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章 一个故事

第三章 一个故事

    “具体时间不确定,”耿朝忠摇着头,“不过老板说了,你是我最后的避风港,只要我没有离开日本,随时都会来找你。”

    “嗯,放心,我在日本三年多了,之前在东北也给日本人做事,关系还是有一些的。”刘洪波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那以后说不定就得麻烦刘站长了,”耿朝忠面带感激之色的点点头,微微沉吟了一下,才又开口道:“刘站长,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只要不违反纪律,随便问。”刘洪波很是爽快。

    “不违反,只是想讨教几句,”耿朝忠呵呵一笑,“我能问下,您是怎么混入日本国内的吗?”

    “这个......”刘洪波的表情变得有点凝重。

    “不方便就算了,我也是想取取经,毕竟以后说不定还有人过来,能像您这么潜伏的天衣无缝可不太容易。”耿朝忠连忙摆手。

    “我养父是日本人,”刘洪波却再犹豫,很快就开了口,“他是日本满洲垦荒团的日本侨民,来中国的时候,妻儿都在船上生病死了,到了中国,就收养了我,我那时才十二岁,家里穷,看养父有钱,就把我卖给了他。”

    耿朝忠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刘洪波竟然是日本人扶养长大,怪不得谈吐气质根本和日本人无异,一凝神间,耿朝忠马上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道:

    “日俄战争时候的事?”

    “对,”刘洪波点了点头,“明治三十六年时候的事。”

    “原来如此.......”

    耿朝忠点着头——明治三十六年是1904年,那时候民国还没建立,日本人战胜俄国后,曾经派了第一批垦荒团到东北,看来,刘洪波的日本养父就是那时候来的东北。

    “我养父去东北的时候,没把妻儿已死的事情泄露,当时第一批垦荒团组织也很松散,他收养我以后,就把我的身份报成了他的儿子言木太郎,从此以后,我就成了日本人........”刘洪波的双眼望着窗外,显然陷入了久远的回忆,耿朝忠不好打断他,只好静静的等待。

    “后来,我就在养父的关照下念书,可他不知道,我私底下还和生父生母有来往,不对,”刘洪波突然摇了摇头,“也许他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我那时才十三四岁,又怎么能瞒得过他这么精明的人?”

    “看样子,您的养父是个好人。”耿朝忠适时的插了句口。

    “是的,他是个好人,”刘洪波看着耿朝忠,感激的点了点头,“他供我读书,把我养大,等我十八岁的时候,又花钱找关系把我安排去了满铁当扳道工,慢慢的,我也不再当自己是中国人,我从身体和心灵上,已经是一个日本人了。”

    “那?”耿朝忠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按道理,这种被日本人养大的孩子,很难再变回中国人,甚至有些人,比日本人还像日本人,比日本人还要瞧不起中国人,而刘洪波显然不是如此。

    “你很好奇啊?”刘洪波突然收回了望向远方的目光,奇怪的打量了耿朝忠一眼。

    “不好意思,我失礼了。”耿朝忠连忙致歉。

    其实从刘洪波说出他的养父是日本人开始,自己就不应该再问了,毕竟,这种冒充日本人的机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绝无可能在特务处大规模复制,而刺探别人的隐私,实在是一件不够礼貌的事情。

    “没什么,”那边刘洪波却又开口了,“我一个人在日本居住了三年多,平时跟人也没什么来往,你能来听我的故事,我真的很高兴。”

    说罢,他严肃古板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这个笑容,与刚才那种日式假笑截然不同,看得出,他真的是很高兴,顿了顿,他的脸又变得严肃起来,恢复了那种沉湎的表情,开口道:

    “大正三年的时候,又一件事发生了。我的生父死了。”

    “哦?”耿朝忠一愣,心中换算着公元纪年——大正三年,是1914年,那年,发生了什么?

    “那年,日本人占领了青岛,”刘洪波说出了答案,“而那时,我的生父已经举家迁回了青岛,他本就是闯关东而来,回家也只是落叶归根而已。只是他没想到,躲来躲去,还是躲不过日本人。”

    “您的父母也是死于日本人之手?”耿朝忠无语道。

    刚才听刘洪波说他的妻小死于日本人之手,没想到,他的父母也是死于日本人之手,而他本人却被日本人扶养长大,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是啊,我的父亲那时才四十多岁,在码头做点小买卖,没想到,一发炮弹过来,他就死了。”刘洪波苦笑了一声,“其实,那时我与父亲已经多年未见,感情也淡漠了很多,父亲的死讯,还是我养父告诉我的。”

    “也许,你父亲一家去青岛,也是你养父的安排。”耿朝忠突然开口道。

    “也许吧,”刘洪波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至于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再说,我也相信我的养父是出于好心。”

    “是的,这不是谁的错。”耿朝忠点头。

    “总之,我父亲死了之后,我又想起了小时候他对我的好,有段时间,我又换上了中国人的衣服,又开始学习汉语,也就是那时候,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她是奉天女校的学生,人很漂亮,说话也很大方,我好喜欢她,我热烈的追求她,直到她成了我的妻子,我们还有了一个孩子,我教他读书认字,日子过得可真是........”

    说到这里,刘洪波的脸上突然焕发出了一种夺目的神采,整个人也变得精神很多,但紧接着,他的眉头又纠缠起来,整个脸也变得特别狰狞可怖,双手更是握紧了拳头,那种择人而噬的样子,实在令人生畏——耿朝忠见状,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

    “刘兄,后面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

    “呼.......”

    刘洪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他伸出左手,拍了拍耿朝忠的手,看着耿朝忠的眼睛,低声道:

    “昭和的事情,不说也罢。”

    “是的,昭和是个不太好的年号。至少,昭和天皇所做的事情,和他的年号完全牛头不对马嘴。”耿朝忠附和道。

    “呵呵,”刘洪波被耿朝忠逗笑了,大声道:“何止是牛头不对马嘴,简直是狗屁不通!x他妈的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