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潜行1933 > 第一八八章 另一个日谍

第一八八章 另一个日谍

    云蔚?”

    马绍武皱了皱眉头。

    这个名字很陌生——事实上,复兴社特务处除了那几个在台面上的人物,绝大部分中层干将的名字并不为人所知,马绍武思索了好一阵子,也想不起这个名字,过了好一会儿,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开口道:

    “他的具体联系方式?”

    “我也不知道,”袁丽香摇了摇头,“原本我是他的联系人,可黑木前辈来了之后接管一切,以前的联系方式都已经中断,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联系。”

    “嗯,我会向上级请示,你先呆在这里,好好的休息几天,等我调查清楚黑木的具体死因,再来接你。”马绍武指了指院子。

    “好。”袁丽香点点头,推开车门就要往下走。

    “等等,”马绍武突然叫住了袁丽香,眼睛里隐隐闪烁着几分贪婪,“你不请我进去坐坐?”

    “不了,这几天有点不舒服。”袁丽香摇摇头。

    “那好,我先走了,你一切小心。”马绍武失望的点点头,然后驱车离开了。

    袁丽香微微一哂,拎着小包,袅袅婷婷的走进了马绍武给她安排的临时居所。

    这是一处小型洋房,面积不大,但五脏俱全,梳妆台,卧室,独立的洗手间厨房一应俱全,袁丽香打量着房间,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梳妆台前。

    “伊达君,你现在干什么呢?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美........”

    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面容,袁丽香不由得有点发痴,过了好半晌,才从坤包里掏出剪刀,将烫的十分时髦的波浪卷一刀剪下,修理一番后,变成了市面上最常见的剪发头。

    卸掉眼影,擦掉粉底,换上一身天蓝色学生装,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圆框金丝眼镜戴上,很快,袁丽香就恢复了素面朝天的模样,成为了一个年方二八左右的年轻学生。

    打扮好了一切,袁丽香这才站起身,推开了屋门,走出了院子。

    ........

    与此同时,城隍庙特务处上海总指挥部里也是灯火通明,方丈室里四个人,三坐一站,正聚在一起讨论问题。

    坐着的,是代江山,王天木和一个身穿花格子西装,油头粉面,一副纨绔子弟打扮的年轻人,而站着的,就是“待罪立功”的上海站原副站长吴侃了。

    “沈醉,你确定,马绍武刚刚接走了袁丽香?”处座看着那个纨绔子弟。

    “是的,两人演了一出戏,看样子马绍武已经知道了黑木死去的消息,现在已经有所警惕。”

    “就是让他们动起来,如果他们不动,这个‘红叶’还真不好找。”旁边的王天木笑道。

    “去哪里,有没有跟到?”处座顿了顿神。

    “没敢跟太久,不过马绍武的车子是从小普陀桥街出来的,袁丽香应该就在那一带。”沈醉回答。

    “嗯.....”处座点了点头,“快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了,很多事情我也可以挑明跟大家讲。整件事情要从三年前开始,最初知道马绍武身份的时候,我并没有打算直接动手,而是想来个放长线钓大鱼,果然,最近一年,日本人侵占北平开始,这个马绍武开始活跃起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侦查,我们可以初步做出判断,黑木这个日本谍报小组一共有四个人,黑木在明处,利用商人身份掩护自己,通过与日本使馆和社会各界的关系网来确保安全,同时作为一个情报中转中心。而他的手下一共有三个人,其中马绍武和袁丽香的身份已经可以确定,现在只剩下了这个‘红叶“,我们的目的,就是通过黑木之死,敲出这个红叶的身份。”

    这是处座第一次说出整个计划的详情,在座的几个人虽然都知道一些事情的只鳞片角,但完整计划,还是首次听闻,几个人听处座介绍,不由得都频频点头,心中对处座的敬佩不由得也多了几分。

    这种放长线养大鱼的本事,可不是一般特务的手笔,耐心,细节,运气,缺一不可。

    “处座为什么不直接审讯黑木?他是这个日本间谍小组的核心人物,只要拿下他,应该就能迎刃而解。”沈醉思索片刻,提出了一个问题。

    “之所以不审讯黑木,一是因为他身份敏感,动不得;二是因为,从他那里得到红叶身份的可能性不大,综合考虑后,这才做出这个打草寻蛇的计划。”处座略微解释了一句,继续说道: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个‘红叶’,日本人在外围搜集情报,就算破获了这批,还会再来下一批,但潜伏在我们内部的奸细,却务必要拔除,这才是重中之重。”

    “卑职明白。”几人一起点头答应。

    内部安全,是校长和处座一直都在强调的事情,外部的间谍是抓不完的,但内部的间谍,人数可能很少,但破坏力却十分巨大,这是每个组织都必须重视的事情。

    “黑木一死,这三个下线群龙无首,势必会产生一些问题,他们或者互相联系,或者寻求上级帮助,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刚刚沈醉已经探查到,马绍武和袁丽香已经进行了接触,那下一步,估计就是和这个‘红叶’进行联系了,处座的意思,是在我们内部放出风去,看看能不能钓出这个红叶。”王天木补充道。

    “怎么钓?”沈醉眼睛一亮,兴趣大增。

    “这就看他了,”处座微微一笑,指了指一直站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吴侃,“吴副站长甘愿以身为饵,钓出潜伏在我们内部的奸细,这件事,就看你们怎么配合了!”

    “卑职已经立下重誓,虽死无憾!”吴侃面目凝重的抬头表态。

    “黑木之前来上海,是要见一个人,这个人,据说是用来取代红叶的地位,也就是说,我们内部,很可能不只有‘红叶’一个日谍,很可能还有一个,而这个人,恐怕就在上海站,吴副站长的手下。”处座微笑着看了吴侃一眼。

    “还有一个?!”沈醉大吃一惊。

    “对,还有一个,”处座的眼睛里闪着精光,“能受到黑木的重视,这个人在组织内的地位一定不算低,恐怕是上海站三个小组长其中的一个,吴侃,你考虑了这么久,心中应该有点成算了吧?”

    记住手机版网址: