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四章 万万没想到

第二零四章 万万没想到

    囚室里,马绍武已经被放了下来,狱卒给他冲洗了身体,还换了一身衣服,看上去精神很多。

    “怎么样,想好了吗?”耿朝忠微笑着走到马绍武面前。

    “我真的还有一个妹妹?”马绍武抬起头。

    “真,这我没必要骗你,你妹妹名字叫马爱爱,处座两年前就已经调查的清清楚楚,这是照片。”耿朝忠将怀里的信封递了过去。

    马绍武眼睛猛地一亮,颤抖着手接过信封,将照片抽了出来。

    照片里的女孩乐呵呵的笑,神情虽然略显局促,但一看就知道很开心。马绍武怔怔的看着照片里的女孩,渐渐的,两行眼泪从腮间落下。

    “我妹妹现在做什么?”过了好久,马绍武终于开口问道。

    “在汉口村里给人当佣工,不算好也不算坏。”耿朝忠叹道。

    “有我父母的照片吗?”马绍武面带希冀。

    “没有,那个年代,他们没条件照照片,连你妹妹都是第一次照。”耿朝忠的脸上有几分怜悯。

    “哦,”马绍武点了点头,“没有就没有吧!”

    “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你妹妹说?我可以负责捎话给她。”耿朝忠轻轻的说道。

    马绍武沉默了,似乎在想跟妹妹说什么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满脸恳求之色的说道:

    “我可以见见她吗?”

    “这个我得问处座,”耿朝忠面露为难之色,“你知道,处座最恨的就是汉奸,他恐怕很难同意。”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些东西,党调处的,日本人的。”马绍武说道。

    “马兄,没必要讨价还价,咱们都是干这行的,到了这一步,把秘密带到棺材里又有什么意思?日本人可不会为你的忠贞掉半点眼泪。”耿朝忠说道。

    “我知道,”马绍武点了点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乐善堂那么多孩子,哪里可能是日本人?跟我一起在南京混帮会的,死了的不下十几个,谁又为他们掉过半点眼泪?”

    “马兄看的透彻,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马兄只是身不由己罢了,到了这一步,哪里还能回头?”耿朝忠长叹一声。

    “我曾经想过自首,告诉徐处长我的身世,”马绍武的眼睛里露出回忆之色,“可我试探后发现,徐处长根本不可能接受这种身份的人在他身边。后来,我就绝了这个念头。可我也不敢要孩子,我生怕日本人把我的孩子掳了去,像对待我一样对待他们。所以,我就在上海吃喝嫖赌,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

    马绍武静静的诉说着,耿朝忠没有搭话,任由马绍武倾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马绍武也是搞情报出身,他很清楚自己的结局,现在他的倾吐,其实和遗言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陈芝麻烂谷子的,两人还聊上了.....”

    门外的王天木和沈醉相顾无言,马绍武已经足足说了半个多钟头,看样子还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王天木两人听的都有点厌倦。

    “快看,要说了!”沈醉突然一指屋里。

    屋子里,马绍武已经停止了诉说,他端起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口水,突然开口道:

    “你们特务处里是不是有个叫云蔚的?”

    “是,”耿朝忠的脸上惊疑不定,同时吩咐了一下旁边的书记员,“记好了,别漏掉任何东西。”

    “他就是‘红叶’。”马绍武开口道。

    “什么?!”耿朝忠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就是‘红叶’,”马绍武又重复了一遍,然后打量了一下耿朝忠的脸色,疑惑道:“怎么,他很重要?”

    “他是我的属下。”耿朝忠满脸颓唐。

    “哈哈!”马绍武仰天大笑。

    显然,耿朝忠的神情让他很受用,他在耿朝忠脸上找到了一点胜利感。

    “云蔚?!”

    门外的王天木也是一愣,耿朝忠曾经告诉过自己,云蔚是他派往特高课潜伏的内线,怎么现在又成了日本间谍“红叶”?

    这怎么可能?!

    王天木揉了揉耳朵,一时之间,他甚至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怎么了,云蔚是谁?”旁边的沈醉问道。

    他并不知道云蔚是谁,不过看耿朝忠的脸色,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好像是老六的手下,”王天木尴尬的笑了笑,“待会儿再说。”

    “这下有意思了,审了半天,审出个自己的手下,我看老六这回怎么搞。”沈醉幸灾乐祸的说道。

    屋子里的谈话还在继续,马绍武还说了一些东西,不过大都是黑木的一些情况,意义并不大,还有党调处的一些内情,无非是贪污受贿搞女人之类,两人同样兴趣缺缺,又过了大半个小时,谈话终于结束,耿朝忠满脸复杂的走了出来。

    “老六,恭喜恭喜,成功找出内鬼!”王天木笑盈盈的走上前。

    “你........”耿朝忠没好气的看了王天木和旁边憋着笑的沈醉一眼。

    “走,咱们去见处座。”

    耿朝忠不欲多言,胳膊里夹着审讯记录,快步向处座办公室走去。

    处座看三人一同走进来,个个面色诡异,不由的诧异问道:“怎么了?”

    “马绍武招了,”耿朝忠的面色十分复杂,“红叶是..........云蔚。”

    “什么?!”

    “啪嗒”一声,处座手中的笔掉落桌面。

    “是云蔚,我也没想到会是他,”耿朝忠满脸惭愧之色,“卑职识人不明,酿成如此大错,恳请处座责罚。”

    “云蔚........云蔚.......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云蔚竟然是........”处座根本没理会耿朝忠的自责,双目出神,怔怔的发呆。

    “这个云蔚到底是谁?怎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旁边的沈醉急了。

    很明显这个人不一般,否则处座和王天木的神情不会这么不正常。

    “云蔚,是我们几个月前打入到特高课的内线,也是老六的属下。”王天木终于开口了。

    “怪不得,这家伙这么轻易的就打入了特高课,感情他根本就是日本人,闹了半天,他是回老家去了!”处座大怒,猛地一拍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