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章 满地红
    转眼又是一个日出日落,临近当地时间傍晚时分,货轮终于抵达了本州岛的第三大城市大阪,大阪是本州客流和物流的集散地,十分繁华,船只刚一进港,鼎沸的人声就将整个货轮淹没,船舷上,耿朝忠正提着手提箱,和那位姓柳的同学站在一起,眺望着港口的风景。

    “一个多星期不沾地,我都有点迫不及待了!”柳同学兴奋的喊道。

    “学俊,船只到岸,也该到了我们说再见的时候了。”耿朝忠微微一笑。

    柳同学官名叫柳学俊,来日本是去东京铁道教习所学铁路技术的,不过耿朝忠却没有告诉柳学俊自己的真实目的地,对他宣称是在大阪下船逗留。

    柳学俊这一路上和耿朝忠厮混,关系倒是处的颇为不错,此时听到耿朝忠告别的话,也不由得有点恍然若失,不过他毕竟是少年心性,转眼间就又快活起来,笑道:

    “周大哥,大阪离东京不算远,你有空的话,可以去东京找我玩儿,你要到了,我请客!船上你可请我吃了不少东西。”

    “哈哈,那感情好,不过我在日本也呆不了多久,今天一别,以后恐怕很难见面,所以还是提前告个别比较好。”耿朝忠看着远方说道。

    “也是,”柳学俊难得的点了点头,诚恳的看着耿朝忠道:“那么周大哥,你真的不跟我留个联系方式?独在异乡为异客,有个照料总是好的。”

    “不必了,若是有缘,自会再见。”耿朝忠一笑,张眼望了望下面。

    船,已经靠岸了。

    顺着人流走下船,与柳同学挥手告别,耿朝忠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

    这次来日本,自己的公开身份是“金陵女子大学”的访问学者,目的地是在东京的“东京师范大学”,恰好与柳学俊同路,不过到了本州,耿朝忠就不再愿意和那个小伙子同行了——毕竟,自己来日本是有任务在身,下船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至少,要见一下“特务处”安排在大阪的联络人。

    大阪是本州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通往奈良和东京的客流集散地,任何情报机构,都会在这种重要的交通节点设有分支机构,特务处自然也不例外。

    出了港口,踏上有轨电车,耿朝忠很快来到了大阪中心的繁华地带——大阪城。

    大阪城位于大阪的中心,是大阪的象征,与名古屋城、熊本城并列为日本历史上的三大名城。气势恢宏的城门、高大陡峭的城墙及内外两道宽阔的护城河,十分壮观,但进了内城,却又是耳目一新——素枋插拱,灰旗坠地,各种寺庙民居不施重彩,素雅朴素,让耿朝忠有一种梦回唐宋的的恍如隔世之感。

    进城的时候下了一阵小雨,踏着青石板铺就的街道,穿过滴滴答答的屋檐头,耿朝忠终于来到了一处挂着“雑貨售卖”旗帜的小屋面前,犹豫着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

    店里只有一个身穿和服的四十多岁中年人,看到耿朝忠进来,双手抚腰,殷勤的鞠着躬。

    “我想买一套衣服,领子比较软和的那种。”耿朝忠试探着问道。

    “抱歉先生,我这里是杂货铺,虽然什么都有,可就是没有衣服,先生还是到前面的成衣店看看吧!”中年男子满脸遗憾的点着头,眼睛里闪过一道精光。

    “我去过成衣店了,可他们说我要的衣服只有你这里才有。”耿朝忠盯住了男子的眼睛。

    “这样啊,”中年男子唏嘘着,然后扭头东张西望了一番,这才拉了拉自己衣领,露出和服内部鲜红的内衬,回头道:

    “您看我身上穿的这件怎么样?”

    中年男子穿的是一件日式和服,不过却与平常的和服略微有点不同,虽然也是青白搭配,但里面的内衬,却是鲜艳的红色,这在讲究素雅的和服里面可是非常少见的。

    看到中年男子拉开衣领,耿朝忠眼睛顿时一亮,开口道:“不错,就是您身上这件!”

    那男子笑了,他仔细打量了耿朝忠几眼,面色蓦然一肃,开口道:

    “里边请!”

    耿朝忠点点头,快步走向了里间,那中年男子却走向了店外,在门口挂了一个“盘点”的牌子,这才关住门,快步走回了屋里。

    “青天白日满地红,我从南京来。”耿朝忠微笑着向男子伸出了手,口中的日语也切换成了汉语。

    “一路辛苦了,老板早就说你要来,我等了好几个月,还以为任务取消了呢!”那名男子微微欠着身,言行举止还带着明显的日式风格,显然,他在大阪呆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家里出了点小事,耽误了一段时间,实在不好意思了。”耿朝忠也微微欠身——入乡随俗,从现在开始适应日本生活也不错。

    那男子看着耿朝忠的举动,不由得呵呵一笑,直起了身子,舒了舒懒腰,笑道:“成天装日本人,比他妈孙子还累,今天见了家里人,终于又可以做中国人了,对了,我就是刘洪波。”

    “果然是刘站长,对了,您是东北人?”耿朝忠听出了男子的口音。

    “是啊,”中年男子刘洪波叹了口气,眼里悲色一闪即逝,“山河破碎,故土沦陷,家中妻小死于日人之手,可惜我又手无缚鸡之力,只能呆在日本,做个假东洋鬼子了!”

    “会过去的,”耿朝忠同情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周围打量了一下,诧异道:“这里就你一个人?”

    “对,就我一个,”男子笑了笑,“怎么,你以为我们特务处的大阪分站很大?或者,以为我这个刘站长手底下还管着百十号人?”

    “哈哈!”耿朝忠笑了。

    代老板这些年,在南洋、日本、苏联都设置了一些分站,原以为,就算特务处成立时间不久,但毕竟是中国数一数二的特务机构,大阪这么重要的城市,多少也该有个三四个人,没想到竟然这么小,小到竟然只有一个人!

    “经费有限,哪能浪费在我这种不着四六的闲地方,如果不是为了方便联络和安排一些后路,这一个人都嫌多了,”刘洪波哈哈一笑,看上去很是豁达,他抬起手,给耿朝忠沏了一杯茶,正容道:

    “您这次来,要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