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十章 又一个熟人

第三十章 又一个熟人

    甲二楼二楼,原本是三井制铁厂厂务管理人员的会议室,现在被改成了学生餐厅,耿朝忠一行三人走进去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耿朝忠目视过去,在座的诸位有的健壮彪悍,一目一行都带着明显的军人作风;有的则是银发稀疏,年逾花甲,一看就是儒雅随和的学者。至于像香子这样的女性则非常罕见,除了一位看上去已经接近四十岁的中年女性之外,整个会场就几乎再也没有雌性的气息了——尤其是像香子这样年轻靓丽的女性。

    香子的出现,让在座所有男士的眼睛都不由一亮,她略带中性的打扮不仅没有损害自己的柔媚气质,反而在这个男性丛林中增添了一种奇异的亲近感,就连耿朝忠也不由得佩服香子对服饰衣帽的把握,不过香子似乎没有意识到别人的目光,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坐到了那位戴眼镜中年女性跟前,两人很快熟识,言笑宴宴起来。

    耿朝忠则和云蔚一起,坐在了会议桌拐角处一个相对隐蔽的角落,环顾四周,十几个座位已经差不多坐满,看来“特务养成所”的教学管理层,大概也就是这么多人了。

    “伊达君,看来那些老年人就是京都那些大学的教授了,那些身板笔直的应该就是枪械一类的行动教官。”云蔚小声嘀咕道。

    “那可不一定。”耿朝忠一笑。

    在座的诸位,虽然看上去大部分都互不相识,但显然也隐隐的分了几个小圈子,从那几个老年人的眼神来看,相互之间显然是认识的,而几个青壮年之间,也有两三人有眼神交流。

    不过,耿朝忠的目光却停留在一位身着西装,戴着蛤蟆镜的老年男子身上,而那位老年男子却晃若未觉,只是低头翻看着面前的一个厚皮本。

    “你居然也来了,熟人好像有点多啊.......”耿朝忠默默感叹。

    话不过三巡,整个会场很快坐满了人,这时候,又有一个勤务兵走进来,在每人的座位前面放了一个座位牌,不过上面却不是每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些“甲一”,“乙四”之类的代号。

    “这个座位号似乎有点奇怪。”云蔚又小声嘀咕道。

    “嗯。”

    耿朝忠不置可否,看了看自己面前座位牌——“癸五”,听起来有点诡异。

    座位牌刚放完,门口就传来一声咳嗽,佐藤少将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他走到会议桌的上首,先环顾四周向众人致意,待到场面安静后,这才清了清喉咙开口道:

    “各位同仁,欢迎来到‘特务养成’,我是养成所的教务主官,大家可以叫我‘天干’。“

    “天干?”众人都互相对视了一眼。

    “不错,”佐藤呵呵一笑,“鉴于大家的身份不同,又来自五湖四海,很多人还有保密需要,所以我们教学队伍的名字一律不使用真名,而是使用天干+数字的搭配方式,现在,请大家看一下自己座位前面的牌号,以后我们就以此互相称呼。注意,座位牌是打乱的,没有任何意义,大家没有必要胡乱猜测。”

    “看来我以后就是癸五了,”耿朝忠默念,然后看了一眼四周人的代号,云蔚是“壬六”,香子则是“辛一”。

    “用餐之前,我先给大家开个简短的小会,”佐藤看众人适应了四周的情况,继续开口道:“帝国建立特务养成所的初衷,想必大家已经有所了解,我本人就不再赘述,我今天只说一下基本纪律,纪律也很简单——一切行动按照学校章务二十七条执行,稍后纪律条文会发给大家。”

    众人点了点头,这个佐藤少将的发言倒很简洁,丝毫没有官僚的那种拖泥带水。

    “另外,养成所所有发生的一切,各位回到自身的单位后,必须完全忘掉,就当这一段经历完全没有发生过,以后碰到自己的同僚,学生,也只能当做毫不相识,大家明白了吗?”那边佐藤继续说道。

    “嗨依!”

    在场众人齐声答应,只有几个银发老年人脸上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

    “各位,”佐藤敏锐的察觉到了几位银发老人的神色,脸上的笑容却愈发可掬,“在座的诸位中,有很多是明治或者大正时期就已经加入特务工作的前辈,很多人更有在支那乃至欧洲工作多年的经历,而后起之秀中,也有很多近几年立下卓越功勋的精英人才,所以我希望各位阁下互相之间保持尊重,这是养成所成败的关键,希望大家多多理解!”

    说完,佐藤再次鞠了一躬,目光投向了耿朝忠刚才注意的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年蛤蟆镜男子身上。

    那名老年男子六十多岁,眼神似乎都已经有点混浊,他踟蹰的抬起头,看了佐藤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笑意。

    佐藤微微颔首,满脸尊敬的看着老年蛤蟆镜男子说道:“各位,现在有请明治时期的前辈,‘天七’大人说几句。”

    “嘿嘿,看来维护团结方面,老头子还是有用的啊!”老年男子颤巍巍站起身来,向众人鞠了一躬道:“各位,我就是天干大人说的,明治时期就加入特务工作的前辈,我稀疏的毛发就可以证明这一点,”说完,老年人颇为自嘲的一笑,引发在场众人也都会心一笑,老年人顿了顿,继续说道:

    “甲午的时候,我还是个年轻人,也参加过那场对支那满清的圣战,不过时事轮转,现在满请皇帝又成了我们的朋友,所以就我个人来说,绝不会不尊重任何人,因为头山满先生说过:敌人和朋友是会随时转化的,有的很快,有的很慢,但只要你活的够久,总会看到这一点。所以,我这个老头子的一句金玉良言是:即使立场不同,保持尊重也是必须的态度,只有这样,我们转变立场的时候才不会显得那么尴尬。”

    众人又是一笑,但对这个老头子提到的头山满,却都是心中一凛——头山满,是日本早期特务组织黑龙会的创始人,这个老头提到他的话,显然是在暗示,他是黑龙会的重要成员,也是参加过对中国甲午战争的老资格!

    这么一想,众人投向这个老年人的目光,不由得都带了几分尊敬——明治时期的老前辈啊,这谈吐风度确实非同一般!

    “各位,”蛤蟆镜老头继续慢吞吞的开口了,“明治年间,帝国通过甲午战争,确定了亚洲第一强国的地位;大正年间,帝国通过日俄战争,确立了远东地区的主导权;而现在,帝国的目光将不再是亚洲一隅之地,而是放眼全世界,承担起对这个世界负责的重任。”

    说到这里,蛤蟆镜老头突然抬起头,混浊的老眼射出骇人的精光,他猛的挥舞了一下手臂,整个人变得极为亢奋而又富有感染力,厉声道:

    “而这,正要需要各位竭诚同力,也许,大家很快就能看到圣战旗帜查遍全世界的那一天!”

    “帝国万岁!”

    这个老头情绪激昂,须发皆张的一幕感染了在座的所有人,即使是心冷似铁的特务们也不例外,大家纷纷站起身,热情的鼓起掌来。

    “明治的老前辈果然不一般啊!”

    耿朝忠听到旁边的一个人在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