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二八章 洪馆长

第二二八章 洪馆长

    “找,当然要去找,”耿朝忠点了点头,脸上显出几分不自然,“馆长,您怎么也管起这种闲事来了?”

    “管闲事?这可不算是闲事,这燕大十几年来,我已经看着不少学生喜结连理了,我这月老做的好不开心,怎么能算是闲事?”洪馆长眼一瞪。

    “好好好,您是月老,专门给学生牵红线的月老!”耿朝忠呵呵一笑。

    “咳,说正经的,”洪馆长脸色严肃起来,“尔笙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要辜负人家。还有,不要存着什么靠丈人的想法,以你的能力,用不着寄人篱下,如果你是为了这个接近尔笙,那我劝你最好打消这个想法。”

    “您想哪儿去了,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您怎么都考虑到这儿去了!”耿朝忠无奈道。

    “不是就好,学校里也有不少学生打赵家小姑娘的主意,真情假意我不管,不过我不希望你是这样。”洪馆长的眼睛里似乎有着几分洞察世情的幽深。

    “不会,我向您保证。”耿朝忠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你之前跟我说,你现在这个‘对外友好协会’是个半政府机构,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往政界发展?”洪馆长慢条斯理的问道。

    “学生无意从政,只是挂个闲职,可以一心向学。”耿朝忠说道。

    “那就好,政客无情,我不希望你是那样,比如咱们现在那个委员长,为了讨美国人的欢心,停妻再娶,实在是私德有亏。”洪馆长说道。

    “不会,馆长您放心。”耿朝忠苦笑回答。

    他实在是有点无语,怎么话题突然转到了这个上面,他本来的意思,是勾起洪馆长的好奇心,趁机也把这个‘对外友好协会’介绍一下——这里面是有着目地的。

    所谓对外友好协会,自然是联系外国人,但北平哪里外国人最多?

    恐怕除了使馆机构,就是本身就是美国教会学校的燕京大学外国人最多了,所以耿朝忠的想法,是先从燕京大学拉几个外国老师进去凑人头,以后再慢慢想办法扩充。

    正寻思着把话题拉回来,那边洪馆长已经开口了:

    “那就好,你这个对外友好协会,是不是开始的时候需要拉几个人凑数?”

    “馆长,您........”耿朝忠哑口无言了。

    没想到,这洪馆长竟然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来意!

    “知道你小子鬼心眼多,”洪馆长笑了,“从你一来图书馆搞得那些鬼花样,我就知道你不是个安生的主儿。不过你也不用觉得惭愧,已经毕业的学生回来打学校的主意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只要不伤天害理有违公义,学校一般也都是支持的,这点你倒可以放心。”

    “多谢馆长理解,学生惭愧。”耿朝忠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什么不好意思,大学不是世外桃源,家事国事天下事,也都是要关心关心的,更何况,现在情况特殊,争取外援很重要。”洪馆长的话锋突然一转。

    嗯?

    耿朝忠的心突然一提,像是突然发现新大陆一样看了洪馆长一眼。

    “不用以这样的眼神看我,”洪馆长哈哈一笑,老脸上的皱纹全都舒展开来,“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热血青年,什么洋务运动,什么东南互保,正是我年轻时候的事,二十多年前,我还在四川老家也参加过‘保路运动’,你可别小瞧我。”

    “馆长,没想到.....”耿朝忠满脸惊讶之色。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老师和学生都动员起来了,我又岂能独善其身?有时候,争取外援是必要的,没有洋人帮忙,很多事情根本都办不成。他顾维钧凭什么厉害,还不是靠着洋人?”洪馆长叹了口气,接着又意味深长的看了耿朝忠一眼,继续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醉心政治的很多,北大,燕大里面的学生团体,十个有八个都有政治背景,有的是南京的,有的是红党的,我们老师也不是不知道,周宣合,你跟我交个底,你搞这个‘对外友好协会’,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耿朝忠脊背一挺,仔细打量了洪馆长一眼,低声道:

    “老师慧眼如炬,学生也不隐瞒,没错,日本人打算策动华北自治,我们这个对外友好协会的目的,就是争取洋人的支持,在国联为我国政府发声,阻止日本人对我国土的进一步侵蚀。”

    “嗯,跟我想的一样,”洪馆长点了点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们老师也不是桃花源中人,你想想,以后万一中国真成了日本人的,那我们这些教书育人的家伙,又有何脸面登上这三尺讲台?”

    “多谢馆长高义!”耿朝忠脸现激动之色。

    他其实清楚,燕大老师的爱国之心极为强烈,在七七事变以后,更有很多老师直接参与了抗日救亡运动,甚至有不少老师受到过日本宪兵的酷刑折磨,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身边的洪馆长就是一位!

    “无妨,还是那句话,匹夫有责,我对你也有过一番了解,你在燕大的这半年,经常有事外出,具体是忙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一般的学生或者老师这么简单,不过你放心,你的事我不会过问,因为我相信你,相信你所做的一切都绝不是出于私心。”洪馆长继续说道。

    耿朝忠有点沉默,世界上从来没有笨蛋,很多人选择沉默,只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一无所知。

    “好了,你想怎么做,跟我说就行。很多事情,司徒校长不方便出面,但每回司徒校长回国,都会向美国人介绍中国人民受到日本侵掠之苦的惨状,并且还为很多美国的报社提供了一手的照片,现在美国民间对我国的同情之心很强烈,假以时日,这会成为我们最大的支援。”洪馆长娓娓道来。

    耿朝忠连连点头,看来,在事关国家生死存亡的时候,每个人都在默默的出着自己的一份力,自己曾经以为这个社会是死水一潭,但显然,自己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