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三三章 警告

第二三三章 警告

    “王组长,你再出来一下,刚才有事忘了说。”耿朝忠的声音响起。

    “剑秋,刚才你干什么?”女子略带惊惶的声音传来,刚才她被蒙在被子里,却没听到窗外的声音。

    “跟你玩个钻山洞的游戏,哈哈!”王剑秋呵呵干笑了一声。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闷死我呢!”女人嗔怪的声音传来。

    “哈哈,刚才又有同事叫我,你在被子里没听见,等等,我先去开下门,一会儿回来再‘闷——’死你!”王剑秋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调笑。

    “讨厌!”女子撒娇的声音传来,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低声道:“怎么,刚才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哪知道,真是烦躁。”

    王剑秋一边说话,一边爬起来,然后嘱咐道:“你躲在被窝里,我去开门。”

    紧接着,灯光再次亮起,王剑秋又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看到耿朝忠正和仇越站在一起,连忙快步跑过来。

    “六哥,我......我刚才正要动手......”王剑秋低声说道,月色下的脸惨白惨白。

    “不用了,我改变主意了,”耿朝忠满脸冷峻,拍了拍王剑秋的肩膀,“这只是一个考验,你通过了考验。”

    “考验?”王剑秋抬起头。

    “考验你,也是考验她。”耿朝忠指了指屋子里。

    “您在怀疑她?”王剑秋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得不防,万一你暴露了,红党或者日本人使美人计呢?”耿朝忠看着王剑秋说道。

    “不会,肯定不会,我和云香是偶然认识的,不可能是别人安排!”王剑秋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是就好,换了是我,还真舍不得对这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动手,剑秋,你的心比我想象的要狠啊!”耿朝忠打量了王剑秋一眼。

    “卑职只知唯六哥之命是从!”听到耿朝忠开玩笑,王剑秋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

    “这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耿朝忠眼睛瞄了瞄屋里。

    “六哥既然不喜欢她,那我以后就和她断绝关系。”王剑秋很干脆的说道。

    看来,刚才的那一番心理斗争,已经让他做出了选择。

    “算了,君子有成人之美,我虽然不算什么君子,但也不想做棒打鸳鸯的事,”耿朝忠摇了摇头,脸色变得和善了不少,“这样吧,你告诉你那相好一声,就说今晚要加班,然后跟我走一趟。”

    “好!”王剑秋点头答应了一声,赶紧跑了回去。

    不一会儿,王剑秋披着大衣跑了出来,耿朝忠也没有多话,三个人一言不发的往回赶,半个小时后,再次来到了仇越的住所。

    耿朝忠示意仇越在外面守着,然后将王剑秋留在了屋里。

    “六哥,我错了!”

    一看仇越出去,王剑秋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错了?哪里错了?”耿朝忠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现在的王剑秋,就好像是一条狗。

    “我不该在外面找女人,我不该抽大烟,我不该瞒着您挪用公款!”王剑秋一股脑的把所有事情都交待了出来。

    刚才在路上,他就已经想的清清楚楚,六哥必定是已经查清楚了自己的一切,这才带仇越过来给自己警告,与其抵赖,倒不如和盘托出,说不定下场会好一点。

    “女人的事不必再提,不过抽大烟的事,咱们还真得说道说道,”耿朝忠点点头,看着王剑秋,“按照我们六组的家规,抽大烟该怎么处理?”

    “左手抽断左手,右手抽断右手!”王剑秋咬着牙说道。

    咣啷一声,一把菜刀摆在了桌上,耿朝忠指着菜刀说道:“刀在这里,你自己处理吧!”

    王剑秋打了个寒颤,盯着菜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不敢?”耿朝忠咧着嘴,冷瘆瘆的看着王剑秋笑。

    “卑职,卑职.....”

    王剑秋支吾着,不敢看耿朝忠的眼睛——那是一只手啊,可不是什么汽车的零部件,卸了还可以再装,一旦没了,以后那种悲惨的生活,想想都让人绝望!

    “你不敢的话,我来帮你。”

    耿朝忠一把拿起菜刀,指着王剑秋说道:“我让一步,左手还是右手任你选,说罢!”

