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二零零章 你是中国人

第二零零章 你是中国人

    “这个袁丽香不比黎智英,不好处理啊!”

    前往关押袁丽香囚室的路上,王天木一直在感叹。

    “是,这女人神通广大,我们进去之前她已经把消息传了出去,上海华商理事会,英国总商会,日本总商会都派人打来了电话,还有报纸也得到了消息,很多人都在关注此事,搞得大家都不敢动刑,这事,难办.....难办.......”沈醉也在哀叹。

    “这算什么?”王天木接口,“何止是这些商会,市政府和国防部也有人过问此事,或明或暗的暗示过处座,说知名人物不宜乱动,恐引起外交风波。这骚货,背地里不知道勾搭了多少姘头,妈了个巴子的!”

    “市政府和国防部也知道了?”耿朝忠满脸惊讶。

    报纸和商会是他通知的,但没想到市政府和国防部竟然也有人知道,看来袁丽香这几年勾搭的人确实不少。

    “谁说不是呢?”王天木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指了指前面,“喏,到了。”

    几个人走到囚室面前——说是囚室,其实倒不如说是一个包厢,沙发,梳妆台,豪华床铺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天金色的留声机。

    屋子里的床上,一名身段纤细,凹凸有致的背影蜷曲躺在上面,光看背影,都让人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冲动。

    三个人盯着这背影愣了片刻,耿朝忠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道:

    “啧啧,这环境,是坐牢吗?比处座住的地方都好。”

    “妈的,还不是那帮媒体闹的,沈醉这几天都成了老妈子了,成天在摆弄这个,”王天木看了沈醉一眼,“我说沈老弟,你忙活了这么久,摸过手没有啊?!”

    “摸过一回。”沈醉尴尬的笑笑。

    “这么厉害?”耿朝忠呵呵直笑,“怕不是送东西的时候碰了一下?”

    “就是递毛巾的时候碰了一下,”沈醉老老实实的承认,“我都两天没洗手了。”

    “哈哈!”

    三个人一阵大笑,走廊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笑了一阵,王天木的眉头又锁了起来,指了指房间道:“要不要进去看看?记得,先敲门。”

    耿朝忠没说话,只是盯着屋子里窈窕的背影——袁丽香肯定已经听到了走廊的笑声,不过她显然没有回头的意思,应该早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算了,先去见马绍武,柿子先捡软的捏嘛!”耿朝忠自嘲的一笑。

    “这还是方站长第一次畏难,”沈醉呵呵一笑,“也行,咱们先去搞马绍武那个龟孙子。”

    耿朝忠跟着两人继续往里走。

    说实在,他不想和袁丽香见面,可又无法避免。

    很多事情,他还得好好想一想——当初,为了避免多重身份暴露,他把“红叶”的身份安在了云蔚身上,并且提前培养云蔚装成日本人,袁丽香和黑木所知道的自己在特务处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的六组干事“云蔚”。

    现在自己以方站长的身份和袁丽香见面,不知道她心里会怎么想。

    要知道,自己这个方站长的身份,可是查获过多起日谍大案,这里面是有一些仅仅通过“苦肉计”难以解释的问题的。

    “进去吧,对这个党调处和日本人的狗东西不用客气。”

    沉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半敞着门的囚室,王天木指着囚室里面被倒吊着的一个人说道。

    耿朝忠点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传来,头下脚上的马绍武根本没有睡着,血液倒灌的压力让他的脸一片涨红,他睁开血肉模糊的眼睛,看了耿朝忠一眼,没有作声。

    “翻过来吧!别让马科长这么难受。”耿朝忠吩咐了一声。

    几个审讯人员跑过来,七手八脚的把马绍武放了下来。

    “马先生,不,史宏君,我是特务处六组组长方途,幸会。”耿朝忠伸出一只手。

    “呵呵呵......原来是六哥,幸会幸会,”马绍武抬起头,伸出血肉模糊的手与耿朝忠握了一握,“更正一下,我不是什么史宏,我是党调处情报科长马绍武。”

    此人脸上虽然有几颗麻子,平时也以凶狠桀骜著称,但此刻看来,竟然颇有几分风度。

    “史宏君,你也许不知道,两年前你的身份泄露,就是我提供的消息,”耿朝忠突然笑了,“你的真名叫史宏集美,自小在日本人童野开办的济善堂长大,受童野和乐善堂指使混迹南京,后加入党调处,因功升为党调处情报科长。”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你的义父童野是我杀的,你的身份,也是他告诉我的。”耿朝忠又补充了一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和袁小姐是有几分交情,可上海滩又有几个人不认识袁小姐?你们搞我,不过是复兴社残杀励进社的变种罢了!”马绍武不屑的摇摇头。

    “你也许还指望徐处长救你,”耿朝忠同样不屑的一笑,“可是你恐怕不知道,早在两年前,你的信息我们就已经告诉了徐处长,徐处长之所以还用你,就是希望你能把狐狸尾巴好好的露出来。实话告诉你,你从党调处偷盗人事档案发往北平的事情,徐处长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这件事,我们特务处无论如何是不会知道的,你现在应该死心了吧?”

    “你!”马绍武的脸色蓦然一变。

    自己曾经在党调处人事档案里拿了一份名字叫做“耿朝忠”的档案发往北平特高课,这件事可以说天衣无缝,不用说作为党调处死敌的复兴社特务处,就连党调处内部也绝不可能有任何人知晓,但眼前这个方站长怎么可能知道?

    “看看,看看,”耿朝忠微笑着看着马绍武,“我知道你盼着徐处长保你,可你也不想想,徐处长如果不知道这件事,又怎么会亲自下手令抓你,他之所以不见你,就是因为不想见你,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马绍武面色沉了下来,他之所以撑到现在,就是因为心底还存了一丝指望——只要自己不承认,一口咬定是特务处诬告党调处,在当前两大特务机构内斗的背景下,徐处长为了党调处的人心士气,必然会力保自己,这才是自己身份泄露却一直高枕无忧的原因所在。

    但现在,真的如这个方站长所说,徐处长要放弃自己了?

    “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耿朝忠看马绍武脸色阴晴不定,又笑了,“你恐怕一直以为自己是日本人,但还有一件事你恐怕不知道,你只是从小被童野收养在福利院,他才一直灌输你是日本人的事情。而你,一直都是一个如假包换的中国人!”

    “胡说!我是帝国子民!”马绍武终于忍不住叫出声来。

    他潜伏到现在,支撑他信念的一直都是自己是高贵的帝国臣民,为了一个伟大的理想才潜入南京政府内部,而现在,这个方途竟然说自己不是日本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