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四章 天津卫

第二三四章 天津卫

    两日后,天津。

    一座三进三出的大院里,一张酒桌当堂摆开,陈恭树和几个亲信正大摆筵席,为“远道而来”的耿朝忠接风洗尘。

    “老六,王站长刚走,你怎么就抛下北平那摊子,跑到这天津卫来了?”陈恭树一边殷切的把一块红烧肉夹进耿朝忠碗里,一边满脸堆笑的问道。

    耿朝忠看着碗里这块肥腻腻的红烧肉,有点恶心——倒不是因为不喜欢吃肉,而是因为陈恭树的筷子上沾满了口水,又混着口水把肉夹到自己碗里,自己实在是有点无福消受。

    不过这时候的民俗就是如此,别人给你夹菜是对你关心,绝对不好拒绝,至于卫不卫生倒在其次了。

    强忍着不适,耿朝忠将这块肉放入嘴里,嚼也不嚼的一口吞下,还装出美滋美味的模样,笑着回答道:

    “咳,正是因为王大哥出了事,我才跑到这天津卫,想求求陈站长这尊大菩萨,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搭救搭救王大哥。”

    “搭救?能救兄弟们谁不救?就这几个老兄弟,没一个少一个,还能不讲点香火情?”陈恭树咂巴着嘴,慢条斯理的说着。

    “唉,就是知道为难。这帮党调处的狗崽子够狠,硬是把事情捅破了天,这校长知道的事情,小事也成了大事,大事更成了国家要事,难啊!”耿朝忠也叹了口气。

    “能保住条命就不错了!”陈恭树摇了摇头,“你没听外面报纸上说吗?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个狗特务,能有什么特权?这么一炒糊,我看呀,命都难。”

    “老四,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赶紧想想主意吧,再迟几天,王大哥的坟头草都三尺高了!”耿朝忠无奈的说道。

    “想了,我找国防处和检察院打听了,也托了几个关系,银子也没少花,不过人家不敢收啊!那个刘院长都跟我摆明了讲,这案子,谁惹上都一身骚,钱没了可以再挣,命没了那就是真没了!我估摸着,就今明两天,判决书就得下来。”陈恭树同样满脸无奈。

    调侃归调侃,特务处这帮人从来都不把人命当回事,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但交情总归是有,陈恭树也不是没想过办法。

    不过看样子,是真没办法了!

    “六哥,你在北平,能不能想点外道,比如说,给那个死了的赵公子栽点赃,就说他和日本人勾结,弄几个什么逼死寡妇强抢民女的案子搞他头上去,把这死人搞臭了,说不定大家觉得王站长是为民除害,罪责还能轻一点。”旁边一个陈恭树的亲信说道。

    “你以为我没想?问题是报社都盯着呢!要能做,王站长自己就做了,还轮得到我?”耿朝忠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就是,你赶紧闭嘴吧!你能想到的,老六他想不到?”陈恭树也啐了那个手下一口。

    两人长吁短叹,但口中菜杯中酒却不停,夹杂也说些两地发生的趣事,不消十几分钟,桌上的十几样肉菜就被风卷残云的消灭了个干净。

    正谈谈说说的时候,外面一个黑衣黑帽的特务走了进来,附到陈恭树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陈恭树听完话,面皮陡然一松,手一抬,拍开了一坛子酒,笑道:

    “好消息,王大哥的命保住了!”

    “有消息了?”耿朝忠又惊又喜。

    “判决下来了,那个直接肇事人胡大虎死刑,王大哥只判了个纵容,不过罪也不轻,无期徒刑!好在,命是保住了!”陈恭树笑着给耿朝忠斟了一杯酒说道。

    “无期徒刑?”耿朝忠先是一咪眼,接着就哈哈一笑,端起酒和陈恭树碰了一碰。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谁都知道,民国的司法体系对某些人来说,就是可以四处揉捏的玩意儿,只要不死,以后有的是办法捞出来,两人对此自然心知肚明。

    “好了,总算是有个结果,下回回南京,咱兄弟去老虎桥看看王大哥,”陈恭树呵呵一笑,接着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指着耿朝忠乐了,“老六,老虎桥不是你老家吗?里面环境怎么样?”

