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六章 北海道之旅(二)

第十六章 北海道之旅(二)

    火车出了车站,开始一路向北,期间停了几个小站,空荡的车厢也陆陆续续充实起来,耿朝忠和春日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不过主要还是春日在讲,耿朝忠在听——作为一个对日本充满好奇的旅人,耿朝忠自然不吝惜向春日问一些日本的风土人情,也好弥补可能出现的人文漏洞,而春日也正好借机磨练一下自己的中文,两人各取所需,倒也聊的不亦乐乎。

    直到落日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在天际,列车终于开出了东京市区,到达了距离东京最近的中型城市浦和,又上了一批人之后,两人所在的车厢也终于宣告满员。这些乘坐卧铺的乘客绝大部分都是到本州最北端的青森和陆奥一段——通过这两个港口城市,可以最快的渡海到达北海道。

    “列车上应该有饭吃吧?”

    在肚子叽里咕噜响了好几遍之后,耿朝忠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知道呢,不过我带了饭团,”春日笑眯眯的看着耿朝忠,“您要不要吃一个。”

    “看来是没有了,”耿朝忠无奈的摊了摊手,“我以为,这么豪华的列车,总该有吃饭的地方才对。”

    “我也没坐过这趟车,所以我并不知道,”春日学着耿朝忠的样子摊了摊手,“事实上,我从北海道来东京,一直都是坐船。”

    “坐船?难道火车不更快吗?”耿朝忠诧异道。

    “但是票价也很贵,”春日补充道,“如果不是托您的福,我现在应该是在东京到鹉川的轮船上。”

    鹉川,是北海道靠南的一个港口城市,从那里到春日的家乡日高国会非常近,事实上,从鹉川到耿朝忠名义上的家乡室兰郡也很近。

    “哦,”耿朝忠哑然失笑,自己刚才的问话显然有点何不食肉糜的意思,春日只是个普通的学生,出行自然是越便宜越好,他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开口道:“这么说,我们去札幌是不必要的了?”

    “是的,完全可以从青森下火车,坐船去隔海的鹉川或者小牧,从哪里到日高国和室兰郡都不远。”春日眨着眼睛回答。

    “你并不想去札幌?”耿朝忠迅速明白了春日的意思。

    “不,札幌也是很好玩的,我都没去过几次呢,”春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再说了,吉田先生恐怕不愿意临时更改路线。”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自己在吉田的面前表现出了思乡之情,目的只是为自己回乡探亲做个铺垫——在这个安土重迁的时代,没有一个人不思乡,也没有一个人在回本土后不想回家看看,这是人之常情,如果自己没有任何思乡的意思,那才奇怪。

    但警视町桥本总长的回应太快了!

    这次的探亲之旅,很明显就是吉田在桥本总长授意下的示好行为,这也意味着,桥本总长对自己这个来自军部的特务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兴趣,看来,自己赋闲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不过,回室兰郡的事情,却也是一把双刃剑,毕竟,室兰郡室兰町北炭轮西制铁厂——自己这个名义上的故乡,可是自己从未去过的地方。

    在那里,自己还有两个表姐,一个姑妈,还有好几个侄子,这也是自己千方百计不想让吉田和春日跟着去的原因——鬼知道那个真正的伊达之助的童年发生了什么!

    这些人,只要有一个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那就会酿成轩然大波!

    “周先生,给你个饭团,我亲手做的。”春日从一个竹盒里取出饭团,递了过来。

    耿朝忠嗯了一声,随手接过饭团,塞入了嘴里。

    “周先生,你有心事?”春日好奇的看着耿朝忠。

    “哦,没什么,”耿朝忠从沉思中惊醒,“看到你回乡的心情这么好,我也不由得想起了我的故乡。”

    “您的故乡是在浙江?听说南京的最高长官蒋校长的故乡也是南京。”春日开口道。

    “是啊,浙江的一个小县城,”耿朝忠的目光似乎飘向了远方,接着又岔开话题道:“春日,你觉得你的家乡怎么样?”

    “很好啊,很安静,钓鱼,捉鸟,画画,那就是我小时候的生活,”谈到自己的家乡,春日的眼睛开始闪着亮光,“不过后来人就越来越少,年轻人不是去了大城市就是应征入伍,村子里的老人越来越多,不过还好啦,里面的小孩子也不少呢,跟他们一起也蛮开心的。”

    “他们的父母都进城了?”耿朝忠好奇道。

    “对啊,城里的生活要更好一些,”春日眨着眼睛,“中国也是这样吧!”

    “嗯,也是这样,进城的也很多。”耿朝忠回答。

    不过比起日本来说就少了不少,耿朝忠默默的补了一句。

    与现在半殖民地的中国相比,日本已经提前进入了工业社会,而大规模的城市化早在明治时代就已经开始,每年都有数十万的农民从农村迁往城市,情况十分类似后世的农民工进城。

    当然,随之而来的就是留守儿童的问题——英国发生“羊吃人”的圈地运动的时候同样如此,这是工业化和城市化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后遗症。

    咚咚咚!

    包厢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接着传来了吉田的声音:“周先生,我可以进来吗?”

    “吉田前辈请进。”耿朝忠拉开了包厢的门。

    吉田满脸堆笑的走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大食盒,看到耿朝忠和春日正在吞饭团,连忙将食盒放到桌子上赔笑道:“周先生,我去为您准备饭食了,不过火车上新鲜的蔬菜不多,用的时间久了点,实在抱歉!怎么样,旅途还愉快吧?”

    “春日小姐对我照顾的很周到,鄙人真的万分感激,吉田前辈,您也饿了吧,坐下来一起吃吧!”耿朝忠指了指食盒。

    “不用不用,我在外面已经准备好了。”吉田连忙摆手,走出了门外。

    “周先生,您在中国一定是个大人物。”春日看着吉田出去的背影。

    “大人物?我这么年轻,能是什么大人物?”耿朝忠似笑非笑的说道。

    “不,您一定是个大人物,”春日认真的看着耿朝忠,“吉田桑告诉我,只要把您照顾好,就可以让我在毕业后留在东京,如果您不是大人物,他们又怎么会这么做呢?”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