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九章 接亲

第二三九章 接亲

    “听听,上面两人聊的多开心,又说又笑的。”雍婕笑眯眯的听着楼上的动静,看着正在埋头写字的赵可桢说道。

    “怎么,你还当真了?”赵可桢头也不抬的说道。

    “唉,”雍婕这才叹了口气,“要是这周宣合不是特务该有多好,年轻,学问好,又是燕大图书馆馆长,平时来往的也都是耆宿鸿儒,这种人要是放在外面,恐怕不出半年就有很多人来说亲。我听尔笙说,很多女学生没事都喜欢去图书馆呢!”

    “闺女痴,娘也呆了?”赵可桢终于抬起头来,脸上带着隐隐的嫉妒,“你们女人哪,就是容易感情用事,你说说,你是不是心里早就默认这桩婚事了?”

    “那倒没有,我是想到尔笙的将来,这么一结婚,万一风头过去,她以后该怎么办啊!”雍婕的脸上露出一丝愁苦。

    “你想多了,你女儿比你想的要坚强得多,”赵可桢放下手中笔,认真的看了雍婕一眼,“这孩子,可聪明着呢!”

    “但愿你说的是真的吧!”雍婕又叹了口气,向楼上看了一眼,起身道:“时间不短了,我上去看看,别年轻人闹出什么事来。”

    “闹出什么事,以后都要过去住了,你看得着吗?”赵可桢看着雍婕离去的背影,嘴里嘀咕着什么,可也并没有阻止。

    不过,雍婕刚走了几步,就听到上面开门的声音,紧接着,耿朝忠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下来,雍婕停住了脚步,坐回了原处。

    “聊完了?”

    她翻起眼皮,看了耿朝忠一眼,语气中似乎带着丝丝不满。

    “跟尔笙讲了几个笑话,”耿朝忠有点摸不准雍婕的意思,看了一眼赵可桢,却发现赵可桢的头都没有抬,顿了顿,才说道:“两位长辈,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辞回去了。”

    “这就回去?什么时候娶,什么时候嫁,媒人呢,彩礼呢?什么都没有,来这么一趟就算了?”雍婕翻了个白眼道。

    耿朝忠有点无语,说好走过场,还这么认真干嘛。

    不过想了想,过场也确实得认认真真走,这倒是自己疏忽了,当下开口道:“彩礼我已经准备好了,房子就在西四胡同附近,刚从洋人手里买的洋房,结婚典礼也已经找了人操办,至于日期,还请两位长辈定夺。”

    “日期不用选了,就定在上元节,”一直低着头的赵可桢突然抬起头来,“这在古时候就是个两情相悦的好日子,用来结婚再合适不过了。再说了,你刚才不是说要办新式婚礼吗?还闹那么多讲究干嘛?”

    “中西合璧,中西合璧。”耿朝忠干笑数声。

    “还中美结合呢!你有常校长那么大排面吗?”赵可桢也学着雍婕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耿朝忠突然明白,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态度了。

    不甘心,但又没办法,女儿既然没意见,他们装也要装下去。

    “好了,你走吧,正月十五过来结亲,不用动静太大,这事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派个车,扎个红绸,响几个炮仗——反正正月里放炮也没人注意,就这样吧!”赵可桢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好,那小婿告退了。”

    耿朝忠作了个揖——这就是纯粹的恶趣味了。

    出了赵家门,耿朝忠是一身轻松,这回来赵家,早就做好了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准备,没想到这两口子倒没刁难,尔笙更是.......

