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五章 红叶?红叶!

第二零五章 红叶?红叶!

    在场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哑口无言。

    首次成功打入特高课内部的复兴社精英特工竟然是日本人,这个结果,是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事情的吊诡,几乎让大家都失去了思考能力。

    “那个,老六,你就一直没发现问题?”王天木犹豫着开了口。

    “云蔚是黄埔八期生!能有什么问题?换了是你,你会怀疑他是日本人?”耿朝忠的脸色有点难看,说话也很不客气。

    这也难怪,出了这种事情,作为云蔚的直接上司,耿朝忠绝对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能憋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王天木摇摇头,不再说话——老六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任何一个黄埔学生,都要历经地方、中央、学校、党部层层审查,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不会被选进黄埔军校。耿朝忠说得对,谁能想到根正苗蓝的黄埔生竟然会是日谍?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派别人,非要派他去特高课卧底?”一旁的处座开口了。

    “处座,云蔚是热河人,那边和东北挨得近,对日本人也比较熟悉,所以我就起了心思,想把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卧底,还把他送到虹口区学习日本人的语态动作,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能用得上。谁能想到,他根本就是日本人!怪不得他在这方面表现的这么优秀!”耿朝忠委屈的看着处座。

    “算了,”处座摆了摆手,“你虑事长远,提前布局,不能算错,怪就怪日本人太狡猾,竟然提前下手。还有我们的审查系统也出了问题,以后一定要加强监管!”

    “对,一定要加强监管!”在场的几个人连连点头。

    “怪不得我跟踪袁丽香,没有钓到这个红叶,原来他根本就不在上海......”一旁的沈醉若有所思的说。

    “对,他不仅不在上海,而且......”

    处座的眼睛蓦地一亮,抬头看了耿朝忠一眼,耿朝忠的心猛地一颤——处座眼神十分诡异,似乎有点........

    说完这句话后,处座突然闭了口,开始翻动桌上的档案,不一会儿,他从里面抽出一份档案开始仔细观看,片刻后,又换了一份。

    耿朝忠几个人不敢说话,也不知道处座是什么意思,只能静静的等待。

    耳边传来了处座不停翻阅档案的哗啦声,过了好久好久,处座终于抬起头,手一摆道:

    “算了,红叶的身份既然已经查明,这件事也就算告一段落了。你们都回去吧!这段时间大家也都辛苦了,都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卑职遵命!”三人齐声答应。

    “处座,袁丽香那边怎么办?”沈醉开口问道。

    “交给租界,让他们审!”处座阴沉的一笑。

    “就这么放虎归山?”沈醉脸上露出几分不自在。

    辛苦了这么久抓到了人,现在就这么交给租界,那还能有什么结果?

    按照租界洋人的法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袁丽香的身份又如此特殊,恐怕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顶多判个几年就会放出去,这也实在是........

    “呵呵,”处座的表情阴森森,“就算放了这个袁丽香又如何?我就不信她敢呆在上海!如果三个月内她没有离开上海,你知道怎么做。”

    “明白!”沈醉恍然大悟。

    “好了,都回去吧,”处座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等三个人走到门口,却又突然开口道:“方途,你留一下。”

    门关上了,耿朝忠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

    “耿朝忠,”处座的称呼换成了耿朝忠的本名,他后背靠在椅子上,死死的盯着耿朝忠的眼睛,嘴里慢条斯理的吐出几个字:

    “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处座想听什么?”耿朝忠表情很平静,甚至平静的有点可怕。

    “我想听听,云蔚既然是日本人,那他怎么会协助你在北平干掉武藤?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还有,前年审讯那个童野的时候,你是怎么让他开的口?”处座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如果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你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耿朝忠沉默了。

    但他的眼睛里没有畏怯,仍然直直的注视着处座的眼睛,处座同样一言不发的看着耿朝忠,两人就这么互相注视着,视线之间,似乎有丝丝缕缕的火花闪过。

    “我是红叶。”耿朝忠终于开口了。

    处座的面孔一片冰寒,似乎冷的要滴出水来,他沉默了好久,才又开口道: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杀死这么多日本人?在东北,在南京,在北平,死在你手上的日本人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就算是投名状,一个也就够了。更何况,你还杀死了奉天特高课课长,现在又杀死了北平特高课课长,除非你疯了,我实在想不到你疯狂屠杀自己同胞的原因。”

    处座的表情带着丝丝困惑,这是他一直以来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是整件事情最大的逻辑漏洞,因为这根本完全不合情理!

    “我是红叶,但我又不是真的红叶,确切的说,我是一个潜伏在日本人内部的中国人。”耿朝忠继续说道。

    处座冰冷的面孔如花一样绽放,他竟然笑了。

    “我一直觉得你有鬼,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大胆,居然在我眼皮底下混了这么长时间!哈哈哈哈!耿朝忠啊耿朝忠,你骗的我好苦!”

    处座哈哈大笑,脸上却再也没有半分笑意,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耿朝忠,连连点了好几下,这才开口道:

    “说说吧,你变成红叶的前因后果,如果说的好,我可以给你一条生路。”

    “这事还要从我在党调处的时候说起,那时候我在岛城,接受了一个党调处安排的任务,潜伏到东北,因为某种机缘巧合的原因,我杀死了苏联人安排在岛城的特务,从而赢得了日本人的信任,成为了他们所信任的“红叶”,但当时我的主要任务并不是针对中国人,主要针对的是红党和苏联人——因为苏联人当时正在跟日本人争夺北满铁路的控制权,所以我还曾被派往哈尔滨刺杀苏联人的情报首脑马卡洛夫少将。”

    “等等,马卡洛夫是你杀的?”处座突然打断了耿朝忠的诉说,”我怎么听说,他是死于酗酒?“

    ”我给他灌了过量的甲醇。“

    “...........”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