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六章 “严肃”的谈话

第二零六章 “严肃”的谈话

    以前我说你胆大,心细,手不黑,现在我承认我说错了,你不仅黑,而且黑的发亮。”处座愣了好一阵子,才说出一句话。

    “处座谬赞了。”耿朝忠谦逊道。

    “你以为我在夸你?”处座白了耿朝忠一眼。

    “哦,”耿朝忠低下了头,“我以为,一个不黑的特务不是一个好特务。”

    “好了,”处座摆摆手,哭笑不得,“你继续。”

    “说起来,这都是九一八之前的事了.......也是因为这件事,我才认识的天木大哥。当时我们在东北干掉了奉天特高课课长,但同时党调处准备把我牺牲掉,从那时候起,我就起了反出党调处的心思。再后来,我就回到了岛城,成了党调处岛城科长,后面的事情,您都知道了。”耿朝忠简略的说道。

    “原来如此。”处座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其实,对耿朝忠从党调处来特务处,处座一直抱着几分怀疑,他甚至不能排除耿朝忠是徐恩曾安排到自己身边的卧底,这也是他一直对耿朝忠抱有戒心的原因之一。

    不过现在耿朝忠的说法可以完美的解释这一切,另外,杀死苏军少将,这是一个沉得不能再沉的投名状,也间接排除了耿朝忠是红党的嫌疑。

    似乎,除了隐瞒“红叶”的身份,此时的耿朝忠已经在自己面前完全透明,处座的心,第一次放下了八分——全部放下,那是不可能的,怀疑一切,几乎已经成了处座的本能。

    “最后一个问题,”沉吟良久后,处座终于开口,“你为什么要向我隐瞒‘红叶’的身份?”

    “因为我怕。”耿朝忠回答。

    “怕?你怕什么?只要你告诉我,你是一定会得到重用的。”处座大惑不解。

    “因为我怕死,”耿朝忠解释道,“只要我告诉您我‘红叶’的身份,有朝一日,您一定会把我派回到日本人身边,到那时,我的生死恐怕就时刻站在悬崖边上了。”

    “哈哈哈!”处座愣了一下,然后再次大笑,“耿朝忠,我一直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原来你也怕死!”

    “卑职当然怕死,尤其害怕不明不白的死。”耿朝忠的表情很严肃。

    “所以,你就对日本人敷衍塞责,直到你成了黑木口中的‘鸡肋’?”处座笑道。

    “不错,其实,我当初成为红叶根本是逼不得已,如果我不那样做,恐怕早就死在日本人手里了,但您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是绝不会愿意的。”耿朝忠坦然回答。

    “你倒很坦诚。”处座眨了眨眼睛,打量着耿朝忠。

    “我敢担保,您现在就起了这样的心思。”耿朝忠无奈道。

    “哈哈!”

    处座又笑了,今天他一天笑的次数,甚至比以往一个月都多,因为耿朝忠解开了一直困扰他的一个谜题,更何况,他还收获了一个完全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忠诚的部下。

    伸手摸了摸肚子,处座终于止住了笑,他站起身,拍了拍耿朝忠的肩膀,示意耿朝忠坐到对面的椅子上,然后才又开口道:

    “那么,你培养云蔚,把‘红叶’的身份安在云蔚身上,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他替你去死?”

    “卑职不敢,卑职从未那样想过。”耿朝忠连忙否认。

    “你这句话说的很像是真的,”处座点了点头,“现在看来,你擅于审讯日本人,并不是因为你审讯技巧有多高明,只是因为你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我说的对吗?”

    “不完全对,”耿朝忠再次摇头,“我的审讯技巧确实很高明。”

    处座的嘴角抽了抽——他今天不想再笑了,因为他的脸部肌肉已经开始酸痛。

    处座决定谈一些严肃一点的话题——但转念一想,今天的话题其实都很严肃,问题是,是谁让这些话题不再严肃的?

    处座恨恨的瞪了耿朝忠一眼,耿朝忠有点不明所以。

    应该过关了啊?

    “你,”处座用手指头敲了敲桌子,“老六,你今天很老实,我很满意,但你说话还有不尽不实的地方,我也懒得追究。我就想问你一句,如果我真的把你派到日本人那里,你会不会像对付日本人那样阳奉阴违?”

    “我该回答会还是不会呢?”耿朝忠苦着脸说道。

    会,那代老板肯定不高兴,代老板不高兴,后果一定很严重,就算把自己再关进老虎桥也是一句话的事。

    但如果回答不会,那代老板几乎一定会在某个时间段把自己派到日本人那里。

    处座又有点想笑,但他马上咳嗽了一声,控制住了表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处座再次开口道:“严肃点,我们这谈论正经事呢!老实回答,会还是不会?”

    “不会,如果您把我派到日本人那里,卑职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绝不敢有负代大哥知遇之恩!”耿朝忠站起来,敬了一个礼。

    “姑且当你说的是真的吧!”处座百无聊赖的挥挥手。

    “卑职说的是真心话。”耿朝忠再次肯定。

    处座撇了撇嘴,懒得搭理他。

    场面一时陷入了沉默。

    “对了,那个袁丽香和马绍武,都认不认识你?”过了一会儿,处座又说话了。

    “袁丽香认识,马绍武不认识。”耿朝忠老实回答。

    事到如今,他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只要自己的底色不被发现,别的事情没必要撒谎。

    “你跟袁丽香什么关系?”处座突然警惕的问道。

    “同事关系。”耿朝忠突然有点头疼,他想不到处座竟然这么八卦。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点你要紧记。”处座提醒道。

    “放心,卑职不好女色。”耿朝忠无奈了。

    “嗯,很多好苗子,就是管不住裤裆下面那二两,这才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比如红党那个古.......不就是这样?”处座的表情很严肃。

    “处座的金玉良言,卑职一定铭记在心。”耿朝忠保证道。

    “那个赵尔笙,和你处的怎么样了?”处座突然又来了一句。

    “还好,卑职听从您的吩咐,给她送了几次花,她对我还算有好感。”耿朝忠的眼里露出几分迷惑。

    处座这是怎么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问些什么?

    “好了,没事了,你走吧!”处座摆了摆手,“有关你身份的任何事情,不准向任何人泄露,包括王天木。”

    “卑职明白,卑职告辞。”耿朝忠连忙站起来。

    他有一种预感,处座一定在自己身上打什么主意.......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