    想起尔笙,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突然涌出心头,似苦,似甜,似酸,又似辣,这让耿朝忠原本轻松的心又变得患得患失起来,他很不常见的走了神,也没有观察周围的什么动静,就这么如行尸走肉一样的走回了自己的住处。

    .........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就是正月十五了,早上5点钟,天还漆黑的时候,就有两辆扎着红绸的黑色小轿车开到了赵家门口,紧接着,第二辆车上下来几个穿着一身一看就是刚刚做好西装,同样扎着红绸的年轻人,他们从后座搬出几个大箱子放在门前的空地上,然后就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待什么命令。

    “干什么呢?怎么一个个都一声不吭?今天是六哥的大喜日子,别都死板着个臭脸,当这是执行任务呢?都给老子笑起来!”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走过来一个穿长袍戴礼帽的年轻人,左手还绑着一团白纱,似乎是这些人的头领,他对着众人一顿训斥,西装男子们这才醒悟过来,一个个都眉开眼笑的露出笑容。

    那男子看了看天色,又不时的看看手腕上的手表,过了足足有大半个钟头,不远处又有一帮拿着长号手风琴黑管等各类西洋乐器,穿着金丝绣边标准制服的乐队走了过来,领头的赫然竟是个金发碧眼的洋人!

    那洋人指挥向男子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那男子也点了点头,蓦地里一声爆喝:

    “吉时已到,放烟花,爆竹!乐队演奏!”

    话音刚落,身旁站着的那群西装男子立刻行动起来,点火的点火,警戒的警戒,转眼间,鞭炮齐响,锣鼓喧天,赵公馆门前立刻变成了烟火的海洋,再加上旁边卖力演奏的西洋乐队,整条大街小巷一时都开始躁动起来,很快,就有数不尽的人流和看客围过来看热闹。

    “动静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门口第一辆车里,穿着一身长袍,腰扎大红绸,胸挂大红花的耿朝忠在暗自嘀咕。

    来之前,王剑秋说要给他个惊喜,没想到是这个惊喜——这王剑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帮西洋乐队,居然在结亲的时候搞出了一场管弦乐表演!

    动静一闹大,赵公馆的二层楼马上也亮了起来,紧接着,一楼房门大开,几个赵家的佣人跑了出来,一个个都面带疑惑之色,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用多久,赵可桢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马褂走了出来,向着四周团团作揖道:

    “各位亲朋友好,今天是小女大喜的日子,因为本人身份特殊,为了响应校长诸事从简的主张,不愿大操大办,所以之前也没有通知四邻,抱歉,打扰各位了,请各位多多海涵,多多海涵!”

    说了几声场面话,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赵署长要嫁女儿了,怎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听说?

    就在这时,门口又有两人出现,雍婕穿着一身紫色旗袍,牵着身穿红色中式绣服,头盖大红布的女儿走了出来,耿朝忠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墨镜戴上,然后才推开车门,捧着一束鲜花,在一个媒婆的带领下走到了赵公馆门口。

    “爸,妈,小婿来接尔笙了!”

    耿朝忠向站在门口的赵可桢夫妇鞠了一躬。

    “好,走吧!”赵可桢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低声道:“快点走,你这动静闹得太大了,估计用不了多久日本人就得过来!”

    耿朝忠点点头,赵可桢现在和日本人关系良好,这种嫁女的大喜事,像日本领事小泉敬二和北平特高课课长川崎是很可能到场的,正因如此,赵可桢在瞒住了包括府上佣人在内的所有人。

    赵可桢看向雍婕,示意她把女儿交给耿朝忠,雍婕犹豫了一下,似乎还有话要对尔笙说,看样子,她是真的有点把这场婚礼当真了!

    “快点,别耽搁时间。”看雍婕还在犹豫,赵可桢又提示了一下。

    “嗯,女儿,去吧,以后乖一点,得学着自己照顾自己。”雍婕轻轻抚摸着女儿的脊背,眼里竟然闪出几朵泪花。

    赵可桢哭笑不得,催促道:“再不走,日本人就来了!”

    雍婕这才醒悟过来,赶紧把女儿交到了耿朝忠手上,耿朝忠牵起尔笙的手,心中不由得也是微微一动。

    “走吧,尔笙!”

    耿朝忠牵起尔笙的手,两人缓步走向了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