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一七章 抓人

第二一七章 抓人

    翌日,宫树成如约在申报上发出了信号,然后被特务处送到了自己的住所安置,耿朝忠则和唐纵率领几个特务守在了附近。

    申报刊登消息是在上午7点左右,几个人从早上开始守了大半天,一直到下午4点多钟,宫树成的住宅依然不见动静,耿朝忠还好说,拿着一本传奇看的津津有味,唐纵却有点坐不住了。

    “会不会那个洋人今天根本没看申报?”不久后,唐纵问了第一个问题。

    “不会,你想想可能吗?”耿朝忠头也不抬的翻了个白眼。

    “难道他选择晚上接头?”又过了一会儿,唐纵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不会,他和这个记者非亲非故,犯不着晚上来,被人发现更惹人怀疑。再说,晚上过来,也不利于观察周围环境。”耿朝忠回答。

    “哦。”唐纵将信将疑的点点头。

    “怎么还不来?”过了半个时辰,眼看着天色就要擦黑,唐纵按耐不住了。

    “唐秘书啊,守株待兔这种事情,最需要的就是耐心了,别说一天,几天几夜我们都守过,不信你问问跟前的几个弟兄。”耿朝忠说道。

    “对啊唐秘书,我们出去盯人,经常几天几夜不合眼,这真不算什么。”旁边一个特务说道。

    “好吧,是我着急了。”唐纵不好意思的笑笑。

    “快了,我觉得就要来了。”耿朝忠合上书本,抬起头看了看窗外。

    “真的?”唐纵也学着耿朝忠的样子,看了看窗外。

    “真的!”唐纵很快喊出声来。

    马路上,一个穿着风衣礼帽的人正向着宫树成的住宅走过去,唐纵一把拿起手头的望远镜,瞄了一眼后,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不错,是个洋人!跟宫树成描述的完全一致!”

    “准备动手!”耿朝忠没理会唐纵激动的心情,快速吩咐几个手下。

    那个洋人没有丝毫警觉,手里拿着一份报纸,缓步走到了宫树成的房子前面,开始敲门。

    “等他进去,只要他一进去就动手,无需犹豫!”耿朝忠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弟兄。

    这几个弟兄都是处座的亲信,个个都是特务处精挑细选的好手,不用耿朝忠吩咐,早已站起身来,快步向外走去。

    屋子里的宫树成早已听到了敲门声,可惜他的右腿被耿朝忠打成了骨折,根本无法行动,只能对着门外喊道:

    “进来吧,门没插!”

    那洋人推开门走了进去,看宫树成躺在床上,下半身盖着个被子,手里正拿着一本书,不由问道:

    “宫先生,你是刚睡呢,还是没起?”

    “昨天出门崴了脚,不大愿动弹,东西就放在桌子上,你自己拿吧!”宫树成指了指桌面。

    桌面上放着一个信封,那洋人走过去捡起信封,正要拆开,只听门外一阵响动,刚要回头,只听喀喇一声,东边的窗户先被人踹开了,紧接着,门后几个人一拥而上,霎时间将他扑倒在地。

    “你们是谁?我是德国人,你们不能这样!”洋人拼命挣扎,这家伙力气奇大,几个特务一时之间,竟然有点按捺不住他。

    “老实点,否则一枪崩了你!”

    说话间,门口传来一个声音,那洋人抬头一看,又有两个穿着黑衣的男子出现在门口,领头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冷冷的看着自己。

    “你们是谁?我是德国人,我要找领事馆!”那洋人毫不畏惧,大声抗议,不过眼看着对方人多势众,身子也消停下来,不再反抗。

    “我们是政府的人,还有,这里不是租界,无论国人洋人,我们都有权抓捕,”来人正是耿朝忠,他看了这个洋人一眼,形貌描述与宫树成所说完全一致,微微点头道:

    “这位先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施密特,我是来和一个朋友谈点事情,你们凭什么抓我?”这位施密特先生义愤填膺的说道。

    “哦,亲爱的施密特先生,您和这位宫先生谈的是这个吧?”耿朝忠从他手里拿过信封,将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正是朱木运的照片。

    “不错,我委托宫先生帮我找一个人,难道这也有问题?”施密特操着相当流利的南京官话说道。

    “没问题,我们来,正是要帮助您找人,”耿朝忠微笑着看了施密特一眼,“对了,人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他在哪里?”施密特开口问道。

    唐纵愕然,不由得看了耿朝忠一眼,这洋人不先问自己的安危,却仍然惦记着照片里的人,这实在有点不合情理。

    “我们可以告诉你,不过你得先回答我们,为什么要找这个人。”耿朝忠挥了挥手里的照片。

    “是别人委托我找的,我只管找人,别的一概不过问!”那洋人理直气壮的回答。

    “你也是受人委托?”唐纵不由插口道。

    “是的,我和这位宫先生一样,也是记者,我们之间经常互通消息,这是行业正常现象,我敢保证,绝没有违反任何贵国的法律。”洋人已经安静了下来,知道对方不是劫匪后,他显然不再担心自己的安全。

    “这.......”唐纵又看了耿朝忠一眼。

    宫树成是受这个洋人委托,而这个洋人却说他也是受人委托,这怎么还成了上家吃下家的掮客生意了?

    耿朝忠脸色却很平静,他早已知道,这个洋人也是契卡雇佣,根本毫不知情,所以他才放心大胆的和唐纵来抓人,否则万一此人是契卡,那岂不被特务处来个一窝端?

    “放了他,”耿朝忠点点头,示意几个手下松开对方,然后微笑着看向施密特,和蔼可亲的问道:

    “施密特先生,您也许不知道,照片里的这个人牵涉到一项要案,职责所在,我们不得不追查清楚。说说吧,你是受何人委托,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们不会难为你。”

    施密特从几个特务的手里挣脱出来,捏了捏被掰的生疼的手臂,开口道:

    “我们驻南京的各国记者有个记者协会,大家经常会通过协会交换一些新闻,有的时候,协会也会发放一些任务让大家完成,我接的就是这个任务。具体是谁发放的,我一概不知。”

    “任务怎么说?”耿朝忠追问。

    “只给了一张照片还有100大洋,简单说了一些情况,别的我真的不知道。”施密特满面委屈的回答。

    “通过记者协会可以查到谁是任务发放者吗?”唐纵插口道。

    “不能,我们记者协会门口有一个信箱,大家都是通过这个来匿名交流,我搜集到消息后,就会把信封再投回去,这样可以确保大家的隐私。”施密特说道。

    “记者协会有多少人?”唐纵又问。

    “很多,大概有八十多个人吧!”施密特说道。

    “这.......”唐纵犹豫了。

    人这么多,一个一个查根本不现实,更不用说还涉及到外国人,一个不好,闹出国际争端都有可能!

    “不好意思,刚才多有得罪,还请施密特先生谅解,请您留个地址,改日我登门向您赔罪!”耿朝忠突然弯腰向施密特先生鞠了一躬。

    “这......”施密特有点发愣,此人前倨后恭,到底所为何事?

    “鄙人是诚心向您道歉,还请先生原谅,”耿朝忠抬起头,诚恳的看着施密特,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十美元的纸币递了过去,开口道:“这是鄙人的一点小小心意,用来补偿对您的打扰,请您收下。”

    施密特愣了愣,摆摆手道:“不用了,你们也是执行公务,我也没受什么损害,算了。”

    “感谢施密特先生的宽宏大量,”耿朝忠再次鞠了一躬,“今天多有得罪,现在您可以走了。”

    那洋人又是一愣,诧异的问道:“我现在就可以走?”

    “当然可以,您请。”耿朝忠手一摊,指向了门外。

    施密特这才相信耿朝忠是真心放他走,连忙点点头,快步向门外走去。

    “跟着他,查清楚他的住址,然后打探一下他说的那个记者协会。”

    看到施密特走出去,耿朝忠连忙吩咐一个手下。

    那特务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方科长,他走了,我呢?”一旁的宫树成哭丧着脸插话道。

    “你,”耿朝忠斜睨了宫树成一眼,“你非法搜集军事情报,侵害国家机密,条条罪状证据确凿,怎么,你还想脱罪?”

    “这,”宫树成脸一下红了,“可我做的这些,都是那个施密特唆使的啊!我只是从犯,不是主犯!您怎么把主犯放了,反而把我这个从犯扣下,这不公平!”

    “不公平,你说搜集军事情报都是施密特指示,证据呢?”耿朝忠冷笑。

    “方科长,您不要玩儿我了!”宫树成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今天这件事,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不能网开一面?我可是您的同胞啊!”

    “嗯,你说的也是,我们毕竟是同胞,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耿朝忠沉吟着,似乎有些意动。

    “是,是,我们都是中国人!”宫树成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

    “这样吧,刚才那个施密特不是说有个什么记者协会,以后你就做我们特务处的线人,负责接触这个协会,如果做得好,就算你戴罪立功!”耿朝忠开口道。

    “好,好,鄙人一定尽力,多谢方科长宽宏大量!”宫树成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忙不迭的保证。

    “唐秘书,我们走吧!”耿朝忠看了看旁边的唐纵。

    “方科长,您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放走那个洋人?”唐纵总算回过神来,开口问道。

    “走吧,出去说,”耿朝忠抬脚,拉着唐纵走到了门外,这才开口解释道:“这个洋人说的是真话,没必要难为他,算了吧!”

    “这,那我们回去怎么跟处座交待?”唐纵问道。

    “处座会理解的,”耿朝忠解释着,“您大概没听说过这个记者协会吧?”

    “应该就跟‘生丝行会’、‘盐铁行会’一个道理吧?”唐纵撇嘴道。

    不就是行会吗?这有谁不知道?

    “是,但也不完全一样,”耿朝忠笑了,“这记者协会在国外势力很大,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跟各国政府和驻外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里面的很多人,甚至会在以后加入到各国政府机构做事,成为有实权和影响力的政府官员,甚至能影响一个国家的外交决策,这些人得罪不得。”

    “明白了,”唐纵恍然大悟,但马上又愁眉苦脸的问道:“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能算了,”耿朝忠哈哈大笑,“既然这个消息是从记者协会发出,那我们就要从记者协会着手,唐秘书,您想想,这个记者协会名为交流消息,但实际上是一个什么组织?这是一个情报组织啊!这么重要的东西,您告诉处座,那是有过还是有功?”

    “我明白了,你是让我加入到这个记者协会!”唐纵终于明白过来。

    “不错,这案子只是小事,就算你把这个案子破了,又能有多大份量,但您如果加入到这个记者协会,那情报可不就是源源不绝?在处座眼里,是源源不绝的情报重要,还是一个案子重要?”耿朝忠循循善诱的说道。

    “当然是情报来源重要了!”唐纵满眼放光,“有了这个协会,那我们的情报就可以说多了一个渠道,这对处座来说,可是大功啊!”

    “不止如此,”耿朝忠笑笑,“我的建议是,您向处座申请,派人加入这个记者协会,即可以从中搜集情报,又能掌握一定的人事力量,这对您以后的工作才是有好处的。”

    “明白了,”唐纵感激的看了耿朝忠一眼,“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今天我才算明白这个道理!方老弟,多谢了!”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以后我还指望着唐兄在处座面前多为我美言几句,别像上次那样,又把我抓老虎桥去了呢!”耿朝忠哈哈一笑。

    唐纵也尴尬的笑了笑。

    上回抓耿朝忠去老虎桥的时候,是他亲自带队,算起来,两人还是有一点小小的过节,不过这方途还真是地道,不仅不计前嫌,还未自己的未来出谋划策,这朋友,可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