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五章 不算愉快的见面

第二三五章 不算愉快的见面

    “无人知是荔枝来,我是锦鲤。”耿朝忠伸出了手。

    握罢手,互相打量了对方几眼,这荔枝留着一撇八字胡,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发福男人;而耿朝忠则打扮的略带点流里流气,脸上还带着一个墨镜,锋芒不显。

    “走吧,换个地方谈。”荔枝指了指巷口的一辆汽车,说道。

    “你的?”

    耿朝忠有点惊讶,看来这荔枝地位不低,单从接头地点来看,就不是普通的茶坊酒楼货栈这种地方,而是证券号子——这个旧中国相对最高端的人流密集场所。

    “你话挺多啊!”荔枝略带嘲讽的看了耿朝忠一眼。

    “呵呵。”耿朝忠随口一笑。

    这个人有点怪,并不是那么讨人喜欢——这是耿朝忠的第一印象。

    荔枝领着耿朝忠走到车旁,指了指后座道:“我开车,你去后座。”

    耿朝忠扫了一眼车牌,假的,看样子,这荔枝并没有打算把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给自己。

    钻进车里,荔枝不露声色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发动了汽车,直到驶出这条闹巷,才开口道:

    “锦鲤同志,你这回来天津找我,有什么紧急事情?”

    虽然故示亲切,但这荔枝的口气中总带着点习惯成自然的颐指气使的味道,耿朝忠心中有了一些判断,此人在党国中所处的位置一定不低,并且绝不是特务系统——特务系统的潜伏人员习惯了便换身份,无论从口气和语态上都会更自然一些。

    此人,应该属于政务或者军事系统。

    “特务处有一个潜伏的同志,姓王,现在在北平,对吧?”心里略微做着评判,耿朝忠沉吟着说明了来意。

    “特务处?姓王?没听说过。”荔枝开着车的身子微微一震,显然耿朝忠的话让他吃惊不小。

    “同志,事到如今,瞒自己人也没什么意思,我既然能说出来,就证明我有把握确认。”耿朝忠无奈的说道。

    事实上,荔枝是华北局的,而自己严格意义上,则直属于“南飞系统”,而“南飞系统”是一个直属于伍豪先生的情报小组,与华北局互不统属,情报也只在最高层面有交流,他们这个级别,相互不知道身份是很正常的事情。

    沉默,车厢里只有沉默,荔枝似乎在思考和判断着耿朝忠的来意,过了片刻后,他才头也不回的开口道:

    “是的,他是我们学运系统安插进军校的,怎么,他暴露了?”

    “没有,如果说暴露,也只是我察觉了他的身份,”耿朝忠随口解释了一句,“但这个人现在遇到了问题。”

    “什么问题?”荔枝问道。

    “信仰问题,他现在迷上了抽大烟,还有其他一些不良的生活习俗,另外,我在他的住处还发现了佛龛念珠。”耿朝忠说道。

    “也许只是保护色。”荔枝说道。

    “不是。”耿朝忠的回答很简短。

    “那你的意思?”荔枝慢吞吞的问。

    “调离特务处,他已经不再适合从事这项工作。”耿朝忠开口道。

    不知道为什么,跟此人说话,他总是客气不起来。他见过很多接头人,有极度圆滑的朱胖子,有风风火火的老赵,还有沉稳多智的林木森,含蓄亲切的曹光远,但这个荔枝的做派,他还是首次遇到。

    “不行,我们学运在潜伏进陆军军官学校的人不多,进入特务处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如此珍贵的资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舍弃?”荔枝一口拒绝。

    “他已经处在滑落的边缘,”耿朝忠心中微微有点动气,“我看得出来,他已经对前途产生了动摇,也许也与最近苏区的局势有关,总的来说,我希望暂时不要让他呆在那种环境下,如果可能的话,让他脱离一段特务处,回去学习一段时间会比较好。”

    “呵呵,你是他的什么人?”荔枝略带嘲讽的笑了一声,“如果我们的潜伏人员这么简单就被看穿手脚,他还怎么潜伏?我刚才已经说了,都是保护色。”

    “你们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他的身份,但我还是认出了是他的身份,事实证明,他的潜伏并不成功,我在想,如果我能看出来,迟早也会有其他人看出来,我认为,你们并没有对他进行过严格的训练。”耿朝忠不客气的指出。

    事实上,如果王剑秋不是一直在自己手下,他还真是怀疑他潜伏不到现在。

    “我承认,他在潜入特务处之前,一直都是一个学生,经验可能略有不足,”荔枝开口了,“不过,你不能单凭此,就认定他不可靠。”

    “佐证很多,如果不是情况很严重,我不会专程赶来天津。”耿朝忠无奈的说道。

    “我会警告他,谢谢你的提示,同志你辛苦了。”荔枝略带敷衍的回答。

    “同志,这件事你必须严肃,”耿朝忠努力压抑住了内心的不快,“因为他牵涉到的不止是自己,还有北平赵可桢同志的安危。”

    “看来,你知道的很多啊!”荔枝感叹了一句,头颅微微掉转,用余光扫了耿朝忠一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在特务处。”

    “我建议,我们还是回到正题,”耿朝忠打断了荔枝的猜测,“我的建议是慎重的,希望您认真考虑。”

    “好,我会考虑,按你说的,我会给他警告,”荔枝终于难得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在北平负责着物资转运,这对苏区很重要,要将他撤离,暂时恐怕是做不到的。”

    “嗯,理解。”耿朝忠心中微微一叹,确实,荔枝说的也有道理,很多事情,并不是拍脑袋就可以做到,方方面面牵扯到的东西很多。

    “锦鲤同志,还有别的事情吗?”

    看来,荔枝已经想要结束这场谈话了。

    “没有了,主要就是这件事,我认为这已经足够重要。”耿朝忠回答。

    “好,那就先到这里,我把你放在哪里?”荔枝问道。

    “随便。”

    耿朝忠不想再生枝节,他已经意识到,接下来两个人之间的相处会很尴尬,与其如此,倒不如趁早下车。

    “好,前面有个路口,转过去离火车站不远,我就在那里把你放下去。”荔枝回答。

    车到了,耿朝忠道了声“再见”,快步走下了轿车。

    今天和荔枝的见面不是很愉快,这是耿朝忠没有预料到的,不过现在想想,可以理解——对方地位不低,被一个不属于自己系统的“外人”指出失误,恐怕心情不会太好。

    但,工作是工作,更何况,自己和这个“荔枝”也谈不上什么感情,只希望他能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吧!

    心中思忖,脚下不停,十几分钟后,耿朝忠走进了天津火车站——是该回去了,北平,还有一场奇怪的“婚礼”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