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三三五章 任务

第三三五章 任务

    华元商社。

    处座坐在一张宽大的八仙桌后面,一边慢条斯理的饮茶,一边观察着窗外的动静。

    十分钟后,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了商社门口,车门打开,唐纵从前面走了出来,殷勤的拉开了后门,将一个身材娇小的百褶裙女子迎了出来,而另一边,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轿车旁。

    耿朝忠!

    处座的眼睛一咪,嘴角微微翘起——对这个下属,他是很满意的,尤其是在耿朝忠坦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

    视线里,那名身材娇小的女子正和唐纵寒暄,举止雍容有礼,一看就出身优渥,家教良好,处座微微点着头,从旁边拿起一个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耿朝忠的神色。

    耿朝忠眼角含笑,视线须臾不曾离开他的妻子,偶尔也会微微侧头,这是在打量周围的环境,他走到妻子的身边,两人相视一笑,显然,情感甚笃。

    但是,处座的表情,却凝重起来。

    片刻后,楼梯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敲门声响起,唐纵领着耿朝忠走了进来,交待了一句后,马上退了出去。

    “刚才那个,就是赵可桢的女儿?”处座微微欠身,看着耿朝忠。

    “是的,正是贱内。”耿朝忠脸上露出几分笑容。

    “大家闺秀,有几分姿色,老六,你运气不错。”处座笑了。

    “都是处座给的福分。”耿朝忠也笑了。

    “嗯,”处座缓缓点头,“北平的事情,你都安排好了?”

    “好了,暂时交给王剑秋负责,他为人谨慎,在北平时间也不短了,足可胜任。”耿朝忠说道。

    “放心,是人才,我自然会重用,再说,我也相信老六你的眼光。”处座微微一笑,指了指对面的座位,“坐吧,我们之间不用客气。”

    耿朝忠一笑,坐了下来。

    “你去日本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处座手中的茶盖轻轻的摩擦着茶盏,“像你建议的一样,我会以调查红党和苏联间谍的名义,派你到日本公干,你公开的身份还是金陵女子大学的周宣和周教授,这几天,你就先在女子大学授课,做好背景掩饰,一旦时机成熟,你就可以以留日学者的身份前往日本。”

    “明白,”耿朝忠点了点头,“不知道鱼饵准备的如何了?”

    “我物色了一个合适的人选,这些天也做了些准备,”处座点了点头,眼光看向里间,高声道:

    “罗艺,你出来吧!”

    里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梳着七分头的长袍男子走了出来,此人乍一看相貌堂堂,不过脸上那谄媚的笑容却顿时将仅有的几分气质搞到一分也无,他先给处座鞠了一个躬,又给耿朝忠敬了一个礼,谄笑道:

    “方科长,别来无恙。”

    “是你啊!”耿朝忠看了面前的这个罗艺一眼。

    此人,是红党以前上海站的负责人,前几年沈醉破获上海地下党组织,此人被捕叛变,当时还是自己亲自审讯的他,想不到,现在会出现在这里!

    “罗艺弃暗投明以后,上了红党的黑名单,这几年一直不敢在上海露面,不过这回去日本,我马上就想到了他,”旁边的处座简单的介绍着罗艺的情况,“罗艺是以前留苏的高材生,俄语不错,日语也有一定基础,既熟悉苏联的内部情况,又有底子,执行这次任务,再合适也没有了。”

    “处座知人善任,罗先生确实是不二人选。”耿朝忠微微欠身道。

    “计划是这样的,”处座的手指头微微敲着桌面,“罗艺到南京后,因为不受重用,所以心生怨怼,利用职务之便,盗窃了我们国防部二厅的机密文件,打算携文件潜逃出国。我给你的任务,就是追查他的下落,将他押解回国。”

    “好,”耿朝忠点了点头,“他的目的地呢?”

    “目的地有两个,一是苏联,二是日本,”旁边的罗艺插话了,“我在南京认识一个俄国商人,我会把这个消息通过这个俄国商人传给苏联方面,等到接头的时候,处座会派人拦截,我走投无路之下,只能投奔日本驻南京领事馆。”

    “明白了,”耿朝忠点了点头,“处座的意思,是想让日本人将罗先生护送出国?”

    “是,方科长慧眼如炬,”罗艺恭维了一句,继续说道:“处座的意思,是先通过和苏联人的交易,吸引日本人的注意,这样,一方面可以消除日本人的怀疑,另一方面,也能让日本人对这份情报引起重视。”

    “那,情报是什么?”耿朝忠问道。

    “是我们中央政府几个新编德械师的装备,火力和编制情况,这也是日本人最想要的东西,”处座接过了口,“至于内容,除了后几页盖有国防部公章的文件,剩下的内容,已经被罗艺全部记在了脑子里。”

    “罗先生博闻强记,佩服佩服。”耿朝忠的目光看向了罗艺。

    “方科长谬赞了,这是小事,不值一提。”罗艺连忙谦逊,不过眼神里还是带了几分自矜之色。

    “只让罗艺那残缺文件的目的,是防止日本人过河拆桥,拿了文件直接灭口,所有内容,罗艺会在到达日本后再告知日本人。”处座在旁边补充道。

    “处座计划周密,卑职佩服。”耿朝忠连连点头。

    “好,罗艺你先出去吧,我和方科长还有话要谈。”处座点了点头,示意罗艺出去。

    罗艺连忙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方途,你觉得,我这个计划怎么样?”等到罗艺走出去,处座眼睛微微一咪,看向了耿朝忠。

    “很好,很好,只是这个罗艺........”耿朝忠看了看罗艺出去的方向。

    “不用担心,到了日本,你可以.......”处座抬起手,向下一劈。

    “明白。”耿朝忠笑了。

    “这个家伙,很不可靠,”处座也冷笑了一声,“他以前在红党的地位不低,到了我们这里,哪有什么高官厚禄给他?我早就听说,他喝醉酒后口出不逊之言,这种废物,留着也是无用,倒不如废物利用一下。”

    “那情报内容呢?”耿朝忠又问道。

    “真的,不过,德械师的编制标准是会变化的,我们不怕他泄密,”处座笑了,“当然,追杀罗艺,不足以让你长期留在日本,你当然还有第二个任务。”

    “第二个任务?”

    “不错,”处座点了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相片,往前一推道:“你去日本,重点是找这个人。”

    耿朝忠接过相片,注视着相片里的这个人。

    高鼻,深目,面带微笑。

    佐尔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