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九七章 神秘日谍

第一九七章 神秘日谍

    “再加上我这个臭皮匠,正好凑个诸葛亮,这不就不愁了?”耿朝忠哈哈一笑,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来,瞅了一眼沈醉道:

    “沈兄弟,恭喜啊,这次又立了大功!”

    “咳,都是处座指挥有方,我就是打个下手抓个人,有什么功劳?”沈醉笑道。

    “我上午去了趟处里,听说吴侃吴副站长的指控取消了,跟这事有关吧?”耿朝忠笑问。

    “苦肉计呗!”王天木接过话头,“吴侃怎么可能是红党?他是六期生,跟处座一批的,他要是红党,我们三个全特么是红党!”

    “哈哈!”耿朝忠和沈醉都哈哈大笑。

    笑了一阵,王天木从桌上抽出一份案卷递给了耿朝忠,撇嘴道:“喏,就是这些,你先看看,看完我们三个再商量。”

    耿朝忠微微一笑,接过厚厚的案卷,开始仔细查阅——这案卷密密麻麻,全部用钢笔字写成,字迹清秀飘逸,一看就是唐纵的手笔。

    案卷很详细,从马绍武,黎智英,袁丽香的来龙去脉都写的清清楚楚,还附了一份黎智英的口供,只是里面却绝口不提“红叶”这两个字。

    看了足足一个小时,耿朝忠终于抬起头,揉了揉眼睛道:“过程很清楚啊?人也都抓了,也没什么疑点,就算他们不招,直接处理了不就完事了?”

    “屁啊,这个是给上面看的,很多东西都没写!”王天木吐出一颗瓜子皮。

    “没写?”耿朝忠一愣。

    “对啊,还有一个人没抓到,这个才是大鱼!”王天木凑过头来,神神秘秘的说道。

    “怎么回事?”耿朝忠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还有一个家伙,就藏在我们特务处内部,代号‘红叶’!”沈醉接口道。

    “什么?!还有一个?”耿朝忠“大惊”。

    “看到案卷上抓袁丽香的经过了吗?我们早就掌握了袁丽香的动向,一直没抓,就是为了钓鱼,没想到这袁丽香狡猾的很,提前在报纸上登了租房广告,有个家伙来看房,一来二去,就露陷了。”沈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原来如此,”耿朝忠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那不写这个‘红叶’,是怕上面知道?”

    “谁说不是呢!”沈醉连连点头,“党调处里不仅有共谍,现在又查出了日谍,徐恩曾那老小子现在是灰头土脸,被校长骂的狗血淋头,说他的党调处是前篱笆栓门后篱笆走狗,趁早解散算了!你不知道那场面,处座一看这风头,哪敢说我们处里也有日谍,案卷上自然就没写喽!”

    “原来如此,”耿朝忠恍然大悟,“我说大家怎么神神叨叨的,不过这个‘红叶’就没半点线索?”

    “有是有,”王天木开了口,“个子一百七十六公分,跟我差不多,呃,”王天木看了耿朝忠一眼,“跟你也差不多。身形瘦长,这点不像我,倒有点像你。还有就是,去年六月份不在南京,今年五月份在南京.......”

    说到这里,王天木的语气突然停了一下,看了耿朝忠一眼,突然哈哈笑道:“这点不像你,你从前年开始一直都在南京。”

    “可不是,老六这两年一直都呆在老虎桥享清福呢!”沈醉插了一句嘴。

    耿朝忠也是哈哈一笑,他当然在南京,就在老虎桥监狱呆着,哪儿都没去。

    “还有就是,”王天木斟酌着言辞,“此人在党调处的身份应该不高,但也不算低,能接触到一些机密,但知道的却不详细,所以必然不是我们这个层级的人,应该是我们的下一级。”

    “意思是,尉级军官,都有可能?”耿朝忠面容一肃。

    特务处除了几个校级的组长和元老,下面还有大批尉级的中层,更有从警察队伍和学校里招收的一些外勤,总人数估计得有几百人上下,这个范围可不小。

    “是啊,不过这范围可就广了,处座最近就在忙这个事情。”王天木点了点头。

    “嗯........”耿朝忠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要不要去见见那几个人犯?”沉默了一会儿,王天木提议道。

    “不急,我先把事情理理清楚。”耿朝忠摇了摇头。

    “我说一下吧,”沈醉插口道,“最先招供的是那个黎智英,他是黑木的义子,也受黑木控制,不过他所知有限,只是清楚自己在为日本人做事,但对黑木和袁丽香的真正身份根本一无所知,并且完全不认识马绍武。这个人现在基本已经没了价值。”

    “你说,黑木去上海要见的那个人是不是他?”耿朝忠突然开口道。

    “应该就是,黑木声称‘红叶’是个鸡肋,打算在特务处另行发展一个内线,根据黎智英的身份,大概率就是他。”王天木说道。

    “我觉得不是,这个黎智英的能力有限,黑木专程从南京跑到上海去见他,应该不是早就认识的人,我觉得黎智英不是。”沈醉开口道。

    “如果按照沈兄弟的看法,那潜伏在我们内部的日本间谍,不是一个,而是两个了,除了‘红叶’,应该上海还有一个。”耿朝忠若有所思的开口。

    这是他第一次得知此事,并且他有一种直觉,这个黎智英是除自己以外第二名日谍的可能性不大。

    “我觉得上海站没问题,吴副站长已经做了排查,他说除了这个黎智英,别的兄弟们都没问题。我还是认为所谓的第二名日谍已经落网,就是黎智英。我们的精力还是应该放在这个‘红叶’身上。”王天木摇头道。

    “我觉得不是,这个黎智英落网太轻易,我觉得他不是,应该只是黑木培养的一个后备人选。试想,如果这个神秘日谍是黎智英,黑木早就控制了他,何必大老远的从南京跑到上海跟他见面?”沈醉连连摇头。

    “沈醉,不能因为黎智英抓得简单,就认为他不是那个日谍。你也不要把日本人想的太神通广大,要知道,我们可是让吴站长反水成‘红党’,又挨了一枪子儿才诓了这个黎智英的,他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王天木撇撇嘴。

    “不,我还是觉得不是黎智英。”沈醉的态度很坚决。

    耿朝忠没有说话,他倾向于不是黎智英。因为他很清楚,自己这个‘红叶’的身份,可是经受过日本人的重重考验的,而黎智英这家伙,显然没有经过类似的考验。沈醉说的对,黑木绝不会如此郑重其事的对待一个早就已经在他掌控之中的所谓义子。

    这个“神秘日谍”一定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