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十三章 春日的心事

第十三章 春日的心事

    东京师范学校教师宿舍区的一间单人宿舍里,耿朝忠正百无聊赖的看着案头的一堆日语报纸发呆。

    三天了,“一见如故”的春日小姐并没有和自己联系,即使两人住在同一栋楼的一层和三层,春日小姐也没有来过哪怕一趟——不过今天上午吃早饭的时候,耿朝忠似乎是在食堂的外面看到了春日,但他很快发现,春日远远的就绕了个弯,避开了自己的视线。

    她在躲着自己!

    这是一个耿朝忠的基本判断。

    也许是第一天那两场简短而又仓促的“接头”的作用.......

    不过如果春日肩负了某种监视自己的任务,她大可不必这样躲藏——光明正大的交往同样可以很好的完成监视任务。

    可如果不是监视,那是因为什么?

    也许是同学们的议论?

    耿朝忠很快释然——和一个中国人来往,在当前的日本校园里还是比较奇怪另类的,迫于同学们的压力避开自己,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过耿朝忠的思绪很快被打断了,因为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同时响起的,还有春日小姐那清脆的声音:

    “周先生,周先生,请开门!”

    耿朝忠拉开房门,春日小姐清爽的脸庞出现在耿朝忠面前,不过她的脸色似乎有一点苍白,眼神也在不自觉的躲闪着自己,似乎有什么心事。

    “春日小姐,你生病了吗?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耿朝忠开口了。

    “哦没事,不,确实是有点不太舒服,”在耿朝忠关切问候中,春日小姐结结巴巴的回应着,然后抬起头看了耿朝忠一眼,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慌乱,“周先生,对不起,这几天我有点事,所以没来找您。我们去吃中午饭吧?”

    “哦,中午了啊?”耿朝忠抬起手腕看了看表。

    “是啊,已经中午了。”春日茫然的回应着。

    耿朝忠暗暗叹了口气,春日的情绪明显不太正常,但两人结识时间不长,自己贸然开口似乎冒昧了点,并且,耿朝忠直觉,春日的情绪好像和自己有关。

    “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耿朝忠挥手带上了门。

    一路上,春日始终保持着沉默,直到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她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仓促开口道:

    “周先生,南京好玩吗?”

    “好玩,有钟楼巷,有曲艺评弹,有盐水鸭,还有叫花鸡——不过,日本人喜欢去的城市,大抵还是天津。”耿朝忠开口道。

    “为什么?”春日下意识的追问。

    “因为天津好玩的小玩意更多,比如捏泥人的泥人张,说相声的德玉龙,很多日本人也去听,虽然什么都听不懂,但看着就热闹啊!”耿朝忠笑道。

    “似乎很好玩的样子。”春日的眼睛亮了一下,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耿朝忠一眼,张口刚要说话,突然又闭了口。

    这小姑娘,到底怎么了?

    耿朝忠有点疑惑,这春日一路上都是这副吞吞吐吐的怪模样,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心事,等到两人进了食堂打了饭坐下,耿朝忠终于开口问道:

    “春日小姐,你刚才好像要问什么?”

    “没什么。”春日低头吃饭,只留给耿朝忠一个头顶。

    “你不说,我就不吃。”耿朝忠孩子气的往后一仰,靠在了椅子上。

    “您别问了。”春日哀求的抬起头,眼睛里露出恳求的神色。

    “跟我有关?”耿朝忠不依不饶。

    依旧还是沉默——春日根本不敢看耿朝忠的眼睛,很快又低下了头。

    “我猜一定跟我有关,要是跟我没关系,你没必要这样。”耿朝忠紧紧的盯着低头吃饭的春日。

    “您别问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春日低着头,嘴里嚼着饭团,含糊不清的回答。

    “我猜,是有人找你了吧?”耿朝忠抱起了双臂。

    “您怎么知道?”春日惊讶了,终于停止了咀嚼。

    “猜的,是不是那些黑衣人?”耿朝忠的眼睛有点冰冷。

    “您是大人物,我不敢问,”春日抬起头,鼓鼓囊囊的腮帮子上还粘着几颗米粒,语气还带着几分忿忿之意,“我说了,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我算什么大人物......你们恐怕搞错了吧......”耿朝忠无奈的一笑,伸手拿起了筷子,似乎不打算再追问。

    看到耿朝忠开始吃饭,春日才气鼓鼓的低下了头,看来是不打算搭理耿朝忠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耿朝忠将一个寿司优雅的放进嘴里,“但我必须告诉春日小姐您一件事。”

    “什么事?”春日茫然。

    “你的脸上全是米粒。”耿朝忠伸出筷子,指了指春日的脸。

    “啊,羞死了!”

    春日一下子跳起来,掩着脸飞快的跑了出去。

    .........

    和春日的这顿午饭吃的十分古怪,直到吃完饭,春日也没有泄露什么,不过在春日擦掉米粒出来后,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融洽了很多。

    “妈的,这个吉田到底在搞什么鬼!”

    回到宿舍后,耿朝忠再次一头栽倒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寻思——直到现在,耿朝忠都没有收到吉田的任何回复,也没有得到任何校方的安排,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这个访问学者并不受到学校的重视呢,还是吉田的授意。

    还有春日小姐,很明显,吉田或者校方找她谈话了,话题必然与自己有关,但具体是什么,耿朝忠却有点猜不透,难道,是想搞美人计?

    似乎没必要,对知道自己身份的吉田次长来说,自己又不是“外人”,用不着这么巴结,真要解决生理问题,到街头找个风俗馆就可以,这在日本实在是太寻常了。

    在宿舍发呆一直发到下午两点半,门再次被敲响了,听脚步声似乎是两个人。打开门,警视町的吉田次长笑容可掬的站在那里,不过却穿着一身工人装,头上更戴着一顶鸭舌帽,像极了街上开出租汽车的司机。他身后的春日则怯生生的低着头。

    “您是?”耿朝忠装傻。

    “周先生,我是来接您的,请吧。”吉田一边说话,一边向耿朝忠眨了眨眼睛。

    “哦,哦,”耿朝忠连哦了两下,却摸不准吉田的意思,可看样子又不能拒绝,顿了顿,才模棱两可的问道:“都准备好了?”

    “是的,都准备好了,”吉田心领神会的点头哈腰,“去北海道的火车票也已经买好了,您有什么东西要拿的?车子就在下面。”

    “去北海道?”

    耿朝忠有点发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