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五章 北海道之旅(一)

第十五章 北海道之旅(一)

    其实日本用“之助”做名字的不要太多,根本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春日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中国话给“之助”这个名字做解释,不由得觉得十分好玩,她抿住嘴笑了笑,才又开口问道:

    “那么周先生,我的名字又有什么含义呢?”

    “哦,你的名字......”耿朝忠沉吟着,“春日代表着春天的暖阳,和小姐您阳光温暖的个性很契合,而江美则给人以一种流动柔美的韵味,又恰好符合了小姐您的性别,而两个名字加在一起呢,又让我想起了中国的一首古诗“春江花月夜”,更仿佛在我眼前画了一副幽美迷离的春江月夜图,不得不说,小姐您的名字实在是妙手天成,我实在是想不到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啊?我的名字居然这么好!”春日眨了眨眼睛,圆圆的脸上露出欢快的表情。

    “当然了,这绝对是个好名字。”耿朝忠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我的名字呢,在中国文化里有什么含义?”前排的吉田听耿朝忠说的有趣,也凑趣的插嘴道。

    “吉田,是良田的意思,意味着您祖先对丰收的渴望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耿朝忠一笑,随口解释起来。

    .........

    在耿朝忠的妙语调剂下,行程变得飞快,没多久,三人就来到了东京火车北站,吉田把车停好,又找地方打了个电话,然后领着耿朝忠和春日登上了开往札幌的长途火车。

    吉田领着耿朝忠和春日来到了列车尾部的一节豪华车厢,车厢里人不多,零零散散也就七八个乘客,吉田忙前忙后的安置好行李,才指着封闭性和舒适性相当良好的一间包间道:

    “这里就是周先生和春日小姐的临时居所了,我平时上下车比较频繁,就不在这节车厢了,周先生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去隔壁车厢找我。”

    “哦?”

    耿朝忠看了一眼包间,这包间类似后世的火车软卧包间,只不过是双人制式的,似乎只有情侣和夫妻,或者同性别的游客才会选择两人同住。而春日在听到吉田的安排后,却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周先生,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去那边了!”吉田弯了弯腰,开始往外走。

    “等等!”耿朝忠跟了出去,来到了两列车厢的结合处,开口道:“吉田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是这样,”吉田带着一丝含有特殊意味的微笑,“春日擅长中文,又恰好回北海道,正好可以做红叶君你的伴游,我已经吩咐她了,让她全程陪着你,等你离开北海道的时候再回乡探亲。这是桥本总长的安排,请红叶君你务必不要推辞。”

    “桥本总长的美意我很感激,可回乡探亲始终是一件私人的事情,我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耿朝忠表情诚恳的看着吉田,“所以我恳求吉田前辈,您和春日小姐到了札幌就可以自行安排日程了,请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尤其是春日小姐。难道,您在质疑我保护自身的能力吗?要知道,这可是国内,是我的家乡!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质疑您的能力,”吉田连忙摆手否认,“不过桥本总长的吩咐,吉田也不敢违背,其实您不用想太多,只要安心享受就可以了。至于春日,她不会违背阁下的意思的,您不需要顾虑太多。”

    耿朝忠有点哭笑不得,看来吉田是以为自己喜欢春日,但又顾忌春日不合作,恐怕还对春日做了一些威逼利诱之类的事情,怪不得春日这几天的情绪不太正常。

    “你告诉春日我的身份了?”耿朝忠沉吟着,他需要知道一些情况。

    “没有,这个当然不可能,我只是告诉春日,您是中国一位大人物的子侄,对我们大日本帝国具有重大意义,仅此而已。当然啦,她如果做出一些让您不高兴的事情,自然也会受到一些惩罚。”吉田满不在乎的说道。

    “意思是,如果春日没有陪着我,她就会受到这些所谓的‘惩罚’?”耿朝忠脸色有点发冷。

    “也没那么严重,顶多就是一些刁难罢了,您知道,我怎么会和一个年轻女学生计较,不过下面的人就不一定了,”吉田嘴角微微一撇,“不过呢,桥本总长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

    “吉田前辈,您是警视町的次长,为我一个小小的少佐劳心劳力,实在是太客气了,”耿朝忠朝吉田深深的鞠了一躬,“我向您表示万分的感谢,还有,您的安排我很满意甚至受宠若惊,以后见了桥本总长,我也会向他表达对您的感激之情。不过现在,我还是想一个人回乡下,渡过一段安静的时光,还请前辈您理解。”

    “搜达.......”吉田看耿朝忠说的诚恳,终于明白耿朝忠不是说笑,他摸着下巴,略微沉吟后才开口道:“如此的话,我会在札幌等你,至于春日小姐那边,就随您自己安排吧!”

    “多谢前辈!”耿朝忠连忙又是一个鞠躬。

    就在这时,汽笛响了,车厢底部也传来微微的震颤,火车马上就要启动了,耿朝忠再次对吉田表达了感激之情后,才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包间。

    春日已经收拾好了两人的床铺,正安静的坐在窗边的小桌旁,以手支颐,望着远方。

    “春日小姐,辛苦你啦!”

    耿朝忠刚走进屋,就给春日鞠了一躬,吓得春日手忙脚乱的站起来还礼,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的红晕。

    “您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耿朝忠坐到了春日的对面,“抱歉我提前并不知情,给您带来了不少麻烦,但请您相信,这不是我的本意。”

    “是的,周先生您说到去札幌和我们分开的时候,我就知道周先生您也不知道啦!”春日微笑着,似乎并不是很介意。

    “这样,还是按照原计划,到了札幌以后,春日小姐您就可以回去了,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繁文缛节的人,您完全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办事,只需要把我当成一个可以偶尔聊几句的朋友罢了!”耿朝忠诚恳的说道。

    “周先生,难道我们之前不是朋友吗?”春日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

    “是,当然是,一直都是。”耿朝忠哈哈大笑起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