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四章 小田切次郎

第四章 小田切次郎

    与刘洪波的交谈持续了大约几个小时,刘洪波做了几个寿司,弄了几个东北小菜,搞了个中日结合的“晚宴”,两人酌酒对饮,耿朝忠说一些中国的政情轶事,刘洪波谈一点日本的风土人情,倒也颇为相得。

    只是关于自身任务,耿朝忠却绝口不提,刘洪波也知趣,丝毫不提起这茬——对他来说,耿朝忠执行什么任务并不重要,他要做的,就是扮演好日本人,为耿朝忠留好退路。

    一直喝到傍晚时分,刘洪波早已醉的不省人事,耿朝忠趁着夜色溜了出来,快步走向大阪火车站的方向。

    夜色中的大阪分外幽静,除了远处港口传来的汽笛轰鸣声,几乎没有了任何动静,柏油马路上,偶尔有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员走过,但这些警员有说有笑,看上去与中国的巡警也并无不同。

    与此时的中国相比,日本的国内治安其实算是极好,少有恶性事件发生,日本的警察也就显得清闲许多,至于居民,由于经济危机工厂停业,或者早早回到居所,或者去了“居酒屋”,“歌舞町”一类的场所取乐,更是无人注意到耿朝忠这个“假东洋鬼子”。

    耿朝忠一边往火车站的方向赶,一边想着刚才和刘洪波见面的情景——这个特务处大阪分站的光杆站长,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专业的特务,估计代老板对他的训练也很有限,但刘洪波本身无妻无子,又有十几年做“日本人”的经验,只要他不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那是绝对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这也许也是代老板看上他的原因。

    算了,不用考虑那么多了。

    耿朝忠默默的摇了摇头,只要不出意外,应该用不上刘洪波这个闲棋冷子,当务之急,还是先到东京,和阔别半年已久的云蔚接上头吧!

    ...........

    经过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早上9点钟,伴随着汽笛的轰鸣声,提着手提箱的耿朝忠随着滚滚人流,走出了东京火车北站。

    身穿西装,手提文明棍,上唇却“贴”着一字胡的日本“绅士”;脚着高跟鞋,身穿长风衣,头上却扎着传统日式发簪的“时髦女郎”;还有就是众多身穿黑色学生制服,头戴工人帽的年轻人,这些,构成了东京火车站的独特风景,这一切,与耿朝忠在上海见到的并无太大不同,唯一有点不同的,是这里人走路的速度要比在上海的中国人快的多,表情也普遍很严肃,这也是工业化社会带来的一个显著变化——所有人的生活节奏都被加快了。

    不过对耿朝忠来说,这一切都还比较容易被接受,因为他见过走路更快和表情更严肃的。

    出了火车站,耿朝忠轻车熟路的向外面走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这并不是因为耿朝忠来过东京,而只是习惯使然——他不会像一个陌生的游客一样翻出地图东找西找,也不会像初到某地的陌生人一样四处纹路,他更喜欢淡定的研究道路和路牌,这会为他减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至少,几个面容凶狠,穿着敞胸和服,一看就是黑道人士的人就没有麻烦自己。

    上了电车,找了一个邻座的老太太,在对方略带嫌弃的眼神中,耿朝忠问清楚了东京师范学校的位置,直到起身离开的时候,才听到对方一句低声的吐槽:

    “北海道的养牛汉!”

    原来是自己的北海道口音惹的错——耿朝忠苦笑着走下电车,看来所谓的地域歧视,在哪里都不会例外。

    半小时后,东京师范学校。

    东京师范学校,也就是后来的日本筑波大学,此时还只是一所全日制专科学校,校舍也很简陋,除了两间一眼就可以看到的四层“高楼”,剩下的就全都是低矮的平房了,不用说和上海的几所大学相比,就是与南京的几所学校比,也是相去甚远。

    “上海来的访问学者?”

    传达室的看门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了耿朝忠几眼,直到从耿朝忠微笑可亲的脸上发现了几分“教书育人”的影子后,才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向上级汇报情况,耿朝忠则在一旁静静的等候。

    没过几分钟,一个穿着西装的眼镜男子迈着急促的步伐来到了学校门口,一眼瞄准了耿朝忠,飞快的走过来弯腰九十度,开口道:

    “尊敬的阁下,我是学校的教育次长助理小田切次郎,欢迎来到日本,欢迎来到鄙校,您就是周宣合,周桑吧?!”

    “是的前辈,谢谢您的亲自迎接,您太客气了!”耿朝忠同样报以鞠躬。

    教育次长助理,应该是教育处长秘书一类的角色,看来,这个小田切次郎应该处于学校管理机构的下层,不过,应该也是自己了解学校最方便也是最快捷的渠道。

    “请跟我来,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说有从中国来的学者要到我们学校访问,如果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您原谅。”小田切次郎一边殷勤的走在前面带路,一边跟耿朝忠寒暄着。

    “没有关系,这是我们的原因,你懂的,那些愚蠢而又效率低下的教育部官僚。”耿朝忠耸了耸肩。

    “呵呵,我懂,我懂。”

    小田切次郎古板的脸上露出几分微笑,对教育部官僚的吐槽,可以说是两国教育界人士最大共同点了,小田切次郎对这个从遥远的西方来的中国人,顿时产生了几分好感。

    “前辈,如果不算冒昧的话,我以后可以称你为小田切兄吗?您知道的,在中国,我们会把尊敬的同辈称之为兄长,所以,我这样称呼您,没问题吧?”耿朝忠笑道。

    “当然,荣幸之至,您当然可以这样称呼,如果一直叫前辈的话,那也太生疏了。”小田切次郎笑着回答。

    “那就谢谢了,严格的说,您是我在日本正式认识的第一个人,我很想为我的日本之旅开一个好头,也能更好的学习贵国先进的教育制度。”耿朝忠一边走路,一边微微欠身。

    “那是当然的,我也十分仰慕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了!”小田切次郎连忙点头。

    一阵热情而又不失恭敬的交流后,小田切次郎把耿朝忠带到了一间办公室,处在学校四层办公楼三楼的一间屋子,招呼耿朝忠坐下,小田切次郎再次鞠了一躬,开口道:

    “周桑,您和我见过的中国人不同,您很有风度,也很有魅力,我希望我们以后可以成为朋友,用中国人的话来讲,多个朋友多条路,我希望,我成为您在日本的第一条路。不过,现在请您捎待一下,我们次长铃木先生去教育部开会了,估计半小时后就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