,将门外执勤的卫兵唤了进来。

    “吩咐下面,可以上菜了!”

    伴随着佐藤一声吩咐,穿着白色厨师服的工作人员鱼贯而入,将早已准备好的饭菜端了进来,每人都是单人独份,寿司和凉菜之外,还配了甜点和红酒,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可算得上丰盛了。

    “各位,为了帝国的未来,干杯!”

    佐藤高举酒杯,与众人虚碰庆贺,伴随着一声声“かんぱい”(满饮此杯)的祝贺,众人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

    宴席进行的短促而又冷清,佐藤和谷狄华雄刚才掀起的些微气氛,似乎很快就在众人的大声咀嚼中烟消云散——大家除了偶尔和自己相熟的老朋友聊几句,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

    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这种培训学校里不可能有正常的学校生活,一旦毕业,学生们个个都会变成冷血的情报机器,他们不用说对老师感恩,恐怕不对老师产生强烈的怨恨就已经算好的了。

    而老师们之间,更难称得上有什么同僚之意,即使有,彼此之间恐怕也不会真的相信那是真的吧?

    与之相比,耿朝忠倒很怀念特务处的培训班,在那里,大家倒还真的存着几分同僚之意,师生之情。

    很快,佐藤率先退出了会场,紧接着,几个年轻人也迅速的离开,只剩下包括谷狄华雄在内的几个银发老头坐在那里自得其乐——他们已经老了,可不需要在乎那么多。

    “伊达君,你还不走?”云蔚擦了擦嘴巴,提示道。

    “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再待一会儿。”耿朝忠摇晃着杯中的红酒。

    云蔚顿时明白过来,知趣的走了出去。

    等到众人散去,耿朝忠端起一杯红酒,走到了正趴在桌上假寐的谷狄华雄面前,低头恭谨的问候道:“谷狄桑,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实在是我的福分啊!”

    “伊达君,好久不见了。”

    谷狄华雄抬起头,棕色的蛤蟆镜后面,一双小眼睛在闪着精光,他打量了耿朝忠几眼,突然感叹道:“伊达君,你没有什么大变化,可我却老的不成样子了。”

    “谷狄桑,您言重了,我看您的精神很好。刚才那番话,让我想起了您在支那的峥嵘岁月。”耿朝忠诚恳的回答。

    “哈哈,看到你们年轻人这么出色,我就算死了也没什么遗憾了,”谷狄华雄笑眯眯的举起杯,和耿朝忠碰了一碰,脸上露出一丝坏笑,低声道:“刚才那个小姑娘,你有没有勾搭上?”

    “您指的是香子?”耿朝忠尴尬的瞟了一眼外面,香子也认识谷狄华雄,自己倒差点忘了。

    “是啊,搞情报工作很寂寞的,偶尔放松一下,也是生活的必须啊!”谷狄华雄哈哈大笑。

    “多谢前辈指点,下次我可以试试,不过香子就好比富士山顶上的樱花,可不太容易采摘哦。”耿朝忠半真半假的否认了谷狄华雄的猜测。

    “你呀,一句真话都没有。”谷狄华雄眯起眼睛,慢慢的啜饮了一口杯中酒,这才换上了一副正经脸,低声道:“怎么样,我们黑龙会在支那这些年发展的怎么样?”

    “这个问题,相信谷狄桑您更清楚。”耿朝忠笑着岔开了话题。

    “是啊,黑龙会已经是历史了,”谷狄华雄微微叹了口气,“现在也只是苟延残喘罢了,不用说打探情报,也就只能干点鸡鸣狗盗和挑衅滋事的勾当罢了!”

    “但特高课已经成长起来了,谷狄桑您曾经跟我讲过,红日必将从东方升起,而黑龙会,就是孕育那红日的朝霞。”耿朝忠微笑道。

    “你说话一直都这么动听,”谷狄华雄笑了,“那么,你有没有什么要送给我老头子的礼物?”

    “当然,您托付给我的产业,我一直都照料的很好,希望您有机会可以去支那看看。”耿朝忠笑道。

    谷狄华雄回国之前,曾经托付给耿朝忠一些产业,而这些产业则被耿朝忠交给了在岛城的吴泽成代管,吴泽成脚踏红党和南京两条船,又靠上了日本人,做的不好就奇怪了,只是谷狄华雄恐怕不知道,黑龙会的产业已经变成红色了。

    “那就好,”谷狄华雄满意的点点头,“只是去支那的事情,恐怕我有生之年是不会再有机会了,不过,如果你有空,可以到六本木道73号找我,我们可以好好聊聊。”

    耿朝忠点了点头,微微欠身后,缓步走开。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看来这谷狄华雄还有事要交待自己。

    出了门,耿朝忠却发现香子正趴在窗外的栏杆上远眺,显然是在等着自己,耿朝忠走过去,看香子脸颊微微有点酡红,不由笑道:

    “怎么,喝多了?”

    “没有,”香子头也没回的回答,“那个老头子跟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啊,寒暄几句罢了。”耿朝忠有点诧异香子的态度。

    “伊达君,我想拜托你一件事。”香子突然回过头,认真的盯住了耿朝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