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九五章 一网成擒

第一九五章 一网成擒

    亚尔培43号里,袁丽香也放下了手里的电话。

    自己被包围了。

    刚才“他”打来了电话——红叶毕竟是红叶,竟然提前安排好了人投石问路,可笑的是,自己竟然一直认为自己很安全。

    也许,自己不该离开马绍武安排的住所,也许,待在那里才是更好的选择。

    可惜现在已经迟了。

    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但袁丽香的表情却很平静,她款款起身,坐在了梳妆台前,开始整理妆容。

    彭!

    屋门被一脚踹开,几名如狼似虎的特务冲了进来,袁丽香则满脸惊诧的回过头,看着众人呵斥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民居?!”

    “什么人.......”当先一名特务满脸的冷笑,“袁小姐,别来无恙啊!”

    “你们是记者?”袁丽香的脸上却毫无惧色,更无半分惊慌,她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几名闯进来的特务,“你们出息了啊,以前还只是跟踪,现在竟然敢破门而入!告诉你,这里是法租界!我要打电话给巡捕房!”

    “别废话,抓她走!”当先一人面色一变,马上明白了袁丽香的想法。

    没错,这里是法租界,任何抓捕行动都必须得到巡捕房和华人总探长黄金荣黄总探长同意,就算日本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也不能在这里随意抓人,这也正是租界寸土寸金的价值所在。

    不过,鉴于代老板和黄金荣的关系,这次行动是一定得到黄探长默许的,不过如果事情真的闹大了,恐怕黄探长也不一定会一直帮忙到底。

    眼看着袁丽香拿起了电话,几个特务更不敢迟疑,一拥而上将袁丽香塞入了一个大麻袋,三个人通力合作,抬着麻袋就往外走。

    哪知道,刚刚抬出门外,只听“咔擦卡擦”几声响,一名记者跑上来,对着众人就是一顿猛拍,领头的特务勃然大怒,手一挥,一名特务冲上去,一把抢过相机踩了个稀烂,接着车辆发动,几个人钻入汽车,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记者怎么会在这里?”

    远处高楼,沈醉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

    从那个风衣男人进去到袁丽香被抓不过二十分钟,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有记者赶到了现场,只是巧合还是处心积虑的安排?

    不过无论如何,抓捕“红叶”的行动已经算是失败了,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审下袁丽香!

    ..........

    “什么?跑了?!”处座面色铁青看着前来汇报情况的沈醉。

    准备了这么久,没想到到了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处座,袁丽香应该是早有察觉,我们进去的时候,她根本是早有准备,还提前安排了记者,显然是想把事情闹大!”沈醉也很沮丧。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袁丽香显然是成功了。

    袁丽香是上海滩知名歌星,事发地又是在租界,一旦被媒体曝光,在没有确凿证据指认袁丽香是日本间谍的情况下,事情恐怕会变得很棘手。

    “那个记者呢?”处座的脸色很难看。

    “已经派人去警告他了,他不会乱说话。”沈醉连忙回答。

    “希望如此吧!走,我们去看看这个袁丽香!”处座脸色一沉,快步走出了门外。

    袁丽香被关在城隍庙的一间静室,她依旧穿着那身学生装,脸色清瑶粉黛,看上去很是镇定。

    “沈醉,你进去审审她。”处座犹豫了一下,指了指里面。

    沈醉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进去。

    “袁小姐,您还认识我吧?”沈醉笑眯眯的看着袁丽香。

    “是你!沈纶!”袁丽香瞪大了眼睛。

    “好了袁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我是特务处的,今天请您来,是想跟您谈谈您的身份以及您为之效力的组织,希望您能合作。”沈醉微笑着说道。

    “我的身份?组织?”袁丽香满脸的错愕。

    “日本人,黑木庆清,马绍武,红叶,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沈醉的脸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这是赤裸裸的绑架,我要告你们!”袁丽香不甘示弱的说道。

    “呵呵,如果您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化妆成一个女学生,一个人躲在亚尔培路的一处小小的公寓?袁小姐,如果你识时务的话,最好还是老实交代,免得受苦。”沈醉面色一变。

    “你无权审讯我,我要见律师!”袁丽香根本不吃这套。

    “律师?我看您是在租界待久了,脑子也呆傻了吧?我给你看看,这是什么?!”沈醉嘴角一歪,掏出了一张逮捕令,上面写着“南京国民政府”几个大字,还有警察厅的公章。

    “别吓唬我,南京警察厅无权在租界抓人!”袁丽香态度很强硬。

    “这里不是租界,”沈醉呵呵一笑,“说我们在租界抓人,谁见到了?”

    “无耻!”袁丽香花容失色。

    “是你无耻!别以为挂着个明星的幌子,藏在租界我们就动不了你,告诉你,马绍武也逃不了!”沈醉厉声道。

    窗外的处座直摇头,这种审讯恐怕对这个女特务没什么用,她现在就是仗着公开身份死撑,只有完全打消她的所有希望,她才有可能就范。

    “处座,马绍武已经落网。”王天木走了过来。

    “他没有反抗吧?”处座回过头。

    “没有,我们拿了党调处徐处长的手令,他束手就擒的。”王天木开口道。

    这次行动,校长责令特务处负责,党调处提供协助,徐恩曾还为此亲笔写了调查令,配合王天木抓人,可谓是颜面大失。

    “嗯,”处座点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亲自下令让外人抓自己人,我看徐恩曾这张老脸以后往哪儿搁!”

    两个人正交谈间,门外又传来了喧闹声,未久,吴侃领着一帮兄弟走了进来,旁边还押着一个人,正是黎智英,只见他满脸的惊惶,头上还有血迹,显然吴侃的反水让他始料不及。

    “处座,幸不辱命!”吴侃满脸喜色的过来报告。

    “好,除了没抓到这个红叶,别的还算顺利,”处座看着吴侃微微颔首,“你这次将功赎罪,表现不错,先在上海呆着吧,以后怎么处理等通知。”

    “多谢处座!”吴侃大喜。

    看处座的态度,这次自己应该算是平安落地了!

    “正好,既然人已经全部到齐,那就尽快收拾一下,全部押回南京,”处座顿了顿,看了看手下几个人,“这上海,待久了很麻烦.......”

    记住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