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六章 张灯结彩

第二三六章 张灯结彩

    看着耿朝忠快步走进火车站的背影,车里的“荔枝”点起了一根烟——看来,他并不像刚才表面上所显示的那样不重视。

    他所生气的,是这个“锦鲤”竟然违反了组织纪律,贸然来天津和自己见面——像这种深潜与敌人内部的极为重要的棋子,就算是周围的某个同志出了问题,也不应该贸然和外线联络,尤其是并不和他处于同一个系统的外线。

    如果要提示,电话,信件等等各种途径都有可能,但就是不能见面——因为万一自己出了问题,那不在同一个系统的“锦鲤”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这是一种潜在的风险。

    算了。

    “锦鲤”李青山摇了摇头,按照潜伏级别,锦鲤和自己都是同一层次,自己没资格说他什么,还是考虑一下“104”的事情吧!

    按照这个“锦鲤”所言,“104”存在变节的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造成的后果无疑是极为严重的——王剑秋不仅知道赵可桢的身份,还知道北平连接东北和苏区的一条交通线,这条交通线对现在的苏区来讲,不啻是一条生命线,一旦王剑秋出了问题,他影响不仅仅是自己,还有苏区成千上万战士的生命。

    这不是一个小问题。

    但是拿掉“104”呢?

    同样不可取,“104”在特务处有一定权力,在缉查物资方面可以为交通线提供方便,这个作用,是短时间内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这个时候,不仅不能拿下他,还得安抚他,至少,在苏区的战斗没有结束之前,这个人一定不能出问题。

    必须通知赵可桢,让他对“104”做一些思想工作。

    但是,如果苏区的情况持续恶化呢?

    李青山是从大革命走过来的老革命,他对这种特殊时期某些不成熟党员的心理波动太了解了,悲观,绝望,看不到前路的负面情绪,会促使某些人产生一种幻灭感,如果苏区的战斗不顺利,将会进一步加强这些人的负面情绪,恐怕这就不是区区一场谈话所能解决的问题了。

    也许,自己该亲自去一趟北平,表达一下组织对他的关心和重视?

    左思右想,直到手头的烟头烫手,李青山才发现,一根烟点完,自己却没有抽一口,他再次看了看“锦鲤”刚刚走进的火车站,终于拿定了主意。

    ........

    两日后,北平。

    “挂上去,快点,等六哥回来的时候还没弄好,咱们还有什么脸见他!”

    耿朝忠走进为自己置办的新房的时候,院子里已经贴上了各种红色的“喜”字,王剑秋正指挥着一干兄弟,七手八脚的将几个灯笼挂上去,而他则将左手缩进袖筒,面上丝毫没有异样。

    “六哥,您来啦!”

    看到耿朝忠走进来,王剑秋脸上露出一丝欣喜和尴尬外加畏惧混杂的表情,热情的打着招呼。

    “嗯,弄得不错啊!辛苦诸位了!”耿朝忠打量着张灯结彩的院落,脸上露出开心的表情。

    他必须开心,至少要让弟兄们觉得自己开心。

    “六哥来啦!您看看,我布置的这个床铺怎么样?”

    弟兄们果然很开心,一个伙计拉住耿朝忠,让他进屋里看看布置的床榻。

    耿朝忠笑着走进去,里面几床红被子趁的整个屋子喜气洋洋,外加果盘冻肉,各种金银首饰,看上去确实很是场面,耿朝忠呵呵直笑,拍着几位兄弟的肩膀,连声感谢。

    忙活了好一会儿,仇越瞅准时机,凑过来低声道:“六哥,您不在的时候,赵可桢打过电话,想约您再见一面。”

    “好,我知道了。”

    耿朝忠点点头,和弟兄们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出了屋外。

    见面?

    确实应该见面,至少也应该修补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因为毕竟以后,他和赵可桢就是翁婿的关系了,总不至于闹得太僵不是?

    出了门,叫了辆黄包车,耿朝忠很快来到了赵公馆门外,向门口的佣人说明了来意,那佣人走进去,很快就出来说道:

    “姑爷,老爷请您进去。”

    这一声“姑爷”,叫的耿朝忠心花怒放,虽然这女婿不是那么地道,但毕竟是第一次做女婿,耿朝忠心里其实还是蛮开心的。

    走进去,赵可桢正和夫人坐在大堂,看到耿朝忠进来,雍婕率先站起来,笑容满面的欢迎道:

    “宣和来啦?我正和你爸商量着怎么操办婚事,你来的正好,咱们一起张罗张罗。”

    “对,你看看我这个对联写的怎么样?”赵可桢竟然抬起头来,难得的露出一张笑脸。

    耿朝忠看了赵可桢一眼,心中略微有点不适应——事实上,赵可桢还从来没有亲口同意这么婚事,更没有说过要认自己这个女婿,但现在的情况,让耿朝忠像突然堕入幻梦之中。

    “赵署长是京都大学高材生,这对联肯定是写的极好的。“

    自从1876年贝尔发明有线电话以来,利用电路信号制造窃/听器就成为了可能。初级窃/听装置早在一战时就已经出现,并在二战期间开始逐渐成为间谍们获取情报的选择之一。

    电话窃/听在技术上很简单,一般由电话窃/听头和录音机两部分组成。只要选择好电话线的适当位置,把电话窃/听头上的带两根细针的导线,分别插入两根电话线内,便与电话线接通,微型录音机就能录下电话声。由于电话窃/听头和录音机的电源都是电话线上的电源供给的,所以,只有在有人打电话时,电话窃/听头和录音机才开始工作,其他时间则不工作。

    1934年春,王天木同天津行动队队员胡大虎,在北平前门逛八大胡同。不想在妓院与人发生了冲突。胡大虎是黑道出身,将人打死。尸体放在一个装衣服的箱子里,从妓院后门带出街外,用黄包车拉走。不知是什么原因事态暴露了,一时“箱尸案“轰动北平,大报小报均刊登了消息,最后这件事竟传到蒋介石耳中。蒋介石大怒,下令严办。结果,胡大虎被捕正法,王天木被判处无期徒刑,关在南京老虎桥陆军监狱中。后军统天津站进行大规模改组,改由王子襄担任站长。王天木实际上只服刑两年,到了抗战开始,军统急于用人,才放了王天木,这与王天木与戴笠交情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