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二零章 脱困

第二二零章 脱困

    南京,老虎桥监狱。

    “娄狱长,又见面了啊!”耿朝忠笑容满面的走进了典狱长娄嵩的办公室。

    “幸会幸会,方科长,上回调查的事情有眉目了?”娄嵩得知耿朝忠过来,早早就等候在了这里。

    “嗯,有点眉目,这几个人,需要提出去审一下,娄狱长可以行个方便吧?”耿朝忠递过一份名单。

    “这......”娄狱长接过耿朝忠递过来的纸片,脸上却露出犹豫之色,“按照规定,人犯是绝不能带出监狱的,方科长,可不可以在监狱审?我们这里所有设施一应俱全,方便的很。”

    “不行,事涉国家机密,如果这里审了,人犯万一将消息泄露,这个责任,我们谁都承担不起。”耿朝忠面色严肃的摇头道。

    “方科长,”娄嵩的表情也严肃起来,“如果要审讯犯人,我这边一定会尽力配合,但如果要把犯人带出去,我一个人可说了不算。”

    “哦?”耿朝忠眼睛一眯,似有寒光闪过。

    看到耿朝忠的表情,娄嵩不由心底一寒,可运送犯人出狱的事,干系十分重大,他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定了定神,他才终于开口道:

    “方老弟啊,不是老哥我不帮忙,提一个犯人出狱,这里面的程序可就复杂了。我一个签字可不行,还得管带签字,惩教签字,还要三位副狱长签字,这才能把人提出去。还有,您那边检察院的提审令带来了吗?”

    此言一出,耿朝忠的脸一下子阴沉起来,他看着娄狱长,阴恻恻的说道:

    “娄狱长,事情的起因我已经跟你讲的很清楚了,现在你跟我要提审令?你搞出这么多名堂,无非就是觉得我方某在你这里做过监下囚,看不起方某,是不是?!”

    “不是不是,方老弟你误会了!”娄嵩一看耿朝忠的神色,心中更是惊惧,连忙摇手否认。

    “呵呵呵,”耿朝忠满脸冷笑,“不是?我听说,警备司令部龙副司令的亲侄子进了老虎桥,不用三个月就出去逍遥,路政处王处长的亲舅子,更是打了个逛就出来,现在,你跟我说,需要签字,提审令?”

    “这个,这个,”娄嵩的脸色更加难看,支吾着说不出话来,眼看着耿朝忠的表情越来越阴寒,他的心猛地一横,低声道:

    “方老弟,如果您能搞到代处长的电话和条子,我说不定有办法。”

    “哦,这样啊,”耿朝忠的脸色一下子缓和过来,“这好办,本来就是为代老板办事,他给你打个电话倒也无妨,至于条子嘛,我可做不了主。”

    “电话也行,电话也行,”娄嵩一看耿朝忠松口,连忙点头,“只要代处长亲自打电话,我会负责劝说其余的几个副狱长!”

    说罢,又委屈的看了耿朝忠一眼道:“方老弟,实不相瞒,这三个副狱长跟我不是一条心,并且他们每个人上面都有人,别看我是个狱长,但很多事情还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您得体谅我啊!”

    “哦.......”耿朝忠点点头,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他其实也知道这件事不容易——毕竟是民国第一大监狱,也是江苏省模范监狱,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没有手眼通天的本事,想要凌驾于规则之上,那还是不太容易的。

    只是真没想到这么复杂——代老板的电话,找人冒充就得了,但三个副狱长那边,难保不会把消息泄露出去,到时候万一在处座那边提起,那自己恐怕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耿朝忠正在沉思,那边娄嵩看耿朝忠神情阴沉,连忙开口道:

    “方老弟,这回主要是你提的人太多,您看这名单上,足足有五个人,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谁都担待不起。要是一个人的话,我倒可以想想办法。要不,您先在监狱里审审,尽量确定下疑犯,到时候.......“

    “哦?愿闻其详。”

    耿朝忠眼睛一亮,他之所以提五个人,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如果这娄狱长有更好的办法,他当然乐的顺水推舟。

    “是这样,您确定了人以后,我们可以买通狱卒,找个由头把他弄死,然后把尸体悄悄弄出来,神不知鬼不觉,如何?”娄嵩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弄死?我要个死人干嘛?”耿朝忠撇撇嘴。

    “咳,我跟您说,不是真死,这里面......”娄嵩凑过头来,窃窃私语的说了一番话。

    “好,那就这么办,”耿朝忠听完娄嵩的话,猛地一拍桌子,“这回多谢娄老哥帮忙了,这件事情,我也不亏待底下的弟兄,这样吧,我这里有二百块,您帮我打点打点,事情就这么定了!”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摞纸币,递了过去。

    “不用不用,方老弟这你就见外了。”娄嵩连忙伸手推拒。

    “哎,”耿朝忠按住娄嵩的手,“娄老哥,这钱你必须得收,如果是动动嘴的事,凭咱俩的交情,我也不会见外。可这回要劳动许多人,那这钱您得拿着。否则,哪有既让您帮忙,又让您破费的道理?”

    两人推拒一番,娄嵩耐不过耿朝忠,终于还是把钱收下了。

    “好,那我就先提审这五个人,争取今天把人定下来,剩下的事情,就麻烦娄老哥您了!”耿朝忠哈哈一笑。

    ............

    一周后,一辆装着咸鱼的运尸车从老虎桥的后门推了出来,车子一直推到城外的乱葬岗才停下,几个运尸的苦力将裹着席子的尸体往坑里一倒,随便盖了几层浮土就扬长而去。

    片刻后,一辆汽车开到了乱葬岗附近,耿朝忠从车上跳下来,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把铲子,对着土坑就是一阵猛挖,直到下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呦,轻点,你要铲死我!”

    这才哈哈大笑,将裹在席子里面的人拉了出来。

    朱胖子一边抖着满头满脸的尘土,一边抱怨道:

    “你再晚来一点,老子就被你活埋了!”

    “哈哈,”耿朝忠一边笑,一边看着灰头土脸的朱胖子,“老朱,兄弟这手段怎么样?”

    “不怎么样,”朱胖子走到汽车后备箱,拿出一身衣衫,脱下囚服,迎着风换上,然后看着耿朝忠说道:

    “这回把我弄出来,你小子打算怎么办?”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