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一一章 重回老虎桥

第二一一章 重回老虎桥

    现在事情很清楚了,共产国际不知道突然操的哪门子闲心,找起了朱木运,而王有山对这个早已失踪的人也没投入太多精力,直接雇佣了一个记者找人,但好巧不巧的,这个记者落到了特务处手里。

    当然,里面肯定还有一些别的事情,不过耿朝忠无意过问,现在很明显的事情就是,特务处如果找人,一定要比那个记者有效率的多。

    或许用不了多久,处座就会查到朱胖子的下落,到时候麻烦事可就大了!

    耿朝忠皱了皱眉头,当务之急,最好的办法是赶快通知一下朱胖子,最好让他尽快出狱。

    其实,营救朱胖子出狱并不难,自己和老虎桥的典狱长甚为熟稔,给朱胖子搞个保外就医甚至提前释放,一点难度都没有。

    不过........

    水过必留痕,如果自己操作朱胖子提前出狱,必然要经过医院鉴定、司法复核、法院批准等若干道程序,这里面经手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一旦被人知道了,那岂不欲盖弥彰?

    看来,必须要跟朱胖子见一面了。。。。。

    /////

    翌日,南京老虎桥监狱狱政大楼。

    典狱长娄嵩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手里翻动着一份报纸,耳朵里听着收音机里上海和天津的期货广播行情这是娄嵩狱长生涯中最大的私人爱好了。

    在娄狱长看来,既能消遣,又能赚钱,炒期货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业余活动了,可惜的是,最近行情似乎不太好,闹腾了三四个月都没赚多少,不免让人郁郁。

    叮铃铃!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响了。

    娄狱长拿起电话,懒洋洋的说了一声“喂,哪位啊?”

    “楼狱长啊?最近可好?行情这么好,一定赚了不少吧?”一个年轻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托福,还好,您是?”娄狱长坐了起来。

    锣鼓听声,说话听音,娄狱长可是老江湖,这个声音,矜持中带着几分热情,语调缓慢又带着几分倨傲,给人留了充足的思考空间,明显是机关同行的腔调,只是似乎有点耳熟?

    “方途啊!以前在您手下当兵,这么快就忘了?”话筒里的声音带着丝丝埋怨。

    “哦,方老弟啊!”娄狱长一边答应,一边想着方途是何许人也,只是过了一瞬间,娄狱长眼睛一亮,语气立刻恭敬起来,开口道:

    “方科长,您贵人事忙,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一准给您办妥!”

    方途!

    这个曾经在老虎桥里关过一年的神秘人物,虽然当时自己并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背景,但现在岂能不明白?

    当日接他出狱的那辆车,娄嵩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警察厅二厅,那是特务处的车!

    “也没啥大事,我最近查个案子,发现有个逃犯被你们抓进了老虎桥,娄狱长能否给个面子,让兄弟我审审?”话筒里的声音在继续。

    “可以,可以,您随便审,叫什么名字,我亲自去办!”娄嵩忙不迭的答应。

    南京的情报机构从牢房里提审犯人,这种事在所多有,娄嵩一向都大开方便之门废话,不开方便之门,无论是特务处还是党调处,随便派几个人查一查自己,估计连自己老婆**上有几颗痣都能查的一清二楚!

    “名字不好说,这样吧,我这就过去,您那边方便吧?”

    “方便,方便,您随时来都可以,就是半夜都方便!”

    简短几句话,两人谈好了时间,娄嵩放下电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梳子,梳了梳自己的地中海发型,然后快步站了起来,推门往外走去。

    特务处距离老虎桥并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更何况,从狱政大楼到监狱门口距离可不短,步行过去也得十几分钟,娄嵩一刻也不敢耽搁,没用十分钟就赶到了监狱的大铁门附近。

    果然,仅仅过了三四分钟,监狱大门外就传来了小汽车的马达声,娄狱长一听声音,就像听到起床号的士兵一样,立刻站起来,快步走向了门外,把看门的卫兵都搞得一阵愣神有啥大人物要来?

    嘟嘟!

    门外的黑色小轿车按了几声喇叭,然后停了下来,片刻后,车里走出一个穿中山装的年轻人,正是以前老虎桥的住客,方途。

    “方老弟,幸会幸会,好久不见,老哥哥这边还怪想你的。”娄嵩快步迎了上去,热情的打着招呼。

    耿朝忠微笑着和娄狱长握了握手,笑道:“娄狱长,幸会幸会,重新介绍一下,我是警察厅二厅少校科长方途,以前犯了点事,承蒙您照顾,在狱里还算舒坦,谢谢了!”

    “哪里哪里,方科长客气,我第一眼看到方科长,就知道方科长非池中物,岂敢怠慢,里边请!”

    两人一阵寒暄,娄嵩吩咐卫兵打开铁门,两人一同走进了老虎桥,到娄嵩的办公室坐下。

    “方科长,提审犯人您派个手下来就是了,还亲自来一趟,实在太客气了!”

    三聊两聊,娄嵩把话题转到了方途的来意上。

    耿朝忠呵呵一笑,开口道:

    “实不相瞒,此人之前是江洋大盗,偷了点不该偷的东西,现在才东窗事发,不过具体是什么东西,我这边不好多说,还希望您理解。”

    “理解理解,保密条例嘛!”娄嵩连连点头,“是谁,我现在就让下面人去办!”

    “不知道。”耿朝忠回答。

    “不知道?”娄嵩一愣。

    “对,现在的线索,只知道他在老虎桥,名字里有个‘恒’字,别的一概不知,您可否给我一份犯人名单,让我研究研究?”耿朝忠开口道。

    “这........”娄嵩脸现犹豫之色。

    这犯人名单算是国家机密,就算是特务处来人,也得得到处长和高等法院的手令才能查阅。

    “就在这看,不带走,”耿朝忠指了指办公室,“您放心,规矩我懂,我只是为了查案方便,再说,我要犯人名单干什么?”

    “好。”

    娄嵩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从兜里拿出一把钥匙,起身打开了档案柜的门只是在办公室看一下,影响不到什么,再说了,为这种小事得罪特务处的人,得不偿失。

    耿朝忠低下头,开始翻看起来,一边看一边用笔记下几个名字,不到半小时,就拟好了一份名单,交给娄狱长道:

    ”娄狱长,请给我准备一间静室,然后把纸上的这些人挨个叫进来,我要亲自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