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六章 亲戚或余悲

第二零六章 亲戚或余悲

    “少爷,夫人醒了!”

    一直等到黄昏时分,一个老妈子终于踩着小脚噔噔噔的跑过来,急吼吼的通知耿朝忠。

    “醒了?我去看看。”耿朝忠站起身,快步向尔笙的卧室走去。

    “醒是醒了,不过就是呆坐在床上,给她吃的喝的她也不回........”老妈子跟在后面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耿朝忠挥了挥手,打发走了这个王剑秋请来的老妈子。

    走进卧室,尔笙已经坐了起来,缩在墙角,背靠着床头,正怔怔的看着窗外的一株柳树,耿朝忠没有说话,轻叹了口气,坐到了床边,伸出一只手,握住了尔笙柔软的小手。

    尔笙身子微微一颤,眼睛木然的转过来,看了耿朝忠一眼,全然不见往日的活泼灵动。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初步确定,是日本人动的手。”耿朝忠低声道。

    他需要让尔笙醒转过来——现在的尔笙,人虽然醒了,但心却没醒,而仇恨,是唤醒一个人最直接的力量。

    果然,尔笙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种神采,虽然这神采看上去让人心悸,但显然,她已经开始恢复认知,她掉转头,仔细的看了耿朝忠一眼,因为焦虑而干裂的嘴唇发出木然的声音:

    “日本人为什么要杀害我的父亲?”

    “因为前段时间,你父亲的活动有点过于显眼了,日本人应该是发现了他红党的身份,你仔细想想,前段时间你父亲的外出是不是很频繁。”耿朝忠低声道。

    尔笙的表情有了一丝微微的变化,她开始回忆父亲前段时间的举动,尤其是一个星期前一家人吃饭时,父亲那掩饰不住的,忧心忡忡的表情——那时候,父亲已经起了念头,想要把自己送往香港。

    “为什么就不能是你们动的手?你们特务处一直都用我来要挟我父亲。”过了好一会儿,尔笙突然开口道。

    耿朝忠哑然。

    是的,在尔笙的视角,似乎特务处确实也有嫌疑,并且这个嫌疑还不是太小,因为在代江山的眼里,赵可桢死不死本来就在一念之间。

    “是不是?是不是你跟日本人告的密,你们是想借刀杀人对不对?”尔笙的眼睛里突然显出疯狂的神色,一把揪住了耿朝忠的衣襟,死死的盯住了耿朝忠的眼睛,“不然,为什么日本人扔炸弹的时候,不连你和我都一块炸死?!”

    耿朝忠突然觉得有点不妙,人在这时候特别容易偏执,会本能的仇恨一切和这件事有关的人,他意识到,绝不能任由尔笙这么思考下去。

    “是的,是我告的密,”耿朝忠凝视着尔笙的眼睛,开口了,“我早就看你父亲不顺眼了,但毕竟交往了这么久,实在不太好意思杀他,所以就派了个人,偷偷把你父亲的身份告诉了日本人,然后日本人就趁着我和你结亲的时候,炸死了你的父母,不过考虑到我和日本人是好朋友,所以他们就放了我一马。”

    “你这个混蛋,你骗了我爸爸,你还骗了我,你禽兽不如!”

    耿朝忠此言一出,尔笙的眼睛顿时红了,她疯狂的扑了上来,开始撕咬耿朝忠的脸庞,耿朝忠不好阻挡,刹那之间,竟然被她的指甲抓了几条血丝,尔笙一边抓,一边泪流满面,她的脸上泛着死灰般的绝望,这种绝望让耿朝忠的心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抽痛。

    突然之间,耿朝忠一把抓住了尔笙的双手:

    “是啊,我骗了你,为什么还要告诉你一切?你就没想过,我杀了那么多日本人,日本人怎么会和我是好朋友?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在未名湖畔,你突然昏睡了过去?我现在告诉你,有两个日本特务给你下了迷药,是我把他们杀了,塞到了河底!”

    “是吗........”尔笙的眼睛突然露出思索的神色,“我以为那次我做了个噩梦,父亲也告诉我那是个噩梦,我后来虽然觉得不对劲,可也想不出什么道理。”

    “你终于肯动脑筋了,”耿朝忠长出了一口气,“还有,你父亲几次遇到危险,都是我提前通知他逃离,你开动你聪明的大脑想一想,我有什么理由要害死你父亲?如果要杀死他,我有一万种方法,为什么要在你家大门口制造这场意外?!”

    尔笙突然闭上了眼睛,猛烈的摇了摇头,她的脑子有点混乱,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刚才自己想的好像有点问题。

    思索,是理智的开端,很快,尔笙再次睁开了眼睛,她的神情终于开始平静,四处抓挠的手也渐渐失去了力气,耿朝忠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抓住她的双手。

    “对不起,”尔笙开口了,她歉意的打量着耿朝忠脸上刚才被她抓挠的血丝,“我刚才有点失去理智了,你不疼吧?”

    “不疼,”耿朝忠摇了摇头,““我想起一首陶潜的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我想,死者已矣,生者却须要振作前行,你现在这样不吃不喝,只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我想喝水,我想吃饭。”

    说到吃喝,尔笙突然觉得很饿,她的肚子已经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从早到晚,她几乎滴水未喝,粒米未沾,身体早就熬不住了。

    “这里有,”耿朝忠笑着从旁边端起一碗粥,舀起一小勺,温柔的说道:”我来喂你。”

    “我,”尔笙想说自己来,但突然之间,她改变了注意,靠在了耿朝忠身上,低声道:“好,你喂我。”

    耿朝忠摸了摸碗——老妈子刚才做好,还有点烫,说了一会子话,温度倒是刚刚好了,他轻轻的搂住了尔笙的肩膀,开始一口一口的喂她喝粥,尔笙整个人似乎没了力气,闭着眼睛,紧紧的靠在耿朝忠身上。

    这顿饭一直吃了半个小时才吃完,两人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享受这难得的亲昵时光,又过了好久,耿朝忠终于听到,怀里的尔笙传来了轻微而又绵长的呼吸声,他知道,这次尔笙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轻轻的将尔笙扶躺下,为她盖好被子,耿朝忠慢慢的走出了户外,抬头仰望满天星斗,他知道,从此以后,自己的人生,就将和这个不期而遇的女子,联系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