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八章 情话

第二三八章 情话

    楼上房间里,耿朝忠正和赵尔笙相对而坐。

    他们已经沉默了很久,耿朝忠进去之后,赵尔笙只是简单的说了个“坐”字,就此一言不发,既不看耿朝忠的眼睛,也没有什么肢体上的表示。

    耿朝忠不知道说什么,这一切,对这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来说无疑是不公平的,更何况,自己求婚之前,也并没有先和她商量过——不是不想说,只是不知该怎么说,虚情假意的哄骗她吗?耿朝忠并不愿意那样。

    又过了好长时间,尔笙终于抬起头,脸上带着几分恚怒的问道:“我在等你道歉呢!”

    耿朝忠笑了。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终归还是沉不住气,于是耿朝忠长叹一声道:“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但‘对不起’这三个字终归还是要说的,尔笙,对不起。”

    “这就完了?”赵尔笙眨了眨眼睛,显然并不满足。

    “完了,”耿朝忠点点头,“我拙于言辞,实在没法像鸳鸯蝴蝶派小说里面写的那样,说一大堆肉麻的台词,所以,还请你理解我的沉默。”

    赵尔笙有点失望,她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耿朝忠,最后看了看自己,这才开口道:“其实你不必道歉的,虽然你娶我是上司的命令,但我嫁给你又何尝不是父母的意思呢?所以咱们谁都不欠谁的,用不着道歉。”

    “你生气了?”耿朝忠开口。

    “不生气,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们结了婚之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那我们的生活该有多枯燥。”尔笙平静的说道。

    “你和我想的不一样,”耿朝忠看着赵尔笙的眼神里,多了一些尊重,“我以为你会哭,会闹,会把我抓成一个大花脸,进来之前,我一直在等着你发作,可是我错了,你比我想象的要成熟的多。”

    “我不是小孩子,”尔笙突然笑了,笑得依然像个单纯的孩子,“很小的时候,我有好多次见到我爸爸半夜起来,站在窗口上抽烟,他的烟头一明一暗,就像漆黑里的萤火虫,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他有很多很多的心事。”

    “你很早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耿朝忠突然有点好奇。

    “对呀,他们以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只是假装不知道,直到遇见了你,”尔笙脸上带着一种恶作剧似的趣味,“当我揭穿他们身份的时候,你知道他们有多惊讶吗?”

    “哈哈,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耿朝忠笑了。

    和尔笙在一起,虽然有的时候有点厌烦,但还是快乐的时候比较多。

    “其实吧,虽然我长着小,但你知道的,如果我太老气的,我的爸爸妈妈会不开心的,”尔笙的表情开始认真起来,“我是他们生活中唯一的乐趣了,如果我变得和学校里的同学们一样,那么苦大仇深,那么忧国忧民,那我爸爸妈妈的生活除了惊心动魄之外,就没有了别的东西,你知道吗?每当我傻乎乎的问他们一些问题的时候,他们有多开心吗?我不想他们失去这些。所以呢,我就一直努力把自己维持在我小时候的样子。”

    耿朝忠有点惊异,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躯壳里面,竟然藏着如此复杂的心思,这个小姑娘单纯如孩童的外表下面,居然有着如此体贴的,温暖的关怀。

    “你和我想的不一样,”耿朝忠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我收起对你一贯以来的轻视,从此以后,你进入我尊重的人的行列了。”

    “谢谢!”

    尔笙笑靥如花,显然,能够进入耿朝忠口中所尊重的人的行列,对她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对了,你尊重的人都有谁呢?”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很多,比如我们代老板,校长,还有一些别的人。”耿朝忠思索着说道。

    “你为什么把代老板放在校长前面?好像校长的官要大一些啊?”尔笙眨了眨眼睛。

    “这个,”耿朝忠被尔笙问住了,“也许是因为校长离我太远,而代老板离我太近的缘故。”

    “不,你说的不对,”尔笙却摇了摇头,“比如学校里教国文的邓先生,虽然我经常见他,但我一点都不尊重他,因为他经常骂我喜爱的胡适之先生。而司徒校长,虽然我不经常见到他,但我对他却很尊重。我想,这应该跟距离无关。”

    “你说得对,跟距离无关。”耿朝忠心底默默的说了一句。

    “你怎么不作声了?”看耿朝忠沉默,尔笙不由的追问道。

    “没什么,我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耿朝忠这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尔笙面前总是很容易走神——也许是因为,他在别的谈话中都太专注了,都太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了,而对这个小姑娘,则没有那么多想要防范的东西。

    “见到你这样真好,”尔笙却笑了,“我爸也经常在我面前出神,可他在别人面前却总是一副八面玲珑精明强干的样子,我想,他在面对我的时候,应该是在休息吧!”

    “你说对了。”耿朝忠呵呵一笑。

    “唉........”尔笙突然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好奇的变成了耿朝忠。

    “因为我要结婚了,我听说,别人谈恋爱的时候,男的都会跟女的说好多好多的情话,可是我的未婚夫却没有跟我说过一句情话......”尔笙的脸上充满了失望之情。

    “这.......”耿朝忠犹豫了,脑海里开始搜肠刮肚,“等等,我想想。”

    “好!”尔笙兴奋起来,托腮凝视着耿朝忠。

    “先说一句,”耿朝忠清了清喉咙,“我知道你的委屈,知道你要压制自己的自尊还有骄傲来迁就我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你的感觉我都明白,我都了解,这次你对我盲从,下次我对你盲从,好不好?两个人要维系一份爱情,可能是需要彼此妥协跟迁就的。”

    “说的真好,说的好有道理,你从哪里听到的?”尔笙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耿朝忠。

    “一部电......”耿朝忠卡了一下,赶紧补救道:“一部小说里看的,哪部我忘了。”

    “还有没有,我还想听。”尔笙来了兴致。

    “好,我再想想。”耿朝忠硬着头皮答应,再次挖掘自己脑袋里所剩不多的那几分存货,过了好半晌,才又开口道:

    “这是一段男女的对话,有点长,我给你念念:

    男:对,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女:那你就不无情!?不残酷!?不无理取闹!?

    男:我哪里无情!?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女: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残酷!?哪里不无理取闹!?

    .........”

    耿朝忠像绕口令一样说着耳熟能详的一段台词,尔笙听的先是一愣,接着是一呆,最后是一惊,然后突然捂住了嘴巴,哈哈大笑起来,一直笑得连肚子都捂住,这才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道:

    “这个你从哪里看到的,实在是太好笑了!”

    “我自己编的。”

    耿朝忠硬着头皮回答——他不敢说是一本小说里的,万一尔笙非要看呢?

    尔笙捂着肚子,又笑了好一阵子,嘴里还不停重复着刚才“残酷无理取闹”的台词,过了好久才渐渐平静下来,渐渐的,她的眼睛里似乎有泪花闪过,她怔怔的看着耿朝忠,过了好久才说道:

    “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也跟你说一句情话吧!”

    “好,你说吧。”耿朝忠认真的凑过脸来。

    尔笙趴在耿朝忠的耳边,吐气如兰,轻轻的说道: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