    “左手!”

    王剑秋咬咬牙,说出两个字来——留个右手总比左手方便点。

    “还有点小聪明,”耿朝忠笑了,“手拿来。”

    王剑秋颤抖着伸出左手,闭上了眼睛。

    “准备好了吗?”耳边传来了耿朝忠的声音。

    “准备,准备,准备好了。”王剑秋说话都结巴了,说是准备好,手却不停的往回缩,如果不是耿朝忠摁住他的胳膊,他恐怕早就拔腿逃跑了。

    “嗯.......放松,手指摊开,别像个娘们似的,既然敢做,就不怕有这么一刀,你说是不?”

    耿朝忠微微点着头,语调柔和的说着,王剑秋的大脑一片空白,似乎被催眠了一样,身不由己的按照耿朝忠的指示,摊开了双手。

    咣!

    一阵脆响,王剑秋浑身一抖,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离自己而去了,紧接着,一阵剧痛侵染了他的整个身心,只听一声惨呼,王剑秋突然跳了起来,闭眼抱着自己的左手,发出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嚎。

    “啊!啊!”

    “大晚上的,叫春呢!”

    耿朝忠“啪”的一耳光扇过去,王剑秋整个人被扇的飞了出去,一下子委顿在了地上,就在这时,耳边却传来了耿朝忠的声音:

    “睁开眼看看,出息!”

    王剑秋这才感觉,虽然很痛,但似乎左手还能活动,这才颤抖着睁开眼睛,定睛一看,左手血流如注,却只是少了一截小指。

    “还敢不敢了?”耿朝忠冷冷的问。

    “不敢了,不敢了。”王剑秋连声回答,如蒙大赦。

    “不敢就好,”耿朝忠微微颔首,“你这个左手,先记在账上,那根小指头是利息,不过,你这鸦片必须得戒,戒不了,连本带利都得还!”

    “卑职一定戒掉!”王剑秋强忍着疼痛,厉声回答。

    “好,这还像个爷们。”

    耿朝忠点了点头,看着王剑秋血流如注的左手,不知道在想什么问题,王剑秋一动也不敢动,就当那截手指不是自己的,静静的候在一旁。

    “算了,念你也是初犯,过几天又是我的大喜之日,这回我就不多计较了,”耿朝忠拍了拍王剑秋的肩膀,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500大洋,你拿去把赌债和亏空都还了,剩下的,留作你们结婚用,不过,结了婚之后,你把你媳妇送回南京,可办得到?”

    “办得到。”王剑秋连忙点头。

    “你呀你,心里的弦可不能松,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别学党调处那些鸡鸣狗盗的勾当,眼光放长远点,你可是正宗的陆军大学高材生,换古代那也是武状元的身份了,做什么不好?”耿朝忠语重心长的说道。

    “卑职明白了。”王剑秋使劲应承。

    “好了,去包扎下吧!”耿朝忠挥挥手,走出了屋外。

    门外,仇越看到耿朝忠出来,连忙迎上前去,满脸惶恐的问道:“六哥,王组长他怎么样了?”

    刚才他在外面听着王剑秋的惨嚎,整个人都毛骨悚然,不过后来又没了动静,他实在有点害怕,生怕六哥真的把王剑秋给干掉了。

    “他没事,给了他个教训,这事你告诉底下的兄弟们一声,引以为戒。”耿朝忠说道。

    “好。”仇越终于长出了口气。

    “好了,我明天会去趟天津,找陈站长聊聊,这几天你们警醒点,别再惹出什么事来。”耿朝忠吩咐道。

    “知道了。”仇越赶紧答应。

    耿朝忠没再说话,摇了摇头,走出了屋外。

    这屋里一片血腥气,他是不愿意再待了,出去找个临时地方也凑合一晚再说。

    不过这王剑秋......

    现在自己的手段,只能在特务处的职权范围内吓住他,但他整个人的信仰已经出了问题,留在特务处,只会越来越不可靠,给上面警告,想办法把他调离的事情,必须提上日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