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七章 上线下线

第二零七章 上线下线

    赵可桢身死的消息,很快被耿朝忠发到了南京,处座的回复只有四个字:

    静观其变。

    这和耿朝忠想的一样,一个红党的死,尤其是一个已经基本失去利用价值的红党的死,在处座眼里无足轻重,但是对另一方面来说,就不是如此了。

    2月27日,也就是赵可桢夫妇身亡后的第三天,当耿朝忠像往常一样走进自己在北平新的办公地点,位于东交民巷使馆街六国饭店对面的一座豪华套房。

    套房的门口,挂着一个“伊尔乐交际会所”的牌子,这里,就是所谓的“对外友好协会”了。

    办这个会所,目的就是接触六国饭店对面的洋人,里面提供一些洋人感兴趣的棋牌服务,还有一台放映机,主要放一些欧洲电影,从而为特务处提供一个对外交流的渠道。

    自从处座吩咐以来,耿朝忠就已经开始操办这件事情,好在六国饭店对面的套房都是现成的,挂个牌子,买几套洋人喜欢的百家乐之类的玩意儿就可以开工,当然现在还是门可罗雀——不过耿朝忠并不着急,燕大那边有洪馆长牵线搭桥,不愁找不到客人。

    刚打开门,前台的侍应生就对着他眨了眨眼睛,使了个眼色。

    耿朝忠点点头,走进套房里的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不一会儿,那名侍应生恭谨的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说道:

    “方经理,有个南方的水果商来过一趟,说有新鲜的荔枝,问您要不要,还说以后的南方水果可以批量供应,期待和我们长期合作。”

    “荔枝?”耿朝忠的表情有点诧异,“荔枝可以保存到现在?”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侍应生略带得意的笑了笑,“对面的六国饭店一直给洋人定制鲜果,四时水果都有供应,只是价格贵了点。再说了,这荔枝有早熟品种,二三月份就能上市。”

    “原来如此,”耿朝忠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微微思索了一下,问道:“有没有这个水果商的联系方式?”

    “有,在这里。”那小厮恭敬的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耿朝忠。

    “你出去吧!”

    耿朝忠接过名片,随口打发走了小厮,目光在这份制作的十分精美的烫金名片上一扫: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四时鲜果供应,请惠联青山鲜果行李老板。

    再下面是一串联系方式,写明了这个李老板的联系地址。

    “青山鲜果行,李老板?”

    耿朝忠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张名片,这让他联想到了一个人。

    .........

    半个小时后,耿朝忠出现在了名片所写的地址门外,这是一串临近北平西郊的院落,院子不大,但是很杂乱,里面一帮脚夫正忙着搬运成堆的木箱,耿朝忠找了个看上去领头模样的脚夫,问道:

    “你们老板在吗?”

    “在,”那脚夫打量了耿朝忠一眼,看耿朝忠西装革履衣冠楚楚,恭敬的回答道:“先生走正屋,穿长衫戴眼镜的先生就是。”

    耿朝忠点点头,走到正屋门口,敲了敲门,门里传出一个略带几分熟悉的声音:“请进。”

    推门进去,“荔枝”那微胖的圆脸出现在了耿朝忠面前。

    “没想到吧?”荔枝打量了耿朝忠几眼。

    “果然是你,”耿朝忠走过去,和荔枝握了握手,“我上回去赵家的时候,猜到屏风后躲着一个人,现在见到你,我就明白了。只是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称呼您?”

    “你很警觉,”荔枝赞许的点了点头,“至于我的名字,以后你就叫我李青山罢!”

    耿朝忠点点头,看了看外面正在忙碌的工人,问道:“怎么,以后要在北平讨生活了?”

    “这个青山鲜果行我已经开了有一段日子了,”李青山指了指外面,“以前是为了跟老赵联络方便,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了。”

    “老赵可惜了,”耿朝忠脸上露出几分悲色,“直到死,他都不知道我是他的同志。”

    “可惜,也不可惜,”李青山脸上的戚容同样一闪即逝,“他在北平这几个月做的工作,抵得上过去几年,我想,就算是死,他的心里也必然是满足的。”

    “这时候说这种话,有点不合时宜。”耿朝忠冷冷的看了李青山一眼。

    此人的冷酷让他感到颇不舒服,他并不愿意隐藏自己的感受。

    “我和他认识十几年了,十几年前,我们就是知己,”李青山接下来的话让耿朝忠有点惊讶,“所以,你没资格说我冷酷。”

    “对不起。”耿朝忠歉意道。

    “没必要,干这行,什么死法没想过?”李青山自嘲的一笑,“噩梦做惯了,就不再是噩梦,我甚至还能饶有趣味的回忆梦中发生的一切,并且还能在闲暇的时候,想想下一次梦到的会是什么。”

    “感同身受,”耿朝忠伸出手,再次和李青山握了一握,“看来,我以前对你有点误解。”

    “这不重要,”李青山摆了摆手,“重要的是,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单线联系人了。”

    “你确定?”耿朝忠脸上亦喜亦忧。

    喜的是,自己总算是和组织接上了关系,忧的是,这个李青山并不像以前的林木森那么看上去好相处。

    “确定,”李青山用力的点了点头,“既然上级互相通知了你我的身份,那显然早就有了这个意思,现在只是瓜熟蒂落罢了。”

    “你没有请示过?”耿朝忠问道。

    “没有,也无需请示,更没有办法请示,”李青山的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南方,“你知道的,最近中央驻地频繁变动,联系已经成了一个问题,更何况,兵荒马乱之下,暴露的风险也实在太大。也许,我们要进入一个较长时间的无线电静默期了。”

    “我接受你的说法,”耿朝忠明白李青山所指,现在苏区的局势确实很糟糕,“只是,我们之间,谁是上级,谁是下级?”

    “平级,”李青山言简意赅,“我们以前并不互相隶属,但我们现在却必须取得联系,因为,从北面到南面的物资运输,不能停。”

    “同意,但总要有个主次之分,我建议,你为主,我为次。”耿朝忠开口。

    “坐下说,”李青山看了看对面的椅子,示意耿朝忠坐下,“我在天津另有身份,不可能经常在北平,大的方面,我可以做一些交待,但具体在北平怎么做,还是由你来做主,另外........“

    李青山突然停顿了一下,“以后,104就是你的直属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