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四章 不期之行

第十四章 不期之行

    “对啊,您忘了?快走吧,四点的火车,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吉田一边朝耿朝忠眨眼睛,一边走进了屋子四处张望,口中询问道:“您的行李呢?”

    “没什么行李,又不是去长住。”耿朝忠随口应答着,猜测着吉田的用意。

    “春日小姐,您先去车里坐着吧,我帮周先生收拾下东西就下去。”吉田看耿朝忠还在犹豫,回头吩咐站在门口的春日。

    春日站在门口早就觉得尴尬了,闻言连忙转头走到了楼下,吉田这才关上了门,笑眯眯的看着耿朝忠说道:

    “红叶大人,桥本总长吩咐了,您难得回日本,这故乡的山山水水总要看看的,趁着这几天没事,让我带您回北海道探亲,您觉得如何?”

    “桥本总长吩咐的?”耿朝忠心里明白了几分。

    “对,桥本总长体念您的思乡之情,特地派我给您做司机,陪您一起回去。他还特地吩咐了,务必要让您有宾至如归,其乐融融的感觉。”吉田郑重回答。

    “这个.......”耿朝忠皱了皱眉头,“似乎我的管辖权还是军部,恐怕不宜擅自离开东京。”

    去北海道,这可不是一件太轻松的事情,万一.......

    “哦,”吉田拍了拍脑门,“上次您走的急,没来得及给您看调令,土肥原桑说了,您在日本的所有行动,均由桥本总长来安排。再说,毕竟是本土嘛!没有那么多可担心的,您放心,去北海道玩几天就回来,不会耽误您的任务。”

    “调令呢?没有调令,我哪儿都不去,即使是回家探亲,也必须有军部的调令。”耿朝忠面色一板。

    “这,”吉田无奈的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手表,“红叶君啊,您非要看调令那也可以,时间还来得及,我带您先去警视町走一趟,让桥本总长给您看看调令,这样可好?”

    “嗯,”耿朝忠的脸一下子松弛下来,“吉田阁下,并非我不相信您,只是密线任务有密线任务的规矩,口头传达是不算数的,还请您理解。”

    “好,没问题,那我们这就走?”吉田指了指门外。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带上春日小姐?”耿朝忠却不为所动。

    “她是北海道人,学校正好也要放假了,”吉田察颜观色的看着耿朝忠,“再说了,您回北海道,没个照顾的人怎么行?我是个男人,照顾人可不在行,有春日陪着你,那就方便很多。”

    “哦。”耿朝忠犹豫着点了点头。

    看耿朝忠没有太拒绝的意思,吉田心里立刻了然,笑道:“这几天您和春日聊的很愉快吧!再说了,她会中国话,也不至于暴露您的身份,您完全可以用现在的身份和她接触,如果能发生点什么,想必您也不会介意的吧?”

    说完,吉田哈哈笑了起来,满脸都是那种“你懂的”的笑容。

    “吉田阁下说笑了,”耿朝忠摆摆手,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那,我们现在就走?”

    .........

    楼下停着一辆黑色小轿车,春日正安静的坐在后车厢里等待,她今天薄施粉黛,头上还戴了一顶白纱礼帽,从外表看,不再像是一个学生,更像是一个上流社会的淑女了。

    吉田像个称职的司机一样,拎着包,放好行李,拉开车门让耿朝忠坐进去,这才熟练的发动了汽车。

    “直接去火车站吧!”耿朝忠坐上车,随意的吩咐了一句。

    “嗨,您放心,马上就到。”

    吉田答应了一声,明白了耿朝忠的意思——看样子,是不需要去警视町看调令了。

    “春日小姐,能跟您一起回北海道,实在是周某的荣幸,”耿朝忠微笑的看着坐在旁边的春日,“对了,今天您的打扮很特别,让我想起了电影《蝴蝶夫人》里面的周周。”

    听到耿朝忠的恭维,春日的脸微微一红,虽然她并不知道《蝴蝶夫人》里面的周周是谁。

    “哦,周周啊,确实是有点像呢!”前面开车的吉田插话道。

    “可惜《蝴蝶夫人》我没有看过。”春日小声的开口。

    “那是一部美国电影,32年上映的,我以为您看过的,周周是电影里一个美丽的日本女孩,她嫁给了一个美国人。”耿朝忠随口解释道。

    “哦,听起来似乎很好看。”春日眼睛里露出一丝憧憬。

    虽然东京的各大电影院都会放一些最新的国内外电影,可春日却并没有看过——因为电影票太贵了,而春日的所有积蓄都被她寄回了家乡。

    “本来想给您讲讲这个电影故事,但我想,还是以后您自己看比较好,只是不知道北海道的电影院是否还有这部片子。”耿朝忠遗憾的说道。

    “有的,肯定有的,”吉田又插话了,“这部片子很受欢迎,东京的电影院现在都还在播,等到了札幌,可以让周先生带你去看。”

    “总有机会的,其实回东京看也可以。”耿朝忠笑道。

    “嗯。”春日轻轻点了点头,似乎还是有很多心事。

    “春日小姐,您家乡是在北海道哪里?”耿朝忠岔开了话题。

    “沙流郡日高町。”春日回答。

    “哦,我看地图了,在北海道的南面,听说是个风景优美的好地方。”耿朝忠开口道。

    “是的,风景很美。”春日的目光飘向了远方。

    “可惜我只能到室兰郡,恐怕到了札幌就得跟春日小姐您说分手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去您的家乡看看。”耿朝忠遗憾道。

    “您不去日高国?”春日诧异的抬起了脸庞,眼睛里闪耀着一丝惊喜——原来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位周先生似乎并没有很过分的想法。

    “哦,不去了,我打算去室兰郡,还有伊达市看看,对了,我昨天看地图的时候,还给自己起了个日本名字,叫伊达之助,春日小姐,您觉得怎么样?”耿朝忠呵呵笑着。

    “您把伊达市当成了自己的名字了啊!”春日忍不住笑起来,圆圆的脸像花儿一样绽放,刚才的心事似乎顿时烟消云散。她顿了顿,又开口道:“不过叫伊达的人确实也不少。”

    “对啊,我觉得这个姓就挺好的,再说了,之助这个字也很好,中国有句话叫自助者天助,我把这句话当成座右铭,所以我的日本名字就叫做伊达之助。”耿朝忠耐心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现在连我都觉得这个名字好了。”春日的轻笑着掩住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