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二二章 箱尸案

第二二二章 箱尸案

    特高课安排的接头人一直没来,耿朝忠在南京一呆就是一个多月,直到临近过年,一月十几号的时候,一份从东北发来的密电才珊珊来迟:

    “1月17日,上海,松江会馆。”

    “终于来了!这特高课的办事效率也不怎样嘛!”处座翻看着手里的译电,哈哈大笑。

    “恭喜处座,这回日本人在上海的情报机构,从此就完全落入了我们的掌控之中!”耿朝忠在旁边附和的一笑。

    “这件事,值得上一枚二等云麾勋章,不过你以前对如此重大的机密隐瞒不报,所以只能算得上功过相抵,你不会怪我吧?”处座翻过手里的电报,半真半假的看了耿朝忠一眼。

    “不会,卑职只求报效处座的知遇之恩,区区虚名绝不放在心上。”耿朝忠连忙回答。

    “虚名,云麾勋章可不是虚名,有了这个,你就有资格在北平,上海这些大城市独当一面了!”处座重重的拍了拍桌子,然后站起身,拿起挂在墙壁上的月份牌翻了几页,这才满脸遗憾的说道:

    “本来想留你在南京过年,不过看样子,你这个年是要在上海过了,怎么样,想好怎么和这些日本人周旋没有?”

    “特高课的具体指示,还得有这个新的接头人带来,在未看到指令之前,一切都不好说。”耿朝忠回答道。

    “嗯,这也是老成之谈,好了,具体怎么跟日本人周旋,由你来全权处理,不过我再次警告你,有什么重大情况,一定要随时向我汇报,明白了嘛?”处座面色严肃的说道。

    “卑职绝不敢有所隐瞒!”耿朝忠连忙点头。

    铃铃铃!

    就在这时,处座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处座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拿起电话,刚接了不到半分钟,突然面色一阵剧变,紧接着猛地一拍桌子,大吼道:

    “你再说一遍?!”

    话筒里又传来一阵声音,处座握着话筒的手都有点发白,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话筒重重的扣下,看了耿朝忠一眼,粗声粗气的说道:

    “你那个好大哥出事了!”

    “哪个大哥?出什么事?”耿朝忠一头雾水。

    “还能是谁?王天木!”处座嘴里恨恨的吐出几个字,“他在北平杀了人,被登报了!”

    “什么情况?”耿朝忠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处座没理会耿朝忠的问题,接着又打了个电话,示意传达室送几份北平当地的报纸过来,不一会儿,一个特务捧着一大摞当天的报纸走了进来。

    处座随手捡起一份《益世报》,简单看了几眼,就把报纸甩给了耿朝忠道:

    “你自己看!”

    耿朝忠拿起报纸,看到头版头条写着几个大字:

    箱尸案震惊北平,疑与南京特务有关!

    接着往下看,原来是1月16号清晨,八大胡同附近发现一辆黄包车边跑边往外渗血,那黄包车司机浑若未觉,拉着黄包车一直跑到了城外,那条血线也跟着蔓了好几里路。最后众人将黄包车夫团团为主,将车厢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放着一团碎肉!

    更让人恐怖的是,这碎肉竟然是人的肢体,手、脚、胳膊不一而足,被包在一个麻袋装着的大油纸包里,没想到包装不严,竟然露了出来,这才引发了轩然大波!

    报纸后面还写着,当地警察局已经将一干人犯抓获,没想到人犯竟然大闹警局,然后有风声传出,说分尸者是南京方面的大特务,而死者也已经查明,是北平的一个富家子弟——林林总总,写的是一团乱麻,总之,王天木好像是摊上事了!

    耿朝忠放下报纸,满脸犹疑的抬起头,看着处座问道:

    “处座,刚才那个电话是?”

    “校长侍从室打来的电话,据说校长已经知道了!”处座双手捧着脑袋,满脸铁青的回答。

    “校长都知道了?!”耿朝忠面色也是大变,接着问道:“这么大的事,天木大哥怎么不汇报?”

    “他怎么敢汇报?没看报纸吗?他还领人大闹警察局,我看这王天木,是疯了!如果不是邓侍卫长打电话过来,我都还被蒙在鼓里!”处座猛地又一拍桌子。

    “这.......”

    耿朝忠瞠目结舌,他对许多重大历史事件还略知一二,但这件事,自己说什么也不知道,没想到王天木竟然弄出这么大祸事,如果里面不是另有别情,连耿朝忠都怀疑王天木是不是疯了!

    “处座,南京不是刚和北平通了直线电话吗?要不打电话给王站长问问?”耿朝忠提示道。

    随着日本殖民华北日深,国府为了加强控制华北,已经在这段时间在北平和南京之间搭建了长途电话,最近刚刚开通,耿朝忠指的就是这个。

    “算了,打这电话还得去国防部,我丢不起这个人,我就在这等着,等王天木亲自来给我汇报!”处座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里,气鼓鼓的不再说话。

    这个王天木,杀人就杀了,怎么不把手脚处理干净?特务干的事见了报,这还是特务吗?

    再说了,校长夫人最痛恨这种蝇营狗苟的勾当,一旦因为这件事动了怒,万一吹点枕边风给校长,那自己特务处扩充的大计都会受到影响。

    就在处座评估后果的同时,电话再次响起,处座烦躁的拿起电话,紧接着就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然后对着空气敬了一个礼,肃容道:

    “校长好!学生听候指示!”

    旁边的耿朝忠一看是校长亲自打来电话,赶紧后退了几步,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办公室。身后,处座恭谨到极点的应答声不断传来,听口气,校长那边也是大发雷霆,恐怕处座的日子也难过了!

    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耿朝忠才被处座再次叫进办公室,处座眼睛布满血丝,满脸的疲惫,一看就是一宿未眠。他疲惫的靠在沙发上,看着进来的耿朝忠,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个不省心的王八蛋,这回把我给害惨了!校长发话了,从指使者到执行者,一定要从严从重发落,一个星期内就要看到结果。我看哪,你这个天木大哥,好日子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