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二六章 沉醉不知归路(四)

第二二六章 沉醉不知归路(四)

    另一边,川崎和司机柳川正扶着死猪一样的竹内走向了轿车,不知道是竹内太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川崎总觉得浑身乏力,好不容易挨到了车前,柳川刚拉开车门,川崎就一头栽进了后座,气喘吁吁的靠在了座椅上,脸上豆大的汗珠掉落下来。

    “课长,您怎么了?”柳川发现了异常,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的头有点晕。”川崎使劲的摇了摇头。

    “您稍微忍耐一下,我马上开回驻地。”柳川将竹内安顿好,快速发动了汽车。

    “嗯。”川崎闭着眼睛,只感觉困倦欲死,甚至连意识都有点模糊,他努力挣扎着,从后排拿出一个军用水壶,倒出一捧凉水,往脸上抹了一把,这才清醒了不少。

    “柳川,你今天有没有喝沙龙里的东西。”川崎长出了口气,问前面开车的柳川。

    “没有,属下执行任务时,滴水不沾。”柳川回答。

    “那还好,”川崎松了一口气,“快点开,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柳川警惕起来。

    “我喝的茶里好像有问题,”川崎又使劲掐了自己一把,努力维持着清醒的意识,“还有,白目平时这么谨慎,怎么可能喝醉?”

    “那周老板在酒里下药?”柳川睁大了眼睛,“他怎么敢?!”

    “这个周老板有问题。”川崎使劲的掐着自己的手臂,他就算是傻子,也能感觉到出了问题——自己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犯困,更何况,自己今晚除了刚开始和竹内喝了一点酒,后来喝的根本都是茶水,除非别人在自己的茶里下了药,否则绝不会有任何可能!

    柳川没有回答,车子开的更加快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周老板有什么阴谋,但只要回到驻地,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但只是片刻后,柳川的表情就凝固了,他感觉到,车子正在逐渐减速。

    “课长,车子好像没油了!”柳川神情有点紧张。

    “我知道。”川崎也感觉到了异常,他回头看了看窗外,四处林木森森,黑漆漆的一片,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车子越来越慢,又走了几步,“嗤”的一声,索性熄了火。

    柳川再也忍耐不住,从怀里摸出一把手枪,就要推门出去。

    “别出去,也别下车,就在车里,我们哪儿都不去!”川崎强忍着困意,命令道。

    “课长,我们待在这里是等死,敌人既然布下了圈套,肯定是要把我们围歼在这里!”柳川回过头,焦急的看着川崎说道。

    “小心!”

    川崎却没有回答,因为,他看到一个巨大的黑影,像蝙蝠一样笼罩了轿车的整个前窗!

    哗啦!

    前窗碎成粉末,听到动静的柳川刚回过头,手枪就被击落,紧接着,一记冲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太阳穴上,柳川瞬间失去了所有意识,一声不吭的倒在了驾驶位上。

    “周老板,果然是你!”

    强烈的恐惧下,川崎的大脑终于清醒,他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不由得惊呼出声。

    “呵呵,是我,”耿朝忠阴阴的笑着,扳开柳川的嘴巴,熟练的喂柳川喝下了一些东西,然后才目不转睛的看着川崎,笑道:

    “川崎君,我早就告诉过你,只带一个人是不够的。”

    “为什么,你到底是谁?”川崎狠狠注视着耿朝忠,右手却不动声色的摸向了腰间。

    “你是在找这个吧?”

    耿朝忠拿出一样东西,在川崎面前晃了晃。

    “你......”

    川崎已经摸到腰间空无一物,再看看耿朝忠手里的,正是自己那把心爱的袖珍南部手枪。

    “在我们喝茶的时候,你的手枪就已经到了我的手里,怎么样,我的茶滋味还不错吧?”耿朝忠呵呵笑着。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川崎色厉内荏的看着耿朝忠。

    “当然知道,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我要把杀死赵可桢的凶手千刀万剐,难道川崎君你没听到吗?”耿朝忠冷笑。

    “赵可桢的死和我无关!”川崎脸上满是被冤枉的愤怒。

    “我认为和你有关,刚才你的表现也已经说明了一切,”耿朝忠冷冷的看着川崎,“再说了,我也不认为,杀死一个日本人,需要什么理由。”

    川崎沉默了,他已经明白,对方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也不需要自己的承认,他必须想办法,尽快逃离这里!

