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二章 你满意吗?

第二三二章 你满意吗?

    “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群人不甘示弱的反问道。

    “我是........”白目刚要张口回答,可一想到现在的情况,话说了半截,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别理他,我们进去看看!”几个人就要一拥而入。

    “不行!”

    白目一下子拦在了门口——刚出门的时候,看到这么多记者,他下意识的想要夺路而逃,但现在他意识到,绝不能让这些人看到死了的竹内!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我是华声日报的记者,刚才接到竹内先生的电话,说他有危险,请问,竹内先生在里面吗?!”一名记者警觉的看着白目。

    记者?

    白目打量着眼前的七八个人,个个穿着西服马甲,油头粉面,手里或长或短的拿着各种相机,不是记者,还能是谁?

    “我是‘快报’的记者!也接到了电话!”

    “我是东亚日报的!”

    “这位先生,你到底是谁?竹内先生到底在不在里面!”

    .......

    “在......不在!”

    白目一边硬着头皮否认,一边努力的整理着思路,事情如此突然,他平时从事的又是半文职的工作,一时之间还真是慌了手脚。

    “到底在不在?你到底是谁?!”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难道对竹内先生产生威胁的人就是你?”

    一看白目言语闪烁,说话吞吞吐吐,所有人都看出了异常,大家围住白目,七嘴八舌的质问起来——眼前这个人一看就鬼鬼祟祟,不是心里有鬼,还能是什么?

    眼看着自己成了凶手,白目也急了,他猛地掏出手枪,大吼一声道:

    “都给我闭嘴,听我说!”

    看到白目掏出了手枪,几名记者顿时一惊,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场面一下安静起来。

    白目终于定下了心神,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开口道:

    “我是北平宪兵队白目少佐,也是竹内君的朋友,他,他没事,正在睡觉,大家千万不要打扰他,等他醒来,自然会出来和大家见面,还有,我也是刚刚听说竹内君有危险,所以才过来探望他的。大家难道不相信我吗?”

    “只要我们见到竹内先生,自然就会相信你。”

    一名记者盯着白目手里的手枪,怯生生的说道。

    “这个.........”白目皱了皱眉头,思路逐渐清晰,“竹内先生生了重病,确实有点危险,短时间内不宜外出,更不宜见客,我刚才看了一下,他得的好像是‘天花’,我劝大家最好也不要进去。”

    “天花?”

    几个人一听,又往后退了几步,个个用谨慎的眼神打量着白目,似乎这个人身上也带了某种危险性。

    “是的,天花,”白目福至心灵,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机智,他板了板脸,故作严肃的说道:“所以我刚才才劝大家不要进去,毕竟这个病会传染,所以大家最好不要以身犯险,等医生来了,我们再.......”

    “竹内死了!”

    正当白目侃侃而谈的时候,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吼,紧接着,洋房的后窗处又传出一个声音:

    “窗户打开了,竹内死了,大家快过来看啊!”

    场面一下子炸开了,白目一愣神之间,再也控制不住场面,领头的一个记者一把推开他,快步冲进了房中,紧接着,所有人一拥而上,竹内的公寓顿时被挤的水泄不通。

    “完了......”

    看着眼前这一切,白目的脑袋顿时一阵晕眩。

    ........

    “这就是白目?”

    不远处的一辆轿车里,尔笙好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是,他是来杀竹内的。”耿朝忠冷冷的看着狼狈不堪的白目。

    “白目为什么要杀竹内?”尔笙有点迷惑。

    “原因很复杂,事实上,我也不确定他一定会杀竹内,”耿朝忠静静的注视着远处的白目,“不过他来不来都无所谓,如果他不来,我自然还有别的办法把锅扣在他的头上,但他既然来了,那当然是抓个现行最好。”

    “这些人是你叫来的?”尔笙终于有点明白了。

    “嗯,”耿朝忠点了点头,“刚才我接电话的时候,顺便让人打了个电话,冒充竹内的名义,通知报社记者过去。”

    “竹内真的死了吗?”尔笙又问道。

    “死了。”耿朝忠回答。

    “这,竹内好像很无辜,他什么坏事也没做。”尔笙的眉头皱了起来。

    “也许吧,”耿朝忠掉转头,认真的看着尔笙清澈的眼睛,“这个世界上无辜的人太多了,不过,暂时不包括现在为日本政府服务的这些日本人。”

    “那,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尔笙低下头,算是勉强接受了耿朝忠这个说法。

    “干什么,当然是去把白目接走,你没看,他现在很尴尬吗?”耿朝忠指了指正站在门口,手足无措的白目。

    “我就不去了,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尔笙看着耿朝忠,“我总觉得,你不是一个好人。”

    耿朝忠啼笑皆非,不过想了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是推开了车门,示意尔笙下去。

    等尔笙走下车,耿朝忠快速把车开到了竹内公寓的门口,摇开半个车窗,漏出半边脸,向着正在发愣的白目打招呼道:

    “白目君,快走啊,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一会儿警察来了就说不清了!”

    白目顿时恍然大悟,赶紧跑到耿朝忠的车前,拉开副驾驶的位子坐了进去,耿朝忠摇上车窗,快速发动了汽车,一边往僻静的地方开,一边从车座位旁边顺手拿起一瓶水递了过去,满脸关切的说道:

    “白目君,你的脸色太难看了,赶紧喝点水压压惊。”

    “好!”

    白目正感到口干舌燥,看到耿朝忠递水过来,赶紧端起瓶口喝了一口,一口还不满足,索性仰起脖子,将一瓶水喝了个一干二净。

    “好喝吗?”耿朝忠突然停下车,似笑非笑的看着白目。

    “搜打.........”

    白目下意识的答应着,抬头看了耿朝忠一眼,只一眼,他就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恶意,因为耿朝忠的眼睛里,再也没有关切,反而是一种很奇怪的眼神,这种眼神........

    怜悯!

    对,是怜悯,就像一个人无意中踩死一堆蚂蚁的那种眼神。

    “你,你,你........”

    白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瞪住了耿朝忠。

    “你还算没有笨到家,不过你想到的也太迟了,”耿朝忠呵呵笑着,“不,不算太迟,不早不晚,刚刚好。”

    白目的脑袋已经开始昏沉,他不知道,这个魔鬼一样的家伙到底在刚才那瓶水里下了多少药,他勉强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耿朝忠,似乎要记住他的面容。

    “别看了,都是我干的,杀死川崎的人是我,杀死竹内的人也是我,当然,最后杀死你的人,还是我,”耿朝忠微笑着看着白目那已经咪成一条缝的眼睛,“不过,你们死的都很合理,不是吗?”

    “八嘎!”

    白目愤怒了,愤怒让他的脑袋变得清醒了一点,他奋力扑上来,想要将耿朝忠压住,但早有准备的耿朝忠一把抓住了他的双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白目杀死竹内事发,畏罪自尽,白目君,我为您安排的这个结局,您还满意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