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十二章 北海道之旅(八)

第二十二章 北海道之旅(八)

    刹那间的交错,耿朝忠心里虽有波澜,却仍是毫无表情的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没过多久,一阵幽香传来,一道倩影出现在了耿朝忠面前。

    “你又在欺负后辈了。”北原香子嫣然笑着,坐在了耿朝忠的对面。

    “是偶然,还是?”耿朝忠看着北原香子的眼睛。

    “你猜?”北原香子歪着头。

    “显然你等了我很久,”耿朝忠苦笑着摊手,“说罢,有什么任务。”

    “真无趣,”香子嘟了嘟红唇,略带慵懒的舒展了一下手臂,“土肥原先生让我告诉你,配合他们,加入他们,这对我们特高课也有好处。”

    “特务养成所?”耿朝忠反问。

    “对,”北原香子身子前倾,仔细的端详着耿朝忠,似乎在端详着一件古董,片刻后才开口道:“我们特高课现在有点树大招风,我们要让天皇陛下放心。”

    “哦。”耿朝忠点点头。

    特高课成立以后,整合了原有的黑龙会、乐善堂等情报势力,已经成了尾大不掉的存在。所以天皇授意警视町加强情报力量,这是对特高课的一个制衡,而特高课也乐得如此——他们并不想让天皇疑忌。

    “你是什么时候回的国?”耿朝忠岔开了话题。

    “和你前脚赶后脚,接到你的电报不久,土肥原先生就问我愿不愿意回国,反正我现在也无聊的很,所以就回来喽!”香子笑嘻嘻的回答。

    “其实呆在奉天也不错的,至少很安全,特务科在那里不敢随便动手,你得知道,代老板不会轻易放过你。”耿朝忠语带关切。

    “我一直都在长春,哦,现在叫新京,”香子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似乎对耿朝忠的关心很是受落,“我在给婉容皇帝做女官,成天和一帮太监宫女打交道,都快闷死了!”

    “你,做女官?”耿朝忠睁大眼睛看着香子,“宫里的礼仪你学会了多少?”

    “还行吧,”香子把手放在腰间,做了个矮身做了个标准的宫礼,笑道:“万岁爷万福金安。”

    “免礼平身。”耿朝忠肃容道。

    两人都笑了起来,空气中充满着久别重逢的快乐。

    “听说你结婚了?”笑了几声,北原香子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变化之快让耿朝忠有点猝不及防。

    “是,”耿朝忠观察着香子的神色,“代老板指定的,我无法拒绝。”

    “和我有什么关系?”香子的神情突然松弛了下来,“你不会以为我会在意吧?”

    “哦,”耿朝忠的脸色有点尴尬,“我以为你多少会有点在意。”

    “你想多了,”香子的笑容重新绽放,“我只是试试你。”

    “有什么好试的。”耿朝忠无语。

    “因为这很好玩,”香子的神情有点无法捉摸,“她漂亮不漂亮?”

    “还行吧,一般般。”耿朝忠小心翼翼的回答。

    “那应该是很好看了,”香子郑重的点了点头,似乎得到了确定的答案,“要是不漂亮,你肯定会直接告诉我不漂亮。”

    “漂亮不漂亮只是一个主观看法,每个人对漂亮的定义都不一样。”耿朝忠认真的“解释”道。

    “你绕开话题的手段实在不太高明,”香子略带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蓄了一点胡须,倒有点成熟的味道了。”香子突然伸出手,抚摸着耿朝忠唇上的胡须。

    “忘带刮胡刀了,”耿朝忠尴尬的笑着,任由香子的指尖摩挲着自己的胡茬子,“你是怎么知道我来北海道的?”

    “警视町有个叫渡边的,原来是特高课北平站的退役特情。”香子回答道。

    原来是云蔚,看来特高课并没有完全放弃他。

    耿朝忠心里默默思量着,那边北原香子却又开口了:“伊达,你这回是想回家乡看看吧?”

    “嗯,好久没回去了。”耿朝忠心中突然涌起一阵不详的预感。

    “正好我陪你去,碰到熟悉的人就可以说是你的夫人,这样也比较有面子。你看,我装扮的还可以吧?像不像一个贵妇人?”香子说完,还俏皮的撑了一下裙摆。

    “不用了,”耿朝忠连忙摆手拒绝,“我这回打算一个人回去,不好太招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在担心什么?”香子似乎发现了什么,“你家乡的人又不知道你的身份,用不着那么小心翼翼。”

    “还是小心为妙,谁知道特务处会不会在日本安插一些奸细。”耿朝忠的表情很严肃。

    “算了吧,就特务处那帮人?倒是苏联人需要小心点。”香子撇了撇嘴。

    “你这回回来还和苏联人有关?”耿朝忠问道。

    “算是吧,我的身份暴露,南京和上海是不能待了,不过跟苏联人打交道还是可以的,”香子漫无目的的聊着,“你呢,特务处交给你的具体任务是什么?电报里有点语焉不详。”

    “对外的身份是金陵女子大学的访问学者,暗地里的任务是搜集情报,同时调查一个人。”耿朝忠开口道。

    “什么人这么重要,非要把你派到日本?”香子的表情好奇起来。

    “这个人,”耿朝忠从旁边的手提箱里拿出一个笔记本,从页缝里取出一张黑白照片,“在中国的名字叫施瓦茨,是南京国际通讯社的记者,代江山查出他和南京的一些情报失窃有关,怀疑他是共产国际的人。不过正要动手抓他的时候,他跑了,据信是跑到了日本。”

    “所以代江山派你来日本?”香子接过照片,打量着照片里的人——一个圆脸外国人,留着络腮胡子,挂着笑,看上去很普通。

    “对,任务给的很突然,拿到照片就立即打发我出海了,所以来不及跟上线交待,仓促之间只能发了个电报。”耿朝忠的表情很淡然。

    “有没有时间限制?”香子看了几眼照片后,又还给了耿朝忠。

    “找到人就回去,倒没说什么时间限制。”耿朝忠摇头。

    “那就好,我现在的身份是镶黄旗满人,婉容皇后的女官和闺中密友,你以后可以叫我纳兰若。”香子俏皮的笑了笑。

    “名字不错,”耿朝忠随口道,“你在哪里下车?”

    “你在哪里下车,我就在哪里下车咯!”香子伸了个懒腰。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