    “去你的,”耿朝忠笑骂了一声,“不过里面倒还不错,模范文明监狱嘛!做给外国人看的,倒不至于像别的监狱,进去就丢半条命。”

    “那就好,”陈恭树点点头,眨巴了眨巴眼睛,“我还听说,老六你要结婚了?”

    “这你听谁说的?”耿朝忠面色一变。

    “哈哈,我自然也有我的消息,说说,是哪家闺秀?”陈恭树神秘一笑。

    “说是结婚,其实是绑票,不提也罢。”耿朝忠也不多说,心里明白,八成是唐纵露出的风声,不过这种事,说实在的真没什么保密的必要,大家迟早都会知道。

    “总归是小登科,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老六你这回可得好好开开荤,”陈恭树哈哈大笑,接着又端起酒杯,“兄弟,我敬你一杯,祝你花开并蒂,早生贵子!”

    ........

    与陈恭树的酒喝到下午两点多钟才散,耿朝忠离了大院,找了一家报摊买了份《申报》,开始仔细查看——这回来天津,找陈恭树只是幌子,关键是要和潜伏在天津的“荔枝”接头,而与这个“荔枝”接头的暗号,就藏在这几天的《申报》里。

    仔细查看一番,耿朝忠的目光落在了一处股票交易的信息上,心中微微一动,确认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后,这才折起报纸,快步向外走去。

    三时许,耿朝忠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走进了宫北街附近的一处名字叫“福乐会”的证券号子——所谓证券号子,就是后来的股票和商品交易所,此时的证券和商品交易在中国已经相当普及,并且拥有了一只规模较为庞大的经纪人队伍,所谓“红马甲黄马甲”的称呼,就是从此时开始的。

    耿朝忠走进号子,坐在那里开始翻看打印好的商品信息,此时刚刚收盘不久,好多投机者还没有走,正一个个眉飞色舞的讨论着行情,耿朝忠也不多话,只是静静的等待。

    过了大约半小时,一个穿着西装的微胖中年男子走进了号子,刚进门,就冲着柜台大喊道:“老规矩,三百股远东货运,定金一百大洋,分红三七开,明天一早就买!”

    所谓定金,其实就是杠杆,耿朝忠听到这人说话,将报纸往桌上一拍,也高声道:“给我也来三百股‘远东货运’,分红按刚才那位老板说的!”

    “哎,这年轻人,”那中年男人打量了耿朝忠一眼,“我买什么,你跟什么,要是赚钱了,你分我啊?!”

    “赔钱了也不找你要,你管我?”耿朝忠白眼一翻。

    “你怎么说话的?!年轻人火气不要太旺!”那中年男子怒了,恶狠狠的瞪了耿朝忠一眼。

    “火气不旺,那还叫年轻人嘛!”耿朝忠不甘示弱。

    “好好好,”那中年男人脸上现出一丝潮红,“这场子,还有人敢不卖我李某人的面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小子,你敢不敢跟我出去?!”

    说话间,已经隐隐带了威胁的意思。

    “出去就出去,谁怕谁?你这老憋孙,吓唬谁呢!”耿朝忠猛地站起来,还以颜色。

    “算了,今天爷心情好,不跟你计较。”那中年人一看耿朝忠站起来,一副人高马大的样子,立马怂了。

    “走走走,不是要出去吗?走,出去!”耿朝忠却不依不饶的拽住了中年人的领口。

    “两位,要吵出去吵,这号子可是天津卫苟三爷的地盘!”旁边一个伙计说话了。

    “李大爷,快出去啊!让这年轻人见识一下你的面子!”旁边有人起哄。

    “出去就出去!”

    中年人扛不住脸皮,拽着耿朝忠,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号子。

    “切,装蒜!”屋子里传来一片嘲讽声。

    号子外面,耿朝忠和中年人一边拉扯,一边拐向了拐角处,看着四顾无人,那中年人这才呵呵一笑,开口道:

    “天光云影共徘徊,我是荔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