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二四章 沉醉不知归路(二)

第二二四章 沉醉不知归路(二)

    川崎笑着答应,跟随耿朝忠走进了办公室,而那个忠心的司机,依然尽职尽责的守在了门外。

    “川崎先生,我觉得门外那个人是多此一举,”耿朝忠指了指门口的司机,“一般的闲杂人等,根本就进不了我们沙龙的大门,而处心积虑的人,又怎么能是这么一个人就看得住的呢?您派一个人守在门口,岂不恰好证明里面的人很重要?”

    “哈哈,周先生说的有道理,是我小气了!”川崎哈哈一笑,看了门口的司机一眼,似乎想要张口让他离开,不过一眨眼之间,他却又回过头来,双目沉沉的看了耿朝忠一眼道:

    “周先生话里的意思,是想让门口这个人离开?”

    “不不不,您误会了,”耿朝忠连连摆手,“我只是随口一说,您也就随便一听,千万别往心里去,更别多想。”

    “哈哈,职业病,职业病。”川崎又笑了几声,但却并仍然没有让司机离开。

    耿朝忠心里暗暗叹气,这家伙倒谨慎的很。

    自己这伊尔乐沙龙,进场就得十块大洋,根本不是一般人进的起的,再加上往来的都是名流,无形中就震慑了很多人,再加上特务处背后使力,平时几乎没有人敢来捣乱,但这川崎依然如此谨慎,倒让自己的行动麻烦了不少。

    “对了周先生,”那边川崎却又开口了,“刚才跟您聊的时间不长,还不知道您祖居何方,以前又是从事什么职业呢?”

    “鄙人就是河北人,至于以前从事的职业嘛,也不是什么秘密,”耿朝忠深深的看了川崎一眼,“实不相瞒,鄙人以前就在燕京大学上班。”

    “哦?”川崎表情微微一愣。

    “鄙人之前的名字叫周宣合,是燕京大学图书馆的馆长。”耿朝忠解释道。

    “周宣合?”川崎慢慢的念出了这三个字,然后猛地一拍大腿,笑道:“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原来是周馆长,可惜以前一直悭吝一面,没想到周馆长竟然辞去这图书馆长的清高职位不做,反而踏入商界,佩服佩服。”

    “呵呵,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罢了!”耿朝忠一笑。

    两人继续闲聊,只是川崎的心里却打了个突突,周宣合——这个名字自己好像听过,似乎白目以前提过一嘴,但是急切之间,却有点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提过呢?

    “周先生过于自谦了,燕京大学的薪俸应该不算低,北平也不是上海,就是养活十几口人也够了,周先生做这个沙龙,恐怕还有别的用意吧?”川崎一边说话,一边默默思索着,到底从哪里听到过“周宣合”这个名字。

    “没有没有,就是单纯为钱而已,”耿朝忠摆摆手,“鄙人的目标,是将来出国生活,您知道的,见惯了外国的花花世界,北平这地方,就真不算什么了。”

    “哦,原来如此,要是出国的话,倒确实需要一大笔开支。”川崎点了点头,端起茶杯,低头喝了一口。

    “咳,咳,”川崎突然咳嗽起来,似乎是被茶呛着了喉咙,耿朝忠连忙凑近,关切的问道:“川崎先生,您喝的太急了,这茶可能有点烫。”

    “没事没事。”川崎低着头,掏出手绢假意擦拭,心中却不由得吃惊,刚才喝茶的时候,他想起来了,这个周宣合,就是那个赵可桢女儿要嫁的人,换句话说,此人,也就是赵家的女婿!

    当时赵可桢已死,至于他的女儿女婿是谁,川崎却没太关注——那种小人物,就算是喊破天,又能有什么办法?

    没想到,眼前这个周立人,竟然就是那个周宣合!

    这个白目,到底是怎么搞的,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有提前查清楚!

    “唉,”那边的耿朝忠关切了川崎一番,又坐回了原处,叹了口气道:“其实说心里话,鄙人也不愿意出国,可拙荆心情不好,不愿意呆在中国,所以鄙人只好出此下策。”

    “您夫人,为什么心情不好?”川崎语气有点干涩。

    “她父亲被人炸死了,到现在都没查清楚是谁干的,”耿朝忠苦恼的挠了挠头,“对了,川崎课长是行家,您觉得,到底是谁干的?”

    “周先生还没说您夫人的父亲是谁。”川崎冷冷的问道。

    “哦,你看我这糊涂的,”耿朝忠又挠了挠头,“我妻子的父亲是前北平教育公署署长赵可桢,那起爆炸案,就两个月前,很出名的,当时我就在现场,要不是运气好,连我都炸死了!”

    “呵呵,周先生的运气是不错,”川崎看了耿朝忠一眼,“至于是谁干的,恐怕是那些反日分子吧!您知道,您的岳父一直和我们日本人交好,难免会受到一些无知之辈的仇恨。”

    “对,那些混蛋,竟然敢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简直是人神共愤,要是被我抓到凶手,我一定抽他的皮,剥他的筋,将他下油锅,千刀万剐!”耿朝忠开始滔滔不绝的怒骂起来,各种污言秽语不绝于耳,听的川崎眉头直皱。

    这家伙,以前好歹也在图书馆工作,怎么竟然如此粗俗?

    再说了,赵可桢是自己下令杀的,这家伙当着自己的面骂凶手,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驴吗?

    “好了好了,周先生节哀顺变,这件事,我们大日本帝国也一直在查,一旦查清楚真相,我一定会给周先生个交待。”川崎的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只能出言安慰。

    “多谢多谢,”耿朝忠终于闭上了嘴,眼睛在川崎脸上一转,皱眉道:“川崎先生,要是那个凶手在我面前,我一口唾沫就吐到他脸上!”

    说到最后一个字,居然真的有几粒唾沫星子溅出,喷到了川崎脸上,川崎再也忍耐不住,猛地一拍桌子,厉声道:

    “周君,你失态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被川崎这一怒喝,耿朝忠连忙坐回了原处,赔笑道:“川崎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实在是当时那个炸弹吓得我够呛,对不住,对不住,我敬您一杯。”

    说完,拿起旁边的茶壶,又给川崎斟了一杯茶,川崎强忍着心头的不快,摇头道:“周君,还请您克制自己的情绪,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谈。”

    “好好好,”耿朝忠连声答应,“您说的是情报的事情吧,您放心,您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您!”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