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一零章 摸清原委

第二一零章 摸清原委

    哎呦,这啤酒就是这样不好,一喝多了就想上厕所。”沈醉摸着肚子,从走廊里拐了出来。

    “哈哈,才这点酒你就撑不住,去了岛城很难打开局面啊!真是可惜了你这好名字了!”耿朝忠大笑。

    “得练,得练。”沈醉尴尬一笑。

    “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耿朝忠看了看手表。

    “好。”沈醉提起了公文包,走向吧台,看样子是要结账。

    “已经结了,今天算是你的送行酒。”耿朝忠笑道。

    “那就多谢六哥了!”

    沈醉停下来,两人挽着胳膊出了门。

    “叫辆黄包车吧,喝多了走不动。”耿朝忠打量着街道。

    “好。”沈醉点头,他知道耿朝忠是在照顾自己。

    两人各叫了辆黄包车,回处里交差,不过耿朝忠打了个逛,很快就走出了鸡鹅巷。

    朱木运!

    路灯下,耿朝忠的脸色有点阴沉。

    沈醉怎么会有朱胖子的照片?

    难道他在牢里犯什么事儿了?还是已经出狱,被沈醉盯上了?

    算算时间,朱胖子在老虎桥已经关了快两年时间,不过距离刑满释放还差的远,按道理,不该有任何人关注他的身份啊?

    处座在试探自己?

    不会!

    耿朝忠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如果处座知道了朱木运的身份,那还有什么试探的必要?恐怕早就把自己关进小黑屋了!

    看沈醉的调令和朱木运的相片放在一起,八成是处座命令沈醉去岛城,顺便调查相片中这个人的身份,也就是说,处座绝不知道朱胖子的真正身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对朱胖子的身份感兴趣。

    耿朝忠皱了皱眉头,南京一定发生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否则,已经消失长达两年之久的朱胖子,怎么会落入特务处的视线!

    迈开脚步,耿朝忠很快回到了自己在南京的住处——这地方长时间不住,早就落了尘,耿朝忠拿起鸡毛掸子抖了抖,清理了一下床铺,和衣卧在了上面。

    不过他没呆多久,马上就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了屋外。

    要想知道南京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一个人是必须要找的。

    王有山!

    他和朱胖子一样,是契卡和红党双料间谍,现在就在南京一家报社任职。

    趁夜疾行,耿朝忠很快就来到了王有山的住处,秦淮河畔的一处民宅——隔了这么久,不知道王有山是不是还住在这里。

    屋子里灯火灼灼,现在八点多钟,里面的人显然还没有睡,耿朝忠站在门口侧耳倾听,没听出什么对话声,看来住客是独居。

    又等了片刻,屋子里传来一阵锅碗瓢盆的声音,然后就是“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端着一盆水走了出来,“哗啦”一声泼在了地上——看样子是刚洗完脸。

    耿朝忠觑的真切,确实是王有山不假。

    咚咚咚!

    门被敲响了,端着水盆的王有山朝外看了一眼,警惕的问道:

    “谁?”

    “一个故人。”

    耿朝忠一边说话,一边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黑布捂在脸上,王有山见过自己,但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也不想让他知道。

    王有山一个愣怔,呆了好久才问道:“你到底是谁?”

    “救你的人。”耿朝忠瓮声瓮气的回答。

    迟疑了好长时间,王有山终于走到门前,慢慢的打开了门。

    “别紧张,”耿朝忠第一时间开口,“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不认识一个姓朱的胖子?”

    “进来说话,”王有山目光一闪,伸出头,机警的看了看四周,把耿朝忠让进了门里,开口问道:“您指的是哪位姓朱的胖子,我认识好几个胖子,都姓朱。”

    “我没空跟你打哑迷,”耿朝忠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我知道你是契卡的人,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认不认识朱木运?”

    “认识。”

    王有山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来人的身份,但他直截了当的指出了自己最大的秘密,看样子是敌人的可能性不高,否则根本不会跟自己这么客气。

    “现在特务处在找他,手里还有他的照片。”耿朝忠开口道。

    “这?”王有山表情有点纠结。

    按道理他不该跟陌生人讲这些,但眼前这个人明显是友非敌,似乎又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他不知道该不该完全信任他。

    “我是南京特委的游无魂,你应该听说过。”耿朝忠开口道。

    “游无魂同志?您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王有山脸色放松了几分。

    共产国际和红党一直有联系,但毕竟是两个系统,双方所知不多,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确定是自己人。

    “回答我的问题,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耿朝忠无奈道。

    这王有山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任谁都不会贸然相信一个不速之客,但耿朝忠别无选择,他实在不知道处座到底知道了多少。

    “我有一个线人失踪了,”王有山终于开口,“我根据上级指示,委托他找朱木运。”

    “什么时候的事?”耿朝忠问道。

    “半个月前,南京围剿苏区,共产国际指示我们在上海和南京建立情报网络,同时还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寻找两年前失踪的朱木运。”王有山回答。

    “你委托的人应该已经被特务处抓到了,我问你,他知道多少?”耿朝忠的语速很快。

    “他是一个记者,我找了一个洋人出面,给了他三十块大洋,让他负责此事,你放心,交易很隐秘,就算他被抓了,也牵扯不到我身上。”王有山回答。

    耿朝忠无语,是牵扯不到王有山身上,但很可能牵扯到自己身上啊!

    “别找了,人我已经找到了。”耿朝忠开口道。

    “找到了?”王有山脸露惊喜之色,“两年前他来过南京,我们还见过一面,后来不知怎么地,他就没了踪影。我还以为他回了苏联,没想到后来共产国际来信,说他根本没回去,开始的时候还以为他叛变投敌,我还躲了一段时间,后来什么事都没发生,我才又回到南京。他还好吧?”

    “好,好得很,”耿朝忠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过被你这么一闹,就不好了!”

    “不好了?”王有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算了,你别管了,此事由我负责,人我会交到你手上,你呆在这里保护好自己就行。”耿朝忠挥了挥手就往外走。

    “哎,哎,同志,您别走啊!先把话说清楚!”王有山追了过来。

    “听我的吩咐就行,别闹!”

    耿朝忠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