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九八章 线索

第一九八章 线索

    “天木大哥,我想见见这个黎智英。”沉默良久后,耿朝忠终于开了口。

    “好,那就去见见他,反正他已经崩溃了。”王天木笑了笑,站了起来。

    三个人出了门,沿着平房一直走,没多久就来到了关押黎智英的囚室,几个卫兵一看来了三位“大佬”,连忙拿出钥匙打开门,将几人让了进去。

    “环境不错啊~”耿朝忠打量着囚室。

    这囚室锃明瓦亮,虽然光线阴暗了点,但设施都是崭新的,比起老虎桥都不遑多让。

    “新建的,当然不错,等用个十年八年你再看,那血腥味洗都洗不掉。”王天木呵呵一笑。

    囚室深处,一名戴着手铐脚镣,披头散发的囚犯正缩在角落,听到脚步声,不由得浑身一抖,抬起头,看向来人,露出混浊的双眼。

    “啧啧,收拾的够呛啊!”耿朝忠打量了这个“黎智英”一眼。

    “都是些皮肉伤,还没给他来狠的呢,一股脑就招了,这些帮会招进来的人,意志力是差点。”王天木撇了撇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略带歉意的看了旁边的沈醉一眼,笑道:

    “沈兄弟,我不是说你。”

    沈醉并非复兴社嫡系,也是普通出身,在上海也混过一段时间帮会,不过处里一般都没人说这事,王天木刚一出口就意识到了失言,连忙补救。

    “王大哥言重了,我就是个小混混,真要被关进去,比这黎智英好不到哪儿去。”沈醉自嘲的一笑。

    “开门,我问他几句。”那边耿朝忠已经在示意狱卒。

    狱卒打开门,耿朝忠迈步走了进去。

    “黎智英,这是北平站方副站长,他问你几句,你老实点。”王天木随口交待了一声,就和沈醉走到了外面。

    “您是方副站长?六哥?”黎智英昏昏噩噩的抬起头。

    “不错,你见过我?”耿朝忠突然有点好奇。

    “没有,听说过,知道您的厉害。”黎智英混浊的眼睛闪过一丝光亮。

    他知道,这个方副站长虽然查案厉害,但手却不狠,办案往往留有余地,自己老实点,说不定还能有活命的希望。

    “呵呵,”耿朝忠随意一笑,“你的口供我看了,不过我有几件事不明,想请教一下。”

    “不敢不敢,六哥您随便问,我知道什么说什么,一个字都不敢隐瞒的。”黎智英连连点头。

    “你知道黑木回上海的事吗?”耿朝忠开口道。

    “不知道,我是打电话给袁小姐,才知道义父,不,黑木已经死了,当时我就感觉到不对,想要跑,吴副站长就动了手。”黎智英回答。

    “那么,你也不知道袁丽香的真实身份了?”耿朝忠又问。

    “不知道,不过黑木让我把袁丽香介绍给吴副站长认识,我多少有些猜测,不过真不知道她是日本人。”黎智英赶紧回答,顿了顿又说道:

    “六哥,我真不是叛徒,那个黑木帮了我好多年,我们青帮讲究有恩必报,所以我才帮他一些忙,绝对没有背叛党国,背叛代老板的意思,您千万帮我美言几句啊!”

    “这我知道,”耿朝忠微微颔首,“这黑木在上海呆了这么久,恐怕收养的街头流浪儿不止你一个吧!”

    “肯定有,不过很多人都活不到我这么大,还有,他们也,也没我这么能干。”黎智英尴尬的笑了笑。

    耿朝忠也乐了,这黎智英倒很有点幽默感。

    “黑木平常都接触什么人,你仔细想想,从小到大的,但凡有印象的都说一遍。”耿朝忠又问道。

    “王站长早问过了,可是人太多,真说不过来,他是虹口区名人,洋人,日本人,唱戏的,演电影的,商人教授,什么人都见,我实在说不上谁有异常啊!”黎智英哭丧着脸说道。

    “哦?想不出异常?那你还有什么用?!”耿朝忠脸一沉,抬腿就走。

    “六哥,六哥,别走啊!”

    黎智英一跃而起,一下抱住了耿朝忠的大腿。

    “六哥也是你叫的?”耿朝忠停住了脚步。

    “这个,六,六,六大爷,您就帮小的一把吧!您要是再走了,我可就真没指望了啊!”黎智英声泪俱下的说道。

    之前王天木和沈醉已经把他审了几个来回,能说的他早都说了,现在方站长再一走,那他可以说必死无疑!这个救命稻草再不抓住,那可就彻底完蛋了!

    “都这时候了,你还想不出点东西,别人怎么救你?”耿朝忠回过头,一把将他掼出去,冷厉道:“你也别想了,到阎王爷那里再动这个脑筋吧!”

    眼看着耿朝忠就要走出牢门,黎智英情急之下,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大喊道:“六哥,有,有,我想到了一个异常!”

    “什么异常?”耿朝忠冷笑着回头,“别瞎编,你混不过去的!”

    “六哥,我想起来了,今年4月份的时候,黑木回过上海一趟,当时我还在上海警察专科学校上学,有一天我看到了黑木的汽车停在学校附近,当时我还以为他是来找我,就过去敲了敲车窗,不过里面没人。我当时起了好奇心,就在旁边等了等,后来发现,有一个人从警察学校出来上了那辆车。不过我也没多想,后来就把这件事忘了,现在想起来,黑木一定还在警察学校埋了内线,因为我们毕业那批,很多人都进了特务处。对,一定是这样!”

    黎智英双眼精光闪烁,言之凿凿的说道。

    “真的?”耿朝忠一凛。

    “千真万确!”黎智英看着有戏,嘴里更是说个不停,“我当时以为那是黑木为我找的关系,方便我调入特务处,就没多想,现在回头一想,那个人身材消瘦,年龄不像很大的样子,应该不是学校的领导,应该是学生!”

    “好,算你说出点东西,”耿朝忠判别着黎智英的说辞,走过去拍了拍黎智英的肩膀,“如果我查明此事为假,我看你也不用等着上审判庭了,直接就在审讯室了断吧!”

    “不假,不假,”黎智英急了,“那个人个子比黑木高半头,我记得清清楚楚!您一定要查啊!我知道六哥一向宅心仁厚,我这条小命就指望您了!”

    耿朝忠没说话,冷哼了一声,走出了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