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二五章 沉醉不知归路(三)

第二二五章 沉醉不知归路(三)

    说到情报,川崎突然警醒了一下——这周先生刚才的话,到底是无意还是有意?他本人就是一个情报贩子,怎么会向自己求教?

    莫不是他已经知道了是自己杀死的赵可桢,这才当面侮辱自己?

    想到这里,川崎的脸色突然有点难看,他狐疑的看了耿朝忠一眼,却发现耿朝忠的表情一脸无辜,不仅无辜,还带着几分诚恳。

    “周先生,时候不早了,我想,您该把您的礼物亮出来了吧?”川崎勉强压抑住心头的怀疑,开口问道。

    “这才不到九点,您何必着急?”耿朝忠看了看表。

    “鄙人工作繁忙,回去还有事要做。”川崎的脸上带了几分严肃。

    “别急,再等等,再等一个钟头,那时候,我送您的礼物就到了。”耿朝忠言辞恳切的解释道。

    “好,那我就再等一个钟头。”川崎点了点头。

    坐下来,耐着性子,两人又开始闲聊,不过这回周先生没再扫兴,开始说一些奇闻异事,偶尔还透露出一些欧洲的秘闻,时间倒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之间,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钟。

    “周先生,这回时间差不多了吧!”川崎指了指手表。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您稍候,我去去就来。”耿朝忠一笑,站起身往外走。

    川崎点点头,不由的打了个哈欠——今天这是怎么了,不到十点钟就开始犯困,要知道,自己平日里连续工作到晚上一点钟都不会觉得困倦,看来,这种地方实在是太消磨人的意志了!

    看耿朝忠走出去,川崎也站了起来,看了看窗外——舞场里的人依然疯狂,甚至有不少人已经醉倒在了舞场边,但场上跳舞的那些洋人却依然兴奋,似乎永远不会感到疲倦。看来,不到12点免费时间结束之前,这种狂热的气氛不会有任何改变的了。

    川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之意,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有什么好?

    正寻思间,走廊里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川崎向外望去,看到自己的司机扶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竹内。

    竹内双眼痴痴呆呆,满脸酒气,一看就是喝了很多酒,司机扶着他走进屋子,还没等川崎说话,竹内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川崎无奈,看了看外面,那周先生还没有来,川崎有点不耐烦,一般都说客随主便,主从客意,可这周先生今天,似乎处处都对自己透着怠慢——如果这是欲擒故纵招徕客人的手段也就算了,可要是不是,那.......

    川崎越想越不对头,再次向外面张望了一下,问司机道:“白目呢?让他过来见我。”

    “报告课长,白目回去了。”司机答道。

    “回去了,什么时候回去的,我怎么不知道?”川崎面色一变。

    “他喝醉了,被这里的看场送回去的,我看到您和周先生聊的正开心,不敢打扰,就任由他走了。”司机脸色忐忑的回答。

    “八嘎,你为什么不早说?!”川崎狠狠的瞪了保镖一眼。

    “这......”

    司机低下头,不敢再回答。课长让白目自由活动,他是听到了的,但白目喝醉却是始料未及,自己和白目关系不错,所以当时就想顺水推舟的为白目遮掩一下,没想到.......

    “走,我们走。”

    川崎越来越觉得不妥,虽然这几件事情单独看都没什么问题,舞场里醉倒在地的醉汉也不少,可自己身边,白目喝醉,竹内也喝醉,就剩下了自己和司机,还是让他感到了不安。

    “不等那位周先生了?”司机问道。

    “不等了,我们立即回去。”川崎当机立断,起身往外走。

    司机答应了一声,开始搬动竹内的身体,川崎厌恶的看了如死猪一般的竹内一眼,冷声道:

    “别管他,我们自己走!”

    “好!”司机答应了一声,跟着川崎走出了门外。

    两人正要下楼,旁边一位领班打扮的人走了过来,恭敬道:“两位,屋里还有一位客人,请您带走,我们这里不过夜的。”

    川崎无奈的看了屋子里的竹内一眼,只好命令司机把竹内又架了出来,三个人开始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看到三人两个竖的一个横的走出去,那领班打扮的年轻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快步走回到旁边的一处屋子里,低声道:

    “六哥,他们走了。”

    “好,”旁边屋子里坐着的,正是耿朝忠,他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将对着金色喇叭的一台留声机打开,那留声机里面顿时响起了自己的声音:

    “先生们,女士们,我是伊尔乐沙龙的‘老周’,现在,由我为大家演唱一首歌曲,名字叫今夜无人入睡,谢谢大家!”

    留声机发出的声音通过喇叭传遍了整个舞场,舞场里立刻沸腾起来——老周亲自演唱,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耿朝忠微笑着点了点头,任由喇叭里的歌声开始回荡,然后指了指王剑秋说道:

    “你守在这里,扮成我的样子,注意,一定要让窗户外的人看到我的身影,还有,我没回来,谁都不准进这个屋子,明白了吗?”

    “明白!”王剑秋快速答应下来。

    “呵呵呵,”耿朝忠冷笑着,走到屋子里一处圆形地板上面,轻轻一推,下面立刻出现了一根钢管,耿朝忠顺着钢管一滑而下。

    司机答应了一声,开始搬动竹内的身体,川崎厌恶的看了如死猪一般的竹内一眼,冷声道:

    “别管他,我们自己走!”

    “好!”司机答应了一声,跟着川崎走出了门外。

    两人正要下楼,旁边一位领班打扮的人走了过来,恭敬道:“两位,屋里还有一位客人,请您带走,我们这里不过夜的。”

    川崎无奈的看了屋子里的竹内一眼,只好命令司机把竹内又架了出来,三个人开始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看到三人两个竖的一个横的走出去,那领班打扮的年轻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快步走回到旁边的一处屋子里,低声道:

    “六哥,他们走了。”

    “好,”旁边屋子里坐着的,正是耿朝忠,他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将对着金色喇叭的一台留声机打开,那留声机里面顿时响起了自己的声音:

    “先生们,女士们,我是伊尔乐沙龙的‘老周’,现在,由我为大家演唱一首歌曲,名字叫今夜无人入睡,谢谢大家!”

    留声机发出的声音通过喇叭传遍了整个舞场,舞场里立刻沸腾起来——老周亲自演唱,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耿朝忠微笑着点了点头,任由喇叭里的歌声开始回荡,然后指了指王剑秋说道:

    “你守在这里,扮成我的样子,注意,一定要让窗户外的人看到我的身影,还有,我没回来,谁都不准进这个屋子,明白了吗?”

    “明白!”王剑秋快速答应下来。

    “呵呵呵,”耿朝忠冷笑着,走到屋子里一处圆形地板上面,轻轻一推,下面立刻出现了一根钢管,耿朝忠顺着钢管一滑而下。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