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十八章 潜流

第二十八章 潜流

    时间已经很久了,单凭几份档案,恐怕.......”香子犹豫着回答。

    “呵呵,”佐藤瞳孔幽深,闪烁着某种神采,“帝国控制北平这一年多来,死了两位课长,一位外交官,损失的精干特务更是不计其数,如果说武藤的死亡是王天木动的手,还不值得怀疑的话,川崎的死,那就非常耐人寻味了。这后面,一定有个黑手在操控这一切,但如果这个幕后黑手真的觉得可以一手遮天的话,那他就太小觑我们特高课的力量了。”

    “佐藤桑,您是否查到了什么?”香子眼睛一亮。

    佐藤桑的话显然是意有所指,他必定是发现了一些什么!

    “没有,暂时还停留在怀疑阶段。”佐藤却矢口否认,顿了顿,才又接着说道:“听说你这几天回乡探亲了?对了,你家乡是在伊豆吧?”

    “是的,我回去住了几天。”香子的面色微微有点发红。

    她想起了,这次回伊豆是跟耿朝忠一起回去的,但特高课有纪律,不允许执行任务期间发生男女私情,所以这件事还是不谈为妙。

    佐藤看着香子的神情,微微有点奇怪——八重樱八面玲珑,善于逢场作戏,但似乎没必要在自己面前做作,难道?

    略微想了想,佐藤突然呵呵一笑,开口道:“香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伊豆做了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是不是向川端康成先生里写的那样,勾引了一个年轻的高中生?”

    “佐藤桑,您就别取笑我了!”香子跺了一下脚跟,半真半假的嗔怪道。

    “哈哈,”佐藤促狭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香子一眼,微笑道:“香子啊,你现在其实也算是半退役的身份,逢场作戏,找个男人放松一下都不算什么,但我要给你提个醒,我们特务的职责是怀疑一切,包括身边的长官,下属,父母亲人,甚至自己的爱人,都不能完全放松警惕,你明白吗?”

    香子面孔都有点发烧,但还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属下明白!”

    “嗯,这次你回来,是在哪里见的伊达君?”佐藤随口问道。

    “火车上,警视町安排他回室兰郡探亲,我跟他接头后,就回来了。”香子小心翼翼的回答。

    “伊达君也回去探亲了啊?”佐藤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窗外。

    “是的,我和伊达君接头后,他去了室兰,我回了伊豆。”香子连忙回答。

    “好了,说正事,”佐藤微微一笑,岔开了话题,“这个渡边,我主要对他有三点怀疑,一是武藤的副官江州死的时候,渡边就在他身边;二是武藤死的时候,这个渡边也在武藤身边;三是,这个渡边体现出来的能力。一个刚刚加入特高课没多久的新丁,居然能屡立大功,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竟然做到了警视町的副股长!你好好想想,这代表了什么?”

    “这说明,若非他是天生的特务材料,那就是他在加入特高课之前就已经接受过某种训练。”香子微微沉吟了一下,回答道。

    “对,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从这两种可能总排除一个,”佐藤赞许的点了点头,“所以,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嗨依,请佐藤桑指示!”香子肃容道。

    “盯着渡边的一举一动,或者,可以跟他适当的‘亲密’一点,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异常,这点对你来说,不难吧!”佐藤笑道。

    “佐藤桑,不难。”香子的面色再次一红。

    “香子,你今天有点奇怪啊,”佐藤盯着香子的面孔,满脸迷惑,“以前执行这种任务,可从来没见你脸红过。”

    “属下一定完成任务!”香子再次保证。

    “好了,去吧!”佐藤挥了挥手。

    等香子走出办公室,佐藤立刻拿起电话,片刻后,一个穿着工装,口罩蒙脸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佐藤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低声问道:“你看清楚了?确实是他?”

    “确实是他!卑职亲自押送过他,绝对不会认错!”那名工装口罩男子斩钉截铁的汇报。

    “好,”佐藤咬了咬牙,看了眼前的口罩男子一眼,低声道:“你今天晚上,趁着夜色离开三井制铁厂,在东京找个地方住下,安顿好以后,给我打电话。记住,不要接触任何人,明白吗?!”

    “嗨依,属下明白!”口罩男子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等到口罩男子离开,佐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部的肌肉开始抖动,紧接着,他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可怖,他重重的喘了几口粗气,一把端起旁边的茶杯,咕咚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挥起拳头,猛地向桌面一砸。

    咚的一声,桌上的茶盏和文件被震的七上八下,佐藤的身体同时也松弛下来,一下子靠在了椅背上,他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沉睡.......

    .........

    耿朝忠提着档案袋,到一楼的勤务室,办好了住宿一类的杂事,然后住进了一间单独的房间。

    抽出佐藤提供的文件,随意翻阅了几页,耿朝忠很快将文件放在了一边。

    档案上的内容不可以说不详尽,但就凭这些流于表面的东西,还真查不到自己身上。但问题的关键是,怀疑,是不需要证据的。

    证据可以抹去,但自己在北平做的一系列事情,很难不引起特高课的注意,至少,现在佐藤的疑心已经到了云蔚的身上。

    耿朝忠皱了皱眉头。

    从佐藤的表现看,应该是土肥原命令他调查北平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而佐藤又把这件事情委托给了香子,这些都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佐藤又把这件调查任务交给了自己,让香子继续追查岂不是更好?

    也许是想集思广益吧!

    耿朝忠很快把佐藤的心思抛在了一边,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必须尽快和云蔚商量一下,至少也得给他提个醒,万一这家伙露了什么马脚,那麻烦可就大了!

    想了想,耿朝忠将文件收好,立刻站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刚才办理住宿的时候,已经问明了云蔚的住处,就在自己房间隔壁的隔壁,耿朝忠走到云蔚的居所外面,敲响了屋门,口中同时喊道:“渡边君,我是伊达,请开门!”

    门打开了,云蔚的面孔出现在耿朝忠面前,他朝耿朝忠眨了三下眼睛,口中“诚惶诚恐”的说道:

    “原来是伊达前辈,快请进!先前的事情,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