    川崎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如果,对方是一个人的话,自己是否可以跳车离开?

    “你准备今天的事情,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川崎的大脑在飞速运转,试图拖延时间。

    耿朝忠却没说话,他将柳川推到一边,脚底一踩,发动了汽车。

    “这......”川崎愣住了。

    刚才汽车明明已经熄火,这耿朝忠是怎么发动的?现在,还怎么跳车离开?自己跑步,无论如何也快不过四个轮子!

    “很简单,”耿朝忠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川崎的动静,一边熟练的驾驶着汽车,显示出极为娴熟的驾驶技巧,“我只是在汽车的排气管动了点小小的手脚而已,在我上车之前,故障已经排除。“

    说完,耿朝忠拧了拧脖颈,惋惜道:“好久不动手,身子都生疏了,爬了一阵车底,居然有点不舒服。”

    “你要带我去哪儿?”

    川崎看到耿朝忠驾着车,正驶向偏僻的郊区,心里不由得恐惧更甚,再看了一眼旁边死猪一样的竹内,更是愤恨不已。

    要不是这个家伙,今天自己怎么可能落到这种险境!

    “东湖,”耿朝忠笑眯眯的回头看了川崎一眼,“那是我为你安排的墓地。”

    “周先生,我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再说了,赵可桢先生真的不是我杀的,他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朋友,我杀他干什么?周先生,您想要什么,现在都可以说,要钱,要权,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满足!“川崎飞快的说着。

    “我是复兴社的人,现在北平站的站长。”

    耿朝忠的一句话,迅速让川崎闭上了嘴。

    但是转眼间,川崎又开口了,“周先生,如果您是复兴社的人,那就更不应该杀我,要知道,我们和贵国现在正处于和平时期,您在这时候杀了我,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我不相信,您这次的行动出于代老板的命令。”

    “武藤也是我杀的。”

    耿朝忠嘴里又蹦出几个字,川崎再次哑口无言。

    “武藤是武藤,当时的情况和现在不一样,当时贵我两国正在交战,各为其主,互相刺杀实属平常。”川崎嘴唇干涩,又说出一句话。

    “我还有一个身份,我是红党。”耿朝忠又开口了。

    “你!”

    川崎张大了嘴,他已经穷尽了自己的所有思维和想象,没想到,对面这个人的回答,却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继续说,我对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很感兴趣。”耿朝忠笑了,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川崎的脸色。

    川崎不再说话,他口中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显然,耿朝忠的言辞让他失去了方寸,又过了很久,在耿朝忠玩味的目光中,川崎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张大嘴,怒喝道:

    “这不可能!你在骗我!”

    “哦?为什么不可能?”耿朝忠停下了车。

    东湖已经到了。

    “这,这,这.........”

    川崎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是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红党无孔不入,派遣人手潜入南京内部,这是再司空见惯没有的事情了!

    “川崎君,你说,我有什么必要骗一个已经要死的人?”耿朝忠笑了,然后快步走下了轿车。

    “出来吧,这里山清水秀,风景秀丽,是个葬身的好地方,你应该感谢我。”耿朝忠轿车的后排,提示道。

    “我,我不出去。”

    川崎的嘴唇在打颤,他知道,一旦出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等着自己。

    ps:

    稍后更改替换,还有2000字。

    川崎已经摸到腰间空无一物,再看看耿朝忠手里的,正是自己那把心爱的袖珍南部手枪。

    “在我们喝茶的时候,你的手枪就已经到了我的手里,怎么样,我的茶滋味还不错吧?”耿朝忠呵呵笑着。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川崎色厉内荏的看着耿朝忠。

    “当然知道,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我要把杀死赵可桢的凶手千刀万剐,难道川崎君你没听到吗?”耿朝忠冷笑。

    “赵可桢的死和我无关!”川崎脸上满是被冤枉的愤怒。

    “我认为和你有关,刚才你的表现也已经说明了一切,”耿朝忠冷冷的看着川崎,“再说了,我也不认为,杀死一个日本人,需要什么理由。”

    川崎沉默了,他已经明白,对方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也不需要自己的承认,他必须想办法,尽快逃离这里!

    川崎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如果,对方是一个人的话,自己是否可以跳车离开?

    “你准备今天的事情,应该不是一天两天了吧!”川崎的大脑在飞速运转,试图拖延时间。

    耿朝忠却没说话,他将柳川推到一边,脚底一踩,发动了汽车。

    “这......”川崎愣住了。

    刚才汽车明明已经熄火,这耿朝忠是怎么发动的?现在,还怎么跳车离开?自己跑步,无论如何也快不过四个轮子!

    “很简单,”耿朝忠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川崎的动静,一边熟练的驾驶着汽车,显示出极为娴熟的驾驶技巧,“我只是在汽车的排气管动了点小小的手脚而已,在我上车之前,故障已经排除。“

    说完,耿朝忠拧了拧脖颈,惋惜道:“好久不动手,身子都生疏了,爬了一阵车底,居然有点不舒服。”

    “你要带我去哪儿?”

    川崎看到耿朝忠驾着车,正驶向偏僻的郊区,心里不由得恐惧更甚,再看了一眼旁边死猪一样的竹内,更是愤恨不已。

    要不是这个家伙,今天自己怎么可能落到这种险境!

    “东湖,”耿朝忠笑眯眯的回头看了川崎一眼,“那是我为你安排的墓地。”

    “周先生,我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再说了,赵可桢先生真的不是我杀的,他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朋友,我杀他干什么?周先生,您想要什么,现在都可以说,要钱,要权,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满足!“川崎飞快的说着。

    “我是复兴社的人,现在北平站的站长。”

    耿朝忠的一句话,迅速让川崎闭上了嘴。

    但是转眼间,川崎又开口了,“周先生,如果您是复兴社的人,那就更不应该杀我,要知道,我们和贵国现在正处于和平时期,您在这时候杀了我,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我不相信,您这次的行动出于代老板的命令。”

    “武藤也是我杀的。”

    耿朝忠嘴里又蹦出几个字,川崎再次哑口无言。

    “武藤是武藤,当时的情况和现在不一样,当时贵我两国正在交战,各为其主,互相刺杀实属平常。”川崎嘴唇干涩,又说出一句话。

    “我还有一个身份,我是红党。”耿朝忠又开口了。

    “你!”

    川崎张大了嘴,他已经穷尽了自己的所有思维和想象,没想到,对面这个人的回答,却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

    “继续说,我对你还能说出什么话来,很感兴趣。”耿朝忠笑了,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川崎的脸色。

    川崎不再说话,他口中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显然,耿朝忠的言辞让他失去了方寸,又过了很久,在耿朝忠玩味的目光中,川崎终于忍不住了,他猛地张大嘴,怒喝道:

    “这不可能!你在骗我!”

    “哦?为什么不可能?”耿朝忠停下了车。

    东湖已经到了。

    “这,这,这.........”

    川崎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是的,没有什么不可能,红党无孔不入,派遣人手潜入南京内部,这是再司空见惯没有的事情了!

    “川崎君,你说,我有什么必要骗一个已经要死的人?”耿朝忠笑了,然后快步走下了轿车。

    “出来吧,这里山清水秀,风景秀丽,是个葬身的好地方,你应该感谢我。”耿朝忠站在轿车的后排,提示道。

    “我,我不出去。”

    川崎的嘴唇在打颤,他知道,一旦出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等着自己。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