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七章 一人饮酒醉

第二零七章 一人饮酒醉

    出了门,耿朝忠看似平静的表情突然松弛了下来。

    一阵穿堂风吹过,背后有点凉飕飕——耿朝忠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湿透。

    这个场景,从加入特务处,来到代江山身边开始,就一直在他的梦境中萦绕,有的时候,是处座用枪指着他的头;有的时候,是睡梦中突然被捂住了嘴巴;还有的时候,是背后突然一声枪响。

    但今天的这个场面,是耿朝忠从来没有预料到的。

    很和平,很诚恳,甚至有点搞笑。

    这只能说明,处座对自己从来就没有真正放心过,自己想过的一些东西,处座也都想到过。

    但是,这并不是说处座就把自己当成了头号怀疑对象,事实上,处座不只怀疑自己,处座怀疑所有人。

    这种疑心,造就了处座,但同时,这种疑心,也一定会让处座永远不可能得到一些东西,比如:真正的忠心。

    “老六,出来了?处座没难为你吧?”王天木的声音打断了耿朝忠的思绪。

    “哦,没有,只是谈了一些北平的事情。”耿朝忠笑了笑。

    “处座还是很宽宏大量的。”王天木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耿朝忠的肩膀。

    “大哥说的是。”耿朝忠的心里突然一跳。

    他知道,王天木对自己也有疑心,至少,在云蔚帮助王天木杀死武藤这件事上,实在是有太多的疑点。

    不过,依王天木的城府,恐怕不会说什么。

    至少,自己和王天木在东北并肩作战的经历,足以让他打消任何自己是日本间谍的怀疑。

    “走吧,我们去看看。租界工部局来人了,恐怕袁丽香很快就会离开。”王天木指了指囚室的方位。

    “沈醉呢?”耿朝忠朝四周看了看。

    “出去喝酒去了。”王天木一笑。

    “这也难怪,好不容易抓到人,就这么放了,换谁都不好受。”耿朝忠无奈一笑。

    “谁让他自己不小心漏了风声?”王天木撇撇嘴,“沈醉这小子,打探情报还有一套,搞行动,他差的远!就说抓袁丽香那次,他就看不出那个探路的有问题?真正的接头人,谁会拿着一张路条找房子?这也就是红叶去了日本,否则,就算是红叶来了,他也抓不到!”

    “是,沈兄弟有点立功心切了。”耿朝忠随口附和道。

    外面传来一阵响动,两个人走到门廊口一看,袁丽香在一个人高马大的洋人陪同下,正走向停在院子里的汽车。

    “手续都办妥了?”耿朝忠看着袁丽香的背影。

    “妥了,处座早就打算放人,为这么个已经暴露了的日谍得罪上海滩的各路大佬,不值当。”王天木舔了舔嘴唇。

    “是,估计她也不敢在上海呆下去了,再待下去,她知道什么后果。”耿朝忠看着袁丽香钻进汽车。

    车窗打开了,两截青葱般的手指从车窗里伸出来,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这婊子!”

    王天木和耿朝忠异口同声的骂道。

    ........

    钟山路附近,一家豪华却又破旧的小酒铺里,沈醉在独自一人喝着闷酒。

    他有烦闷的理由。

    袁丽香跑了,并且是光明正大的从自己手中跑了。

    这次没能抓到红叶不是自己的错,可放跑了袁丽香,那就完全是他的责任了——袁丽香能逃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打草惊蛇,提前走漏了风声,这才导致消息被报社知道,也间接导致了袁丽香现在被释放。

    处座虽然没说什么,但沈醉清楚处座的性格,无论是提拔还是贬黜,都绝不会事前透出半点风声,更关键的是,这么重要的任务败在自己手里,那以后处座还怎么信任自己?

    “该死!”沈醉猛灌了一口酒,重重的放下酒杯。

    当时就察觉到那个看房子的人不对劲,都怪自己太心急了!

    “一人饮酒易醉,沈醉,你再喝下去,可就真的醉了!”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沈醉抬起头,发现来人穿中山装戴眼镜,面容清秀,却是处座的机要秘书唐纵。

    “唐秘书,你怎么来了?”沈醉打量着唐纵。

    “怎么,我不能来?”

    唐纵走到沈醉面前,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随手跟沈醉的杯子碰了碰,仰头一饮而尽。

    沈醉一笑,略带惊异的说道:“唐秘书也喝酒?这可是天下奇闻。”

    “也喝酒?”唐纵不屑的一笑,“我不仅喝酒,还很能喝!就是做了这个机要秘书,已经好长时间滴酒不沾了!”

    “失敬失敬,”沈醉抱了抱拳,接着又看了看天色,问道:“是处座让你来找我的吧?”

    “不急,处座让我找你回去,可没规定什么时候回去,”唐纵却不急,反而坐了下来,又拿起酒瓶,给沈醉和自己分别倒了一杯,砸了砸嘴说道:

    “这酒滋味不错,这么个小酒铺居然能有正宗的美国朗姆酒,不容易。”

    “唐兄有所不知,这地方是原来的南京航校,前两年航校搬到了杭州,这酒铺没办法兑了出去,还剩下几瓶朗姆酒,所以我才过来喝几杯。”沈醉介绍道。

    “原来是沧海遗珠,怪不得,怪不得。”

    唐纵戴着眼镜,说话也文文雅雅,看着实在不像是一个特务,倒像是个机关工作人员,他顿了顿,叹息道:

    “航校生好啊,见习期就每月75块大洋,顶得上大学老师,要是正式录取,那每个月就得150大洋,比得上国民政府的处长了!”

    “谁说不是呢,要是我早知道航校生这么吃香,我就去考航校了!”沈醉哈哈一笑。

    “你真醉了,”唐纵摇摇头,“这么点小事,你何至于此?”

    “小事?你知道这件事处座策划了多久吗?两年半,整整两年半!处座没骂我,但我现在比骂我还难受!”沈醉的语气有点激烈。

    “哎呀,红叶不是找到了吗?袁丽香死不死又有什么要紧?暴露了的特务就是一个废物,你别把事情看的太严重。”

    “你说的倒轻巧,”沈醉撇了撇嘴,“唐秘书,说说吧,处座这回叫我回去,是不是要把我弄到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你多虑了,鸟不拉屎倒不至于,不过天上飞的海鸟掉几滴屎下来,你还真得接着。”唐纵哈哈大笑。

    “海鸟?什么意思?”沈醉一愣。

    “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唐纵站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