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一五章 变故再生

第二一五章 变故再生

    处座此言一出,耿朝忠不由心头暗喜。

    这件事竟然如此轻松解决,实在是意外之至!

    究其根源,还是处座知道的太少,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如果真要认真起来,那事情还真不好办。

    耿朝忠心头一阵轻松,拱手道:“处座,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准备一下,先回北平了。”

    “等等,”旁边的唐纵突然插话,“处座,这件事轻忽不得,此人虽然是苏联间谍的可能性不大,但处座您想,既然苏联人处心积虑的要找他,那说明他身上一定有着苏联人急于得到的东西,否则,就这么一个汉奸,跑了也就跑了,契卡何苦动用资源,不远万里的到南京来找他?”

    “对啊,唐纵说的也有道理,”处座摸了摸下巴,接着看向了耿朝忠,问道:“方途,你怎么看?”

    耿朝忠心中早已把唐纵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这家伙好好写他的文案就算,真特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可现在又不得不回应,顿了顿,耿朝忠才又开口道:

    “处座,也许这家伙偷取了苏联什么重大秘密?或者杀了苏联什么了不得的重要人物?”

    “都有可能,”处座打了个哈欠,显然是意兴阑珊,不过为了照顾唐纵的面子,还是耐着性子说道:

    “这样吧,唐秘书左右无事,这件事就继续由你负责,说不定真能找出什么线索,事情就这么定了,好了,你们都各自忙去吧!”

    “处座!卑职已经查到了线索,那个洋人我已经找到了!”看处座不感兴趣的样子,唐纵一下急了,一句话脱口而出。

    “什么?”处座一下子来了精神,狠狠的瞪了唐纵一眼,“你怎么不早说?!”

    “这.....”

    唐纵支吾看了耿朝忠一眼,满腹委屈无从诉说——按照专事专办,保密第一的原则,既然自己接了这个任务,按道理是不该让外人知道的,哪怕是特务处的同事也不行,可处座刚才非要让他说,他又不能不说,现在说出来,岂不是既惹得处座厌烦,又让方站长不高兴?

    处座一眨眼,已经明白了唐纵的心思,心底不由暗骂,这干内勤的就是沉不住气,不会先混过去,一会儿再进来?

    “处座,你和唐秘书先聊,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那边耿朝忠已经起身告辞,显然是要避嫌。

    “没事,方站长又不是外人。”处座摆了摆手,示意耿朝忠坐下。

    到这份上,再撵人就太不合适了,处座何等油滑,当然不会在这种小事计较。耿朝忠一看处座说话,答了一声“是”,又坐了下来。

    “是这样,”唐纵看耿朝忠参与此事已不可避免,索性也不再掩饰,朗声说道:“这个记者是个软骨头,又是南京本地人,卑职想了个主意,让他放出风声,就说是人已经找到了,看能不能钓出那个洋人。卑职今天过来,就是要请示处座,如果那个洋人上钩,我们可否先把这个记者放了,跟踪他找到那个洋人。”

    “不错,看来你是动脑筋了,”处座赞许的看了唐纵一眼,“放他可以,不过你没干过外勤,正好让方站长帮帮你,否则人钓到了,就像沈醉一样没抓住,那还是没用。”

    “好,”唐纵连忙答应下来,“那我就和方站长合作,争取把这个洋人抓到!”

    耿朝忠看着唐纵满面热衷的神态,心中顿时明白了几分。

    代老板御下甚严,对身边人尤其看得紧,这唐纵干了几年秘书,看来是什么都没捞着,这才动了心思,想要往外勤方面发展。历练一段时间,说不定能外放个站长,那油水可就大大的了。

    “那个记者叫宫,宫什么来着?”代老板又问唐纵。

    “宫树成。”唐纵赶紧回答。

    “对,宫树成,你和方站长出去,现在就开始办,争取把事情办漂亮了,如果做得好,以后你也可以适当的参与一些外勤任务,这对你以后也有好处。”处座用勉励的眼光看着唐纵。

    底下人那点心思,处座清楚的很,压了唐纵这么久,也是时候给他点甜头了。

    “处座放心,卑职一定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唐纵大喜,连声答应,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耿朝忠,笑道:“还得请方站长带带我这个生手,为兄感激不尽!”

    “唐兄客气,唐兄客气。”耿朝忠随口应付几句。

    “去吧!”处座显然已经不耐烦,吩咐两人出去。

    唐纵和耿朝忠赶紧答应,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

    “唐秘书,你做外勤,是想着外放吧?”

    一出门,耿朝忠就笑着瞟了唐纵一眼。

    “瞒不过方老弟的眼睛。”唐纵略微尴尬的一笑。

    “人之常情,男子汉大丈夫,谁不想建功立业投笔从戎?我知道唐秘书也是黄埔出身,一直干这个秘书,实在是有点大材小用了!”耿朝忠笑道。

    “咳,秘书这工作,说好干也好干,说难干也难干,最关键的是,光动嘴皮子,手底下没人,平日里大家对我客气,不过是看着处座的面子,背地里谁不骂我几声?好听的说声‘狐假虎威’,难听点就是‘狗仗人势’,这些话,我听到了也只能当没听到。”唐纵满脸苦笑的说道。

    “哈哈,唐秘书待人一向诚恳,处事又公道,谁敢这么说,我方途第一个跟他过不去!”耿朝忠徉怒道。

    “方老弟,那我还真承你的情,”唐纵呵呵一笑,“不过呢,他们说的也不算错,我就是个狗仗人势的狗东西,这个工作再干下去,我恐怕连狗东西都算不上,根本就不是东西了!”

    唐纵这一番自嘲,倒让耿朝忠起了几分好感——这勇于自嘲的人,心眼一般都不会太小,耿朝忠打量了唐纵几眼,倒真起了几分结交的心思。

    “走吧,方站长,我领你去看看这个宫树成。”唐纵指了指囚室方向。

    “好,那我们就去看看,弄不好,还真能钓上一条大鱼!”耿朝忠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