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八章 一张照片

第二零八章 一张照片

    来了?”

    处座坐在办公桌后面,抬眼看了看进来的沈醉——这家伙满脸通红,显然是喝了不少。

    “嗯,处座您找我有事?”沈醉小心翼翼的回答。

    “坐吧!”处座指了指面前耿朝忠刚刚做过不久的椅子。

    沈醉侧着身子用半拉屁股坐下,一副小妾侍主的委屈样。

    “做这个样,给谁看呢?”处座哭笑不得。

    “卑职犯下大错,放跑了袁丽香,也没有抓到红叶,恳请处座责罚。”沈醉低着头说道。

    “算了吧,别人犯了更大的错,我也放过了,何况你这点小事?这袁丽香就由她去吧,一个暴露的特务就是一个废人,是不是真的死了又有什么差别?”处座摆了摆手。

    “您真的不怪我?”沈醉坐直了身子。

    “滚蛋,少在这讨巧卖乖!”处座脸露愠色。

    沈醉嘿嘿一笑,终于放下心来。

    “这次叫你来,是给你安排个新任务,岛城那边缺个副站长,你去吧!”处座低下头,从一堆档案袋里抽出一份资料,推了过去。

    “您让我去岛城?这和发配三千里有什么区别?您刚才还说不怪我来着。”沈醉脸一下变成了苦瓜。

    “上青天上青天,岛城是全国有数的大都市,比天津都差不了太多,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听你这意思,是要我把你安排到新疆和甘肃?”处座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

    “岛城好,岛城好,冬暖夏凉,疗养胜地。”沈醉连连点头。

    他算是看出来了,处座看似不悦,但其实心情不错,否则根本不会跟他扯这么多。

    “处座,我去了岛城,您有没有什么吩咐?”沈醉问道。

    “有,几个事,”处座点了点头,“第一,岛城是满清遗老遗少云集之所,还有不少左派份子聚集,文化上的影响很大,你去了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监控好这些人的动静,别让他们搞出什么事来。第二,岛城的日本和俄国间谍都很活跃,你也要多上点心。现在郑副处长去德国考察,发回很多电报,说契卡现在在国际上很活跃,你也要多加注意。”

    “针对俄国人?”沈醉眼睛一缩。

    俄国人可不好对付,这是当今世界上最庞大的间谍组织,无论是人员,器材,训练,都堪称首屈一指的存在,现在的红党地工系统,就是俄国人一手培训。

    “郑季民不是搞了个远东战略研究所嘛!你去了多研究研究,顺便给他提供点资料,这个事你多上上心,未来我们特务处也有可能在海外设点。”处座看了沈醉一眼。

    “哦。”沈醉这下明白了,只是搜集资料,没有那么严重。

    “事情很严重,”处座却话锋一转,“现在我们在围剿苏区,俄国人活动的也随之频繁,几天前,我们在南京抓获一个记者,据他招供,说有外国人出钱让他搜集我们运往江西的军备物资动向,我怀疑有俄国人在为红党提供情报援助。”

    “记者?”沈醉目光一凝。

    “对,记者,”处座点点头,“可惜他所知不多,对方是通过信封发钱雇佣他做事,根本无法追查到上线,不过这里有一个线索你要注意一下。”

    处座低下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推了过去,口中道:“拆开看看。”

    沈醉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一寸大小的黑白照片,上面印着一个中年男子,浓眉大眼,仪表堂堂,面貌甚有福相。

    “这是?”沈醉打量着相片里的人。

    “这个记者交代的,他受命在南京找一个人,就是照片上这个。此人是岛城人,操胶澳官话,三年前在南京失踪,身高180公分以上,体态肥胖。线索就这些,你这回去岛城,也可以留意一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卑职明白!”沈醉心头一凛。

    “我怀疑,这个人跟苏联情报机构契卡有关,同时也可能是红党的重要人物,不过可惜的是,线索太少,此人也已经失踪,南京这边,我会另行让人调查,岛城那边就交给你负责。不过你也不用太在意,这种早已经失踪的人,找到了固然可喜,找不到也就如此,不用太耗费精力。”处座说道。

    “卑职懂了,”沈醉点了点头,“那没有别的事,卑职就告辞了?”

    “等等,还有最后一件事,”处座的目光微微一凝,似乎有一点犹豫,顿了顿,才开口道:“你这回去岛城,还有一个小任务,就是查一下方途在岛城干过些什么。”

    “方站长?”沈醉脸露诧异之色。

    “哦,我忘了,你不知道这件事,”处座摸了摸头颅,“方途真名叫耿朝忠,以前在岛城做到党调处科长,你去了一查就知道。”

    “什么?!方站长以前是党调处的人?!”沈醉满脸震惊。

    “是啊,处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寥寥数人,本来嘛,他从党调处过来这件事是一个秘密,如果让徐恩曾知道了,恐怕会带来什么危险。不过现在无所谓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多,我估计党调处里恐怕也不会再有人关注此事。”

    “原来如此,我说方科长怎么来特务处才几年就做到这个位置,我以前一直以为这世界上有天才,感情是个老手啊!”沈醉感叹道。

    他从来都以为方途是黄埔生,被处座一手提拔,没想到竟然还有这层来头,这个秘密,顿时让沈醉以前所有的疑窦都迎刃而解。

    “他确实是个情报天才,不过你也是,”处座笑着指了指沈醉,“好了,去吧,不过查方途这件事,你也不用多想,只是内部完善履历。以前因为考虑到方途的安危,所以一直没有派人过去,这回你去岛城,正好顺便查一查。”

    “卑职明白,卑职一定办好此事。”沈醉连忙点头答应。

    他心里明白,处座越是强调没事,越是说明此事重要。相比起前几件事,恐怕这件才是最重要的任务。

    等到沈醉出去,处座这才微微呼了口气。

    虽然耿朝忠今天交待了一切,但作为长官,耿朝忠在岛城的过往他依然要完全掌握,至少要和耿朝忠所说的东西都完全对的上。

    事无巨细,一手掌握,这从来都是他代江山的座右铭!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