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一三章 郑伯克段于鄢

第二一三章 郑伯克段于鄢

    从老虎桥出来,耿朝忠的心里还在盘算朱胖子的事情。

    其实事情并不像朱胖子说的那么简单.......

    南京的事情,只是第一步,还有岛城,如果沈醉去岛城查到了自己和朱胖子的关系,还是要玩儿完。

    不过这事暂时顾不上了,因为处座给自己下了新的任务——去上海,见袁丽香。

    .........

    三天后,上海。

    法租界审判庭门外,可谓是人山人海,各路报社、歌迷、好事者云集门外,还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印度“阿三”拎着警棍走来走去,众人个个翘首以待,等候着“袁丽香涉谍案”的最后结果。

    鉴于涉密,法庭采取的是不公开审理的形式,足足三个小时后,法庭门口终于传来一阵骚动,在众人的簇拥下,遮着白色面纱的袁丽香款款走出,十几名记者像见了血的苍蝇一样,瞬间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提问声随即传来:

    “袁小姐,结果如何?”

    “请问您是否会控告南京或者租界当局?”

    .......

    “各位,”袁丽香轻轻站定,身着紫色风衣的她,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那么的风姿绰约,她轻轻掀起额头的面纱,清脆的声音传来:

    “租界法庭已经作出判决,本人与上述指控一概无关,当庭无罪释放。不过鉴于南京当局莫须有的职责,本人保留向南京法院提出上诉的权力。同时,即日起,本人将无限期退出上海歌坛,复出时间另行通知,谢谢大家!”

    “退出歌坛?”

    “为什么?”

    一片哗然。

    在所有人争先恐后的提问中,袁丽香却不再做出任何回应,她在几名保镖的护送下,很快钻入了停在路边的黑色小轿车。

    “袁小姐,去哪儿?”坐在前排的司机回头问道。

    袁丽香没有立即回答,她正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人群中正在远去的一个背影,这才吩咐司机道:

    “去火车站。”

    ........

    南京开往哈尔滨的火车上,袁丽香正坐在包厢里,翻阅着手头的一份杂志,片刻后,门被推开了,一名戴着礼帽,绅士打扮的男子钻进了车厢,坐在了袁丽香的对面。

    “我知道你会来。”袁丽香笑了。

    “认识这么多年,临别之际,不能不送送你,”对面的男人笑了,“回去有什么打算?”

    “暴露了,以后只能从事一些内务和文职工作,恐怕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很少.......”袁丽香美目流转,看着耿朝忠的眼睛。

    “那样也好,能全身而退就已经是一个最好的结局。”耿朝忠脸上也露出几分惋惜。

    “不必惋惜,”袁丽香微笑着看着耿朝忠,“对我来说,这是一种解脱,其实我还是更怀念在岛城的日子。在你手底下做一个小小的职员,平时除了打扮就是逛街,要不就是揣测你的心思,单纯而又快乐。”

    “我也怀念那段日子,”耿朝忠眼睛里流露出神往的表情,“可是,上海对帝国太重要了,用不了多久,恐怕就会有新人过来。”

    “不过那已经与我无关,而我也从此与你无关,”袁丽香的嘴角露出一丝痛楚的微笑,“你恐怕会很快忘了我吧?”

    “不会,”耿朝忠伸手握住了袁丽香的手,“我永远都会记得你的微笑。”

    袁丽香笑了,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展示给伊达君的东西.......

    ........

    “袁丽香走了?”处座看着回来禀报的耿朝忠。

    “走了,卑职亲眼看到他坐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耿朝忠回答。

    “算她识时务,”处座冷哼了一声,接着似笑非笑的看了耿朝忠一眼,“没有跟她聊聊?”

    “没有,该聊的那天已经聊过了。”耿朝忠说道。

    “日本人那边有没有什么指示?”处座开口道。

    “我已经给关东厅发了电报,对方表示,很快就会派人过来。我一直在等对方的接头暗号。”耿朝忠回答。

    “嗯,”处座略微沉吟了片刻,双目直视耿朝忠道:“方途,你想没想过怎么利用这条线?”

    “卑职可以把电报和通讯密码全部交处座,由处座全权负责,”耿朝忠说道,“只是如何利用这条线,卑职却没有太好的办法。您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很难获得日本那边的太多情报,除了为对方提供一些假情报。”

    “对日联系还是由你来搞,否则容易出问题,”处座摆了摆手,“至于给对方提供假情报的事情,暂时不必要,现在并非战时,日本人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

    “要什么给什么?”耿朝忠睁大了眼睛。

    “不错,要什么给什么,”处座点点头,“比如军需,战备,防守地形图,战略要塞图,还有一些情冶系统的内部情况,所有日本人感兴趣的,我们都给!”

    “这,那我们的内部情况,不就完全不设防了吗?”耿朝忠满脸惊讶。

    “政治的问题,你不懂,”处座摇了摇头,“即使我们不给,日本人也能通过别的途径拿到,你自己瞅瞅,汪系那边有多少亲日分子?我们特务处,充其量只是日本人的一个情报来源罢了!”

    “明白了,”耿朝忠若有所思,“郑伯克段于鄢,处座您是这个意思吗?”

    “你的嗅觉很敏锐,”处座脸上首次露出讶色,仔细的打量了耿朝忠一眼,“不错,汪系既然想出卖情报,那就让他们卖。我们要做的,只是默默的搜集他们通日的证据,等到有朝一日中日两国战事再起,这些东西,就是拔除汪系势力的最好武器!”

    “原来如此,”耿朝忠满脸恍然大悟,“如果是这样,那我的工作就好做了,日本人之前对我不满,就是因为我这几年提供的东西乏善可陈,有了您的帮助,我的潜伏必然更加顺畅!”

    “时势如此,不得不为,”处座脸上露出几分阴狠,“校长说过,攘外必先安内,很多人以为,这个内指的就是红党,他们错了!”

    “处座高明,校长高明!”耿朝忠叹服。

    “对了,上海那边我让吴侃查了,电讯处那边也做了调查,不过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处座皱了皱眉头。

    处座说的是黎智英的事情,当时判断,特务处内除红叶外,还有一个隐藏的日谍,但王天木却认为那个人就是黎智英,特务处在这件事情的看法上产生了分歧。

    “我觉得,我们可以抛一些假情报出去,测试一下日本人的反应,相信可以找出内鬼。”耿朝忠说道。

    “嗯,有你的帮忙,这件事不难,”处座点了点头,“不过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到时候,我会让日本人吃个大亏!”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