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三章 王剑秋的担忧

第二三三章 王剑秋的担忧

    “你这个混蛋,你这个阴谋家,你到底是谁?”白目呢喃着,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只是凭本能问出了这一句话。

    “中国人。”

    耿朝忠说出了三个字。

    “你,你,你.........”

    白目不再说话,他高举的手开始慢慢放松下来,耿朝忠不敢怠慢,迅速搜索着白目的全身,没多久,就从他的身上搜出一粒胶囊,微微一笑后,塞入了白目的口中。

    没用几秒钟,白目的沉睡的脸庞突然一僵,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耿朝忠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开着车又走了几步,趁着四周没人,一把将白目推下车,只听噗通一声,后面传来了重物坠地的声音。

    用不了多久,白目的尸体就会被发现——耿朝忠的眼睛里精光闪烁,又仔细回想了一遍整个行动的所有细节,这才加快了速度,迅速扬长而去........

    数分钟后,耿朝忠的车出现在了耿老头的杂货铺边,王剑秋正站在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耿老头闲聊,听到外面鸣笛,连忙走了出来,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

    “白目死了?”王剑秋刚上车,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死了。”耿朝忠点点头,“刚才做的不错。”

    “六哥,您实在是........”

    王剑秋看着耿朝忠的侧脸,脸上交织着钦佩和畏惧的表情。

    “怎么?你是觉这次的任务有什么瑕疵吗?”耿朝忠斜眼看了王剑秋一眼。

    “没有没有,很完美,”王剑秋赶紧摇头,“我是由衷的钦佩六哥,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么完美的计划,您是如何想出来的。”

    “完美吗?不完美,”耿朝忠自问自答,“如果川崎不上钩,或者根本不愿意出现在伊尔乐沙龙,那这个计划根本就无从执行。”

    “但是您一定会有另外一个计划。”王剑秋补充道。

    “说的不错,”耿朝忠笑了,“但总之,这个世界上从没有完美的计划,因为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比如说,这次的计划里,竹内曾经有机会救出川崎,如果他真的救出了川崎,那虽然他们最终还是会死,但计划就失败了。”

    “嗯.”王剑秋在低头沉思,川崎如何死的,耿朝忠曾经说过,确实,竹内在水中的时候,确实有机会救出川崎,这也是整个计划中唯一不好掌握的一点,万一竹内天赋异禀水性惊人,那还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那,白目呢?如果白目并没有打算杀死竹内,我们怎么办?”王剑秋突然又想到了一点。

    “没关系,即使白目不去,我也会打电话约他去竹内的寓所,”耿朝忠笑了,“竹内在沙龙那么久,我简单模仿几句他的口音并不难,当然,这就又多了一层变数,成功的几率又会再次降低。”

    “属下佩服的五体投地。”王剑秋终于心悦诚服。

    计划周密,凡行动皆有预案,这在六哥的这次行动中可以说体现的淋漓尽致,而六哥的深谋远虑,却更让王剑秋的内心悸动不已。

    在这么一个机警无比,心思细密的人身边呆了这么久,自己红党的身份,是否已经被发现了?

    王剑秋的心,突然变得忐忑起来。

    “好了,此事已了,我在北平的日子也屈指可数了。”耿朝忠却似乎没有察觉王剑秋的所思所想,自顾自的说道。

    “去哪里?”王剑秋从沉思中惊醒。

    “你问多了,”耿朝忠一笑,“总之,我走之后,北平的这一摊子就会交到你手里,以后你可得多上点心,千万不要做出让弟兄们心寒,无法服众的事情来,到时候,即使是有人帮你,这个位置你也呆不久。”

    “上面应该会再派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耿朝忠说要走,王剑秋竟然松了一口气。

    “不会,处座现在没有合适的人选,”耿朝忠的眼睛投向了南边,“更何况,你是黄埔出身,根子不差的,这几年资历上也有积累,处里比你合适的人并不多。”

    “难,我只是个上尉。”王剑秋摇了摇头。

    “对,我忘了,”耿朝忠摸了摸脑袋,“我会向处座推荐你,你是处里的老人了,这回升衔应该有你。”

    “卑职的一切都是六哥给的,是不是升官,卑职不在乎,”王剑秋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耿朝忠,“六哥,你真的要走?”

    “处座的安排,具体还没定,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耿朝忠也看着王剑秋,眼神里透着上级对下级的关怀,“还有,前期可能是陈恭树统管华北大局,你可能临时受他节制,你注意着,不要太示弱,你是我的人,对陈恭树尊重即可,犯不着委屈求全。”

    “卑职明白。”王剑秋连忙点头。

    “陈恭树此人,外热内冷,表面热络,但原则和尊卑分得很清楚,同时呢,他骨子里有一股傲气,你如果一味顺着他,他反而看不起你,到时候少不了给你小鞋穿,这里面的度,你要把握好。”耿朝忠斟酌着言辞。

    “卑职明白,感谢六哥提点,我知道怎么做。”王剑秋面露感激,六哥交待这么细密,那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心腹来看待,王剑秋不能不有感于心。

    “好了,”耿朝忠找到个地方,把车停了下来,“你下去吧,万一有什么事,你知道怎么联系我。如果联系不上,那就只有忍耐。”

    王剑秋点点头,迈步往下走,刚走了一步,又停下了脚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着耿朝忠,犹豫道:

    “六哥,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你能否对我网开一面?”

    “我会给你三次机会,不过你已经用过两次了。”耿朝忠看着王剑秋道。

    “两次?”

    王剑秋有点迷茫,他想来想去,只有前段时间吃喝嫖赌那一次,不过他马上醒悟过来,也许还有婚礼那一次。

    “对,两次,我没记错,”耿朝忠看着王剑秋的眼睛,挥挥手道:

    “好自为之吧!”

    王剑秋终于回过头,消失在了路边。

    耿朝忠叹了口气,点起一根烟,看着王剑秋离去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有点踌躇。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他对王剑秋,是有同胞之谊和同志之情的,但,万一真的到了那一刻,自己是否能再给王剑秋一次机会?

    耿朝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