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八章 再起争执

第二零八章 再起争执

    我不同意。”

    耿朝忠直截了当的否决了这个提议。

    “为什么?”李青山睁大了眼睛,“你们应该是工作在一起吧,公开身份后,联络方便,甚至可以在特务处内部发展我们自己的党小组,有百利而无一害啊!”

    “不为什么,我习惯了一个人工作,”耿朝忠看了李青山一眼,“还有,你上回有没有找他谈过话。”

    “谈了,他的态度很诚恳,也承认了错误,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苛责太过,毕竟在敌营工作,很多事情都得从权,我觉得你是太敏感了,还有,他说........”

    “我也在敌营工作,”耿朝忠打断了李青山的叙述,“从权可以,但很多事情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关键是看愿不愿意去做,还有,”耿朝忠停顿了一下,“我发现,他这段时间确实没有去做一些堕落的事情,但他的住处,经常可以闻到焚香点蜡的声音,我看了一下,找到了几尊菩萨像。”

    “他说过,这是掩饰,南京那边信这个的太多了,他这是和光同尘的做法。”李青山看耿朝忠态度不是很好,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耿朝忠笑了,“是不是和光同尘,我还看得出来,我还是建议,你趁早把他调回老家。”

    李青山也笑了,他是被气笑的,这个“锦鲤”简直是冥顽不灵,自己已经苦口婆心的跟他说了这么多,难道他就没有半点听进去?

    沉默了一小会儿,李青山勉强压制住了心中的怒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和起来,开口道: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矛盾?或者,他威胁到了你的地位?”

    “你想多了,”耿朝忠有点哭笑不得,“我的地位,是自己争的,是代老板给的,不是哪个人威胁得了,我们就事论事好不好?我们现在讨论的是104的信仰和作风问题。”

    “谈到信仰,你现在还不是党员吧?”李青山失去了耐心。

    “我是,”耿朝忠愤怒了,“不信你可以问我的上线南飞同志。”

    “我问了,他说他原则上愿意介绍你入党,还有从南京退到苏区的一位同志也愿意做你的入党介绍人,但毕竟,你还没履行完所有程序。”李青山的语气严峻起来。

    “这么说,我现在还是党外人士了?”

    耿朝忠无奈的一笑——他知道李青山说的是南京受伤后退到苏区的前“游无魂”林木森。

    “那也不是,只是组织的批准书还没下来,简单的讲,还没宣誓,”李青山意识到了自己有点过火,“不过至少算是预备党员。”

    “算了,不说这个,还是那个问题,104的事情,”耿朝忠也无意和他纠结此事,“让他做我的直属下线可以,但我不会跟他公开我的身份,这点,不算影响工作吧?”

    “不算。”

    李青山点了点头,只要能正常工作,就算相见不相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再说了,各退一步,也是个解决办法,毕竟两人之前都互不统属,关系闹得太僵并不是好事。

    “那好,以后就这么办,您可以吩咐任务了。”耿朝忠看到李青山终于点头,心里也是松了口气,这个家伙实在是有点难以沟通。

    “最大的任务,”李青山的眼睛转向了南方,“就是接过赵可桢之前的工作,将从北满运送来的物资运往江西,这是我们这一段时间的重中之重。”

    “这是赵可桢之前的联络人,你记一下,”李青山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耿朝忠,继续说道:“这些物资,从北满哈尔滨经通辽,热河来到北平,整理转运后,再从北平发往江西,途经十几个省,路途远,风险大,我们之前采用的是货栈的方式来转运,类似这些。”

    李青山用嘴努了努外面。

    耿朝忠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这个所谓的青山鲜果行,就是一个转运中心,外面搬运的那些箱子,恐怕就是苏区急需的物资了。

    “这些人都可靠吧?”耿朝忠看向外面搬货的脚夫。

    “他们不知道在做什么,”李青山笑了一下,“一些棉纱,烧酒,米面粮油之类的,都是东北特产,很普通,每时每刻都有这样的东西运往南方,没人会在意,但是去了苏区,他们就会变成药用纱布,酒精等战士们急需的物资。”

    “原来如此,那这个任务相对还不是很难。”耿朝忠恍然大悟。

    “这个当然不难,”李青山呵呵一笑,“知道红军缺这个东西,不止我们在运,那些军阀土匪达官显贵也在运,白花花的大洋,谁不爱?”

    李青山脸上带着几分嘲讽的神色,耿朝忠也附和的一笑,南京的官商才不会管什么委员长“攘外必先安内”的大计,只要有钱赚,恐怕就是把南京军火库搬空他们都不会在乎。

    想到军火库,耿朝忠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自己以前还有一批从苏联进口的老式“水连珠”寄存在香港,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得着,想到这里,耿朝忠连忙开口道:

    “我有一批军火,都是些步枪和弹药,不知道苏区用不用的着?”

    “暂时不用,”李青山的脸色有些暗淡,“最近部队减员很大,枪支暂时用不着,至于弹药,我们有别的办法。”

    “好,”耿朝忠点了点头,既然不需要,那自己也不必多此一举,不过他紧接着就又想到一件事,连忙开口问道:“既然老赵一直以来运送的都是这些东西,那怎么还会被日本人发现身份?”

    “你也猜到了,”谈到赵可桢,李青山的脸色更加黯淡,“当然不只是这些,还有些药品,比如说:磺胺。这种新式药品,一般途径搞不到,是老赵通过他教育公署的关系,从北平的各大高校,通过外国人搞了一批。我想,他是因为这件事才被发现的。”

    “有这种事!”

    耿朝忠的脸色一变,自己去南京的这两个月里,赵可桢不声不响,竟然办下了这等大事!

    要知道,这磺胺才刚刚发明没多久,可谓是价值连城,赵可桢能搞到这东西,也算是神通广大了!

    “嗯,”李青山点了点头,“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了,药品,我知道,你以特务处的名义开了一家‘伊尔乐友谊会所’,好像瞄准的是对面六国饭店的洋人吧?”

    “是‘伊尔乐交际会所’,”耿朝忠纠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我通过这个途径着手?”

    “如果有可能的话,”李青山微微颔首,“上个渠道,已经受到了日本人的封锁,老赵的死,就是对这些人的警告,我们必须另辟蹊径了。”

    “好,我会想办法。”耿朝忠连忙同意。

    “第三件事,”李青山沉吟着,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老赵的女儿,我们要接走,这你没意见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