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一四章 转移视线

第二一四章 转移视线

    两人正商讨着怎么坑日本人一把,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处座听出声音,随口答应了一声,唐纵胳膊里夹着一摞文件,推门走了进来。

    “呀,方站长也在,那我一会儿再来。”

    唐纵看到耿朝忠也在场,连忙停住了脚步,不过他的眼睛却看向了处座,显然是想征询处座的意见。

    处座像是想起了什么,正要挥手让唐纵离开,接着一转念,又改变了主意,看着唐纵问道:

    “是找人的事儿吧?”

    “是。”唐纵点了点头。

    “那正好,方站长在岛城呆过,你把照片拿出来,让他看看,说不定恰好认识呢?”处座说道。

    “什么人?”耿朝忠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好奇,心里却暗叫不好。

    不会这么巧吧?

    那边唐纵已经拿出一个信封,递到了耿朝忠面前,处座同时开口道:“前段时间抓到一个记者,这家伙招供,说是有个洋人托他找一个人,就是信封里这张,我想着,最近苏俄红党活动猖獗,所以就派唐纵查一下。”

    耿朝忠拿起信封,正作势要拆开,实则心里拿不定主意——如果看到相片,是说里面的人认识呢,还是不认识?

    说不认识,万一查到了朱胖子,必定是欲盖弥彰;可说认识,是只说监狱认识的,还是说在岛城就认识?

    如果说是在监狱认识的,万一沈醉在岛城查到了什么,那岂不还是要歇菜?!

    “犹豫什么?拆开看看啊?对付苏俄人,你可是拿手好戏。”处座看耿朝忠拿着信封却不拆开,不由得笑道。

    “我不想拆,”耿朝忠把信封推了回去,同样满脸笑容的看着处座,“这一拆,说不定拆出什么事儿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万一我真认识,那岂不是给自己找事儿干?再说了,我马上就回北平了,南京这边的事能省则省吧!”

    “你倒不粘锅!”处座嗔怪的看了耿朝忠一眼,“别想偷懒,赶紧拆开看看,认识最好,不认识,我还能吃了你?”

    “好吧!”耿朝忠无奈一笑,从信封里抽出照片。

    不过这一抽,耿朝忠的眼睛就粘在相片上,再也离不开了。

    “怎么,你认识?”处座看耿朝忠神色有异,不由得也好奇起来。

    “确实有点面熟,只是一时有点想不起来了,”耿朝忠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相片,过了一会儿又抬起头问道:

    “刚才处座说他是哪里人?”

    “岛城的啊?那个记者交待,此人操胶东官话,是岛城人。”处座开口道。

    “名字呢?”耿朝忠又问。

    “没名字,”处座摇头,“那个记者是在打探军需物资调动情况的时候被抓的,当时搜到这个照片,我也没太在意,让底下人去办,随手就扔到了一边。后来一想不对劲,一个洋人找中国人干什么,并且还没名没姓的,所以才起心动念,想要查一查。”

    原来如此!

    耿朝忠顿时醒悟,原来处座什么都不知道,只是疑心病作祟,这tmd,耿朝忠真想破口大骂,你这随便一查不要紧,把老子吓得够呛!

    “处座,那个记者还说什么了?”耿朝忠开口,想把情况打探清楚一点。

    “他就说是个洋人雇佣他做事,每个月还给他30块大洋,至于找这个人只是顺便,洋人也没细说。”处座回答道。

    “处座怎么肯定一定是苏俄人在刺探情报?日本人应该也有可能吧!”耿朝忠摸了摸下巴。

    “日本人一般很少雇佣细作,他们在中国深耕多年,用不着这么麻烦。这种雇人刺探军情的手段,一般是西洋人用的比较多,苏俄在东北就雇佣了很多流民土匪刺探日本人的军情,现在又恰逢我们剿红的特殊时期,所以我才这么想。”处座解释道。

    “处座说的是,这确实是苏俄人的手段。”耿朝忠点了点头。

    “这个人我一定见过,但我这脑子,怎么一下就想不起来了呢!”耿朝忠拍着脑袋,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

    “不急,慢慢想,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真要是什么大事,苏联人也不会随便雇佣一个人去找。”处座安慰道。

    耿朝忠点点头,依旧冥思苦想,心中却在快速思考着对策。

    处座不知道苏俄人找朱胖子干什么,而沈醉又去了岛城,朱胖子在当地知名,沈醉查到他的真实身份并不难,但既然处座不知道苏俄人找朱胖子的目的,那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啪!

    耿朝忠突然猛的一拍大腿,高喊道:“想起来了,是他!”

    “是谁?”处座脸上露出几分好奇。

    “这个人叫朱木运,是我在岛城当巡警时候的顶头上司!”耿朝忠大声说道。

    “什么?”处座愣住了。

    “没错,就是他,这个人长的很胖,可这个照片上的人却很瘦,应该是他年轻时候的照片,所以我一时半会儿才没认出来!”耿朝忠懊恼的说道。

    “哦?”处座眼神一咪,“苏俄人找他干什么?”

    “不知道,”耿朝忠摇了摇头,“我们相处的时间很短,只有短短几个月,后来我就去了党调处。再后来,我听说他离开警所去了东北,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有意思,有意思,这个人很神秘啊!”处座同样摸了摸下巴。

    “对了,沈醉不是要去岛城上任吗?让他在那边调查一下得了。”耿朝忠说道。

    “也对,沈醉走了有两天了,等他到了我就给他打电话。”处座开口道。

    “其实,”耿朝忠用手指摩挲着手中朱木运的相片,“我觉得,苏俄人找这个朱木运,倒不一定是因为他在苏联那边有什么身份,更大的可能,是他得罪了苏联人,所以苏联人才想杀之而后快!”

    “为什么这么说?”处座看耿朝忠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不由得起了好奇之心。

    “因为我想起一件事,”耿朝忠沉吟着,“我在岛城的时候听说,这个朱警长和日本人联系密切,尤其是在岛城日据时期,他利用日本人的庇护,做了很多天怒人怨的事情,这才升到了警长的位置。所以我怀疑,苏联人找他,不一定是什么好事。”

    “还有这个情由?”处座问道。

    “对,处座您知道,岛城被日本人占领了十年,而这个朱木运就是在日据期间才飞黄腾达的,当地很多人都说他是日本人的走狗。再说了,如果他是苏俄自己人,契卡肯定对他的情况完全掌握,又怎么会派人找他?就算要找,也一定亲自动手,又怎会假手外人?”耿朝忠分析道。

    “不错,你说的没错,是我想岔了,”处座连连点头,“不过这么一来,再找他就没什么必要,一个汉奸而已,不值得我们费这么大心思。就让苏联人和日本人狗咬